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荊棘花 61-70

荊棘花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第61集
珍妮佛收到了保姆的簡訊知道自己身份被姜太哲知道的消息。太姜的股票一直沒有上升,為此赫民十分的頭疼,這時玄會長打來了電話,赫民承諾到七月會有好轉。赫民威脅陳雅喜要她三天內消失不然會對她不利。成民要南曦跟自己一起去國外,南曦不肯,而如果南曦不去成民也想跟著留下。姜主哲向燦準打聽是否有聽說思美還活著的消息。南俊跟善美擔心思美的身份曝光會遭到不測到姜家門外想接走她。

第62集
赫民得知南俊在家門外,生氣的想出去找他被珍妮佛阻止,珍妮佛也告訴善英她沒事要他們離開。姜夫人問姜主哲為何不把保姆送進警局,姜主哲則是因為擔心南俊父親被陷害的事因此曝光。南俊告訴奶奶珍妮佛也是為了復仇才進了姜家,要奶奶對她好一點。姜主哲回想起了當年自己強暴思美母親的情景,擔心思美是自己的骨肉。赫民生日會上志敏又藉故欺負珍妮佛,赫民看不下去動手打了她。姜夫人為了太姜跟珍宮的合作,想辦法要珍妮佛搬出去以完成玄正花的要求。珍妮佛偷偷去燦準的房間查看是否有她是思美的證據,被姜主哲發現並對她說他已經知道她就是思美,兩人爭執下姜主哲從樓梯摔了下去。

第63集
姜主哲在追趕珍妮佛的時候,一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去。當珍妮佛看到他流到地板上的血時,不禁害怕的哭了起來。得知家裡只有珍妮佛在時,善英讓她趕緊脫身離開。志敏坐車回家的時候,彷彿看到了珍妮佛坐車離開。江夫人回到家裡,看到珍妮佛竟然沒有在家,她抱怨著珍妮佛又去哪裡偷懶了?當志敏看到爸爸倒在血泊中,不禁大叫了起來。珍妮佛在那裡逛超市的時候,赫民打來電話告訴他爸爸的情況,同時交待她在家裡等著。燦準匆匆的去了醫院,志敏告訴他爸爸因為腦出血而從樓梯上摔了下來,但她質疑爸爸為何要去二樓?珍妮佛心裡祈禱姜主哲千萬不要死去,要他為自己犯下的罪行慢慢痛苦而死。玄會長向南俊說起姜主哲的情況,南俊質問他姜主哲沒有死嗎?玄會長感覺有些莫名其妙。燦準帶著睿智回到家裡,珍妮佛上前向他打聽起姜主哲的情況。醫生告訴江夫人他們,會長渡過了最危險的時期,接下來只要好轉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了。志敏向徐碩勳說起自己看到珍妮佛離開,所以她猜測爸爸暈倒的時候珍妮佛也在現場。江夫人不相信珍妮佛會看著會長暈倒而……志敏猜測,有可能爸爸是因為珍妮佛從樓梯上摔下去的。燦準打開電腦,看到了那段視頻,他不禁十分的吃驚。赫民打電話讓珍妮佛去醫院,珍妮佛臨走之前剛好碰到了燦準一起去醫院。路上燦準向珍妮佛說起,自己電腦視頻被人打開了,而世界上能打開視頻的人只有一個人能做到–全世湄。珍妮佛質問他為何要對自己說這些話?同時他指責燦準現在心裡還在想著八年前的全世湄。燦準說自己會把全世湄從腦海裡徹底清理乾淨。南曦匆匆的出門,並說是為了跟家政科一起做東西。奶奶抱怨著,為什麼那麼多人,南曦偏偏跟成民有那孽緣呢?成民告訴南曦,自己的生母另有其人,不過他十分珍惜兩位媽媽,所以他們兩個自己都會孝順的。志敏向珍妮佛問起他下午坐車離開的事情,珍妮佛說什麼都不承認自己知道姜主哲暈倒的事情。珍妮佛獨自一人在那裡照料姜主哲,她對姜主哲說,自己要親眼看到他們家支離破碎的樣子,親眼看到他崩潰的樣子。珍妮佛對著昏迷的姜主哲,在那裡訴說著他的罪行,這時南俊推門而入。南俊要帶走珍妮佛,可是珍妮佛說什麼都不離開,並讓他趕緊走。這時赫民回來了,珍妮佛趕緊打了南俊一巴掌,並指責他以探病為由來嘲笑會長。赫民警告南俊,如果下次再見到他會殺了他的。成民回到家質問媽媽江夫人,自己不是這個家的人了嗎?為何爸爸生病沒有人給自己打一通電話?江夫人解釋說自己是被嚇忘了。陳雅喜告訴南俊,說赫民威脅自己的事情。南俊讓她不要被赫民嚇到。志敏發現了地上的一顆鈕扣,她衝進房間找出珍妮佛的衣服上竟然有一模一樣的釦子,於是趕緊把這一情況告訴了哥哥。

