【分集劇情】荊棘花 51-60

荊棘花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第51集
赫民找到書源的車,兩人在車上昏迷,赫民把思美抱回自己車上後,把轉醒的書源痛打了一頓帶思美回家休息。志敏則是飛奔到書源那,書源要她離婚兩人重新開始。思美故意再打給書源,聽到旁邊有志敏的聲音,於是打電話給了記者消息。姜主哲約了赫民媽一起晚餐想重修舊好,思美連忙去通知珍香,要她打斷他們的晚餐,陳雅喜到了會長家說想見成民一面,姜主哲連忙趕回家,思美再打給赫民媽讓她趕回家來,三人拉扯一團時,成民剛好回家了。而大批記者在書源家樓下拍下兩人幽會的照片。

第52集
姜主哲說要把2%股份給成民且讓他見生母,赫民媽堅決不同意。南俊跟著悶酒,想讓思美離開那個讓她痛苦萬分的家。志敏跟書源的事被報導了,燦準卻說他會跟記者說,那天他也一起在書源那喝酒,書源幫他送志敏下樓才被拍到的。因為姜主哲的誣陷,檢警到南俊家帶走南俊。南俊的媽媽跟奶奶到公司想找會長理論,卻被赫民趕了出去。

第53集
思美去探望南俊,徐碩勳報告了赫民,思美說是為了解開姜主哲跟南俊兩人之間的爭鬥。因為燦準的記者會使得志敏的緋聞事件落了幕。智敏因為緋聞的事被父親責怪,卻推說她是因為珍妮佛對哥哥和書源兩邊曖昧才去找書源了解的。玄正花要赫民媽傳話給姜主哲,如果他繼續迫害南俊,將智把他的把柄公諸於世。珍妮佛帶著陳雅喜去跟成民見面,並找機會讓他們母子能單獨聊天。因為寵物鼠事件而誤會思美的睿智,竟然在思美的水瓶裡偷偷放了假蛇。

第54集
徐碩勳得到最新消息,向赫民說梅森公司被美國公司惡意收購了,那裡頭包括太姜集團的投資。姜主哲認為這都是赫民的錯,而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跟玄正花回復合作的關係。玄正花的交換條件是放了南俊。珍妮佛回到赫民家,受到志敏跟她媽的指責,要她快點搬離,而當赫民回家發現珍妮佛離開的消息,卻仍固執的表示自己要和她結婚。

第55集
赫民媽向姜主哲說他跟玄正花談好的條件,也就是要珍妮佛回美國,並安排赫民跟秀芝的婚事。姜主哲告訴赫民在這次股東大會將會讓他當上會長,且和珍宮繼續合作,並要他馬上準備和秀芝的婚事。珍妮佛決定回去美國,但赫民卻另有打算。書源打聽到舉報緋聞的是個女的,告訴志敏後,志敏馬上去找珍妮佛興師問罪。南俊被釋放後從玄正花那得知梅森被合併一事,不禁為珍妮佛感到擔憂。赫民決定秘密的舉行婚禮,並要書源當證婚人。南俊在最後一刻時趕到了婚禮會場。


線上看

第56集
南俊想阻止珍妮佛與赫民的婚禮,但珍妮佛為了復仇,卻說她愛的是赫民。赫民家人看到婚禮照片後都生氣的不得了,並打電話給赫民說姜主哲因此而暈倒,要他快回家。赫民原本不相信,珍妮佛卻勸說他回去看望父親。赫民跟珍妮佛回到醫院看裝病的姜主哲,志敏母女都沒給珍妮佛好臉色。秀芝意外的得知赫民跟珍妮佛結婚的事情。氣的差點要暈倒,在回家的路上因為心神不安,而為了閃躲車子發生意外感覺肚子有些不舒服。書源晚上又跟志敏通電話,燦準打斷了他們。而赫民媽剛故意把水潑在珍妮佛身上。

第57集
對於志敏及母親對珍妮佛的不友善,赫民提出把自己名下的房子轉到珍妮佛那,或是他們搬出這個家。赫民媽則提出一個月的觀察期,要他們期間內分房睡,珍妮佛答應了。珍妮佛跟陳雅喜去醫院裡看望姜主哲,並回家後跟赫民媽說這個消息,赫民媽氣急敗壞的趕到醫院去。秀芝因為心理因素而自然流產,玄正花要她對赫民死了心,秀芝卻仍不放棄。赫民擔心陳雅喜如果曝光會被公司形象不利,勸母親把成民送到國外讀書,讓陳雅喜跟隨到國外後再除掉她。姜主哲去見了玄會長,希望太姜和珍宮重新開始合作,玄正花要赫民把社外理事改由秀芝擔任。成民告訴南曦自己的爸爸就是姜主哲,南曦生氣趕他離開,奶奶並要成民不准再來家裡。

第58集
書源再次打給志敏要她離婚,志敏說不可能,書源卻堅持見她並以說出金大億的事威脅。書源找上門來,姜主哲訓了他一頓,書源卻說他可以把他們全家人的罪一一說出來讓他們進監獄。成民到善英家下跪道歉,奶奶卻仍不接受他。思美跟在美國的孫輔佐官聯絡策劃著什麼計謀,並請人製做了跟8年前思美獲獎時一樣的報紙,以思美的名義寄給相關的人。志敏跟她媽偷拆珍妮佛的信,看到珍妮佛故意寄來的假的一億五千萬繼承書。且從赫民那得知家裡房子已轉到珍妮佛跟赫民共同名下。

第59集
赫民不止把房子轉到跟珍妮佛共同名下,還要把5%的股份給她,志敏要母親快點阻止哥哥。珍妮佛對赫民說她願意支付收購TK公司所需的一億五千萬。姜主哲早上起來看到思美當年比賽的報紙又發病了。書源也收到了報紙。成民意外聽到姜主哲跟姜夫人的對話,對自己生母是誰起了疑,且母親又再次想把他送到國外去。南曦看到恩石的檢驗單,發現恩石跟善英竟是不同血型,懷疑恩石並不是姑姑的兒子。陳雅喜再次到姜家想見成民,成民卻不願見她,正當她要離去時,剛回來的赫民對陳雅喜大聲吼叫並粗暴的拉她出去,成民出來阻止。

第60集
赫民對成民說陳雅喜全都是為了錢才回來找他的,要他別傷了母親的心。珍妮佛把之前金百春自白的錄音帶內容播放給書源,姜主哲等人。卻不小心將錄音帶掉在家裡,只好要家裡的保姆阿姨幫她拾起交還給她,卻被姜主哲看到了。書源跟赫民說起報紙跟錄音的事赫民以為這是南俊做的。南俊媽向善英質疑恩石的血型,善英卻仍辯說是有可能的。保姆阿姨的身份很快被察了出來,姜主哲以保姆的女兒威脅她,保姆只好說出這一切是珍妮佛要她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