第64集
志敏給哥哥打電話,告訴他自己在樓梯上找了珍妮佛衣服上的釦子,而這樣說來,珍妮佛是看著摔下樓梯的爸爸不管而逃跑的。赫民警告志敏,如果她敢再這樣說的話,自己就饒不了她。志敏將釦子拿給媽媽看,同時她做出了兩種猜測,一是珍妮佛看著摔下樓梯的爸爸不管而逃跑,二就是珍妮佛將爸爸從樓梯上推下來。江夫人質疑珍妮佛沒有那樣做的動機呀?所以他決定要找到珍妮佛在家的證據。燦準指責志敏,珍妮佛在家裡做家務掉了一顆釦子,他就把釦子和爸爸的事情聯繫到一起。志敏指責燦準為何要坦護珍妮佛?同時她說珍妮佛只有跟自己在一起時,才會露出她惡女的面目。燦準想起了珍妮佛說過的話,所以他決定把與全世湄有關的東西統統都處理掉。陳雅喜去看了姜主哲,向他說起他們之間與其說是緣分,不如說是孽緣,而且她為之前躲在會長身下生活而感到自責。徐碩勳打電話告訴江夫人,說陳雅喜出現在了會長的病房裡。成民要去醫院裡看望爸爸,江夫人衝過來質問他這麼快就知道陳雅喜醫院裡了?成民無語,頭也不回的離開。媽媽告訴赫民,是珍妮佛叫陳雅喜過去的。赫民說珍妮佛這樣做肯定有她的原因,所以明天自己會問問她的。陳雅喜準備離開的時候,成民走了過來。生母告訴成民,自己是來向姜主哲道別的,並說以後再也不會見他的。成民告訴她,如果她是為了自己的話,請不要躲起來,並且讓她呆在一個自己可以找到的地方。媽媽向南俊問起,他之所以這樣擔心珍妮佛,肯定是因為喜歡她吧,南俊承認。媽媽勸南俊還是把珍妮佛忘了,因為她已經都結婚了。南俊說自己要做的就是把珍妮佛從那個家救出來,媽媽一聽便緊張起來,同時請求南俊忘了她。赫民打電話約珍妮佛去公司,讓她一起去吃飯。珍妮佛在公司裡碰到了燦準,珍妮佛在他的請求下去了他的辦公室。而徐碩勳站在那裡觀察著他們。燦準質問珍妮佛,他不是故意那樣做的吧?珍妮佛承認。燦準說自己已經刪除了電腦裡所有關於全珍妮佛的東西,而且那個秘密盒子也被自己帶了出來,所以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會有全世湄了。珍妮佛從辦公室裡走出來,不禁哭了起來。赫民向珍妮佛問起釦子還有她昨天離開的時間,珍妮佛質問他也在懷疑自己嗎?同時珍妮佛說起,如果想讓自己離開隨時都可以,只不過得讓他把護照還給自己。赫民卻說他們是上天註定的一對。徐碩勳打電話告訴江夫人,昨天珍妮佛從三點到五點都在料理學院,而且他說起剛才燦準和珍妮佛在一起的事情。志敏聽到這些不禁生氣的離開了醫院。秀芝拿著那雙小孩襪子給珍妮佛看,同時要求他把赫民還給自己。珍妮佛聽到這些不禁生氣的站了起來,並說什麼都不肯把赫民還給她。志敏回到家發瘋似的摔著房間的東西。書源接到了爸爸的電話,他讓爸爸先呆在那裡的醫院,因為這邊的情況不太好。志敏忽然發現地上竟然有燦準跟全世湄在一起的合影。看過照片志敏再次確認,珍妮佛就是全世湄。

第65集
志敏將那個鐵盒子摔到了燦準的面前,珍妮佛剛好從此經過,看到了散落到地上的照片,不禁蹲下去幫助燦準一起撿東西。志敏指責珍妮佛就是全世湄,媽媽阻止她不要再說下去,而且把她帶走。燦準匆匆的把照片拿出去扔掉,而他們走後,珍妮佛拿出了被踩在腳下的那張照片。志敏再次跑去質問珍妮佛,她到底是不是全世湄?珍妮佛告訴他,除非赫民不再愛自己了,否則自己是不會離開這個家的。同時珍妮佛拿出了房產資料讓志敏看,證明這個家是自己的,最後他生氣的趕志敏離開這個家。志敏上前要打珍妮佛,珍妮佛一把拉住她並把她按倒在桌子上。江夫人看到那份房產資料時,不禁大吃一驚。江夫人拿著房產資料去找了珍妮佛,珍妮佛向他說起這是赫民要給自己的,而且赫民還把公司5%的股份給了自己,這樣算來,自己的股份比她的還要多,因為陳雅喜把他2%的股份也要委託給自己。江夫人一聽此便十分的生氣,珍妮佛又故意向她說起,陳雅喜從爸爸那裡拿走將近300萬美金,而且在美國還有一套帶游泳池的房子……江夫人聽到這些不禁胸口疼了起來。徐碩勳承諾夫人讓自己監視著珍妮佛,赫民一聽便生氣的上前打了他,同時指責他竟敢背叛自己。江夫人哭著給赫民打電話,質問他為何要將房屋名義轉到珍妮佛名下?赫民解釋,並說都是因為志敏太欺負珍妮佛,所以自己才會那樣做的。珍妮佛回到家裡,看到秀芝在那裡準備晚餐。江夫人和赫民都誇獎秀芝的料理做的不錯,珍妮佛起身去醫院接替成民。燦準向志敏解釋,自己已經將那些照片扔了。志敏說那個珍妮佛分明就是全世湄。燦準卻解釋,雖然他們相像,但她不是全世湄。珍妮佛在那裡自言自語的對姜主哲說話,她講起了當年金百春和書源欺負自己的事情。這時書源來了,他拿了束白色的菊花放到了姜主哲的身上。書源告訴他,託他的福,自己的爸爸會因為收受賄賂被起訴,而他也許會馬上被下拘留令,所以他建議姜主哲還是不要醒來的好。珍妮佛約書源一起出去喝一杯。南俊媽媽在那裡整理房間時,發現了那份收養孩子關係書。赫民去了醫院,得知珍妮佛跟書源一起出去的消息,於是生氣的給書源打了電話,得知他們現在正在藍月亮。赫民衝過去要打書源,書源警告他敢動自己一下試試, 同時他說自己以後不會再替他整理後事了。赫民扶著醉酒的珍妮佛離開的時候,珍妮佛差點摔倒,南俊及時伸出手上前將她扶住。赫民生氣的命令他鬆開手。書源對南俊說,知道是他把爸爸害成那樣的,所以他質問南俊,他把孫部長藏到哪裡去了?南俊說他會在法庭審理時以證人的身份出現。書源讓他繼續掙紮。江夫人早上叫珍妮佛起床的時候,看到赫民和珍妮佛躺在一張床上睡覺,不禁十分的生氣。


線上看

第66集
赫民母親推門看到世湄和赫民睡在一起頓時火冒三丈,端了一盆水潑了兩人一臉。母親藉此要將世湄趕出薑家,但最後和世湄約定,只要世湄將房產權還回來就讓其待夠一個月。母親故意難為世湄讓世湄準備韓式早餐,意圖讓世湄知難而退。志敏又挑釁,要用水潑世湄,世湄警告說如果志敏敢潑,自己就將一鍋的熱湯潑到志敏臉上,志敏嚇得滿臉蒼白,氣呼呼地離開了。

第67集

第68集
會長已經恢復意識,並認出了世湄,世湄嚇得倉惶逃出病房。母親和赫民在父親病床前說要讓父親關進精神病院,因為萬一父親醒來,公司的財產就要被法院全部凍結,赫民也完全同意,他記恨父親遲遲不將會長的位子讓給自己。

第69集
秀芝故意打翻了世湄正在切的蔬菜,自己坐在地上發瘋地狂叫,引來赫民母親和志敏,冤枉世湄說是世湄將自己推倒在地的。世湄鼓動書源去找志敏把話說清楚做個瞭解。書源去問志敏是不是心已經不再他身上,志敏回答說討厭書源想要掌控自己,書源生氣至極告訴了燦準睿智並不是他的女兒,是志敏和母親兩人合夥欺騙了燦準。

第70集
赫民母親證實了世湄懷孕的事實,氣急敗壞地訓斥世湄說現在珍宮和太姜的合約關係因為世湄全都毀了,為此秀芝母親會埋葬了太姜集團和赫民。世湄則和母親說,就當做是命運接受吧,而且以後不要再讓自己離開薑家否則先把志敏一家趕出去。秀芝故意在赫民母親吃的餃子裡放了硬幣,絆了對方的牙,栽臟給世湄。燦準向南俊和姑姑攤牌,說自己確定當初照顧世湄的護士就是南俊姑姑,但姑姑和南俊都予以否認。燦準和世湄說自己好不容易打聽到世湄當初剖腹產生下的小孩是男孩。世湄為此跑去向姑姑求證,但姑姑沒有正面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