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荊棘花 91-100

荊棘花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第91集
秀芝單獨約見思美說自己要重新做指紋調查的事情,讓思美按上大拇指的指紋,思美不同意起身走人,秀芝很生氣緊跟其後與其理論,思美的突然轉身讓秀芝措手不及滾下樓梯受傷並流產。

第92集
正在給姜主哲餵飯的時候,思美打來了電話告訴她,遺囑的事情弄好就送回去,因為她要在赫民發現之前離開。姜主哲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陳雅喜走了過來,他向陳雅喜道歉,不應該因為自己的貪念而毀了她一生,陳雅喜請求他能給成民一個公平的機會。姜主哲讓陳雅喜去過自己的人生。徐碩勳告訴江夫人,姜主哲重新擬定遺囑的時候,陳雅喜在身邊。江夫人下令,在資料轉到美國之前要及時的抓住。

第93集
當姜主哲出現在江夫人身後時,江夫人不禁大叫了起來。江夫人質問老公,是不是陳雅喜把他救出來重新擬定了遺囑?姜主哲承認,並說自己已經和檢察官打過電話他要自首。江夫人一聽便大叫了起來,指責他非得置公司於死地嗎?姜主哲讓江夫人注意一下思美,因為她就是那個別墅管理者的女兒思美。江夫人說他真是瘋了,就是因為他亂講話才會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第94集
白斗振告訴記者,自己會在檢查中說出一切的。思美看著新聞得意的說,自己等著他回來。思美交待孫鍾秀,讓他同白斗振一起坐飛機回來,到了首爾按照一切事實說出來。孫鍾秀質問她,是要自己說事實不是白檢察官讓進來,都是自己欺騙的嗎?思美確認,而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讓白斗振逃避是白書源有意圖的編造,為了趕走爸爸,白書源轉了決定性的證據。

第95集
白斗振質問書源,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自己當初是那樣的愛他,而自己成為嫌疑犯都是因為他。書源解釋,自己當初送他走完全是為了拖延時間。爸爸質問書源,為何那樣重要的文件他會放到桌子上面,而孫部長又輕而易舉的拿到。書源說南俊跟孫部長他們是一夥的,所以這完全是誣陷。爸爸質問他,不會是因為自己不願意他跟志敏見面,才會想把自己變成廢人?書源終於按捺不住承認,他指責爸爸從小到大把自己當作布偶,同時他說起自己跟志敏不能在一起,就是因為有他在阻止……書源讓爸爸打死自己,爸爸卻向書源道歉,都是因為自己魯莽的將他養大,所以才會害書源成為現在的這個樣子。不過他最後還是請求書源,遠離赫民和江志敏。


線上看

第96集
書源質問金會計,他跟孫輔佐官是一夥的吧?這五年來一直藏在這裡是為了殺自己而來的吧?金會計大聲承認,並指責他還是檢察官嗎?同時他說出了書源這五年來犯下的罪,他都一一的記錄到了本子上面。書源質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原來五年前赫民酒駕肇事逃逸,是白斗振在暗中對檢查官施加壓力,而那個被撞得失去一條腿的人就是金會計的妹妹。書源上前拿起那個手機,思美在那頭聽到這一切,這時江夫人過來要求思美出去,思美匆匆掛斷了電話。金會計臨走前書源威脅他,自己一定會查出幕後指使人是誰。

第97集
志敏傷心的告訴媽媽,自己演藝生涯徹底結束了,因為跟書源的緋聞被暴露了,而且書源也承認了他們的戀情,也被卸任了檢察官職位。思美提議讓燦準出來澄清,志敏卻說晚了,因為書源都已經承認了。思美給書源打電話,指責他不應該單方面的承認,而且志敏的電影和廣告才剛剛開始,這會讓志敏很傷心的。書源說沒辦法,因為赫民會對她轉告自己說過的話。掛完電話思美自言自語的說,昨天白書源還那麼氣勢凶凶,今天一下子氣焰就滅了。志敏給導演打電話,可是對方卻掛斷了電話,為此志敏發瘋似的大叫了起來。徐碩勳向燦準說起,夫人讓自己調查一下志敏的事情,所以他有懷疑的人嗎?燦準想起了思美,但他卻謊稱自己記不起來。秀芝告訴南俊,思美已經接受調查,所以她馬上就會完了。南俊給思美發短信,讓她給自己來一下電話。南俊提醒思美,全思美身份曝光是遲早的的,所以讓她做好準備。赫民回到家看到思美正在的打電話,思美看到他之後匆匆的掛斷了電話。赫民質問思美,志敏有不有懷疑的對象?思美說沒有,赫民抱怨著,會不會是書源自導自演的,思美故意說有可能。玄會長質問南俊,江夫人和赫民指責這所有的事情都是他生出來的,是嗎?南俊質問玄會長怎麼想?玄會長說那是不合理的,不過他是可以部分上聯手的。善英回家告訴嫂子,思美想讓她幫替自己買入江赫民所有的不動產,包括那個出事的別墅。南曦媽媽質疑,為什麼會是自己?善英解釋,因為他是江赫民不認識的人,等到他以後知道此事,一定會讓他大受刺激的。書源一直坐在那裡喝悶酒,他想起了金會計說過的話,原來金會計真正想對付的人是江赫民,而之所以對付自己,是因為自己掌握著江赫民所有的犯罪證據,只要自己交出那些犯罪證據,金會計就會把自己的犯罪證據還回來。赫民向媽媽說出,如果志敏不跟書源一起走的話,那麼書源就會把自己所有的犯罪證據交出去。燦準發現思美偷偷的出去,於是便跟了過去,發現思美進了一家咖啡店。手下告訴思美,金會計一直被徐碩勳尾隨著,現在快要到咖啡店了。思美打電話通知金會計,到了咖啡店要赫民質問思美這麼晚了去了哪裡?思美謊稱因為懷孕想吃東西,所以出去買了。赫民勸志敏跟燦準離婚後去國外,志敏生氣的質問他是不是書源威脅他什麼了?徐碩勳打電話向赫民說起跟蹤金會計的事情,赫民同意讓他來家裡說。志敏質問燦準,哥哥讓自己去國外,他是怎麼想的?燦準說沒有那個必要,因為自己會幫助她恢復名譽的,然後再讓她拍電影的。徐碩勳將金會計跟燦準見面的視頻放給江赫民看,此時江赫民想起了書源對自己說過的話:因為書源在電話裡聽到了江夫人的聲音,所以他認定那個幕後之人就是在江赫民的家裡。書源告訴秀芝,通過調查思美的指紋,什麼都沒有發現。秀芝不相信,但她說自己一定會堅持調查下去的。書源提醒她太江就要完了,所以到時候江赫民也沒有什麼好稀罕的。秀芝說到時候自己也不會要江赫民回來的,把他扔給思美就行了。思美接到了崔刑警的電話,得知他們之所以調查不出指紋的事情,是因為他已經把指紋調查記錄全部刪除了。

第98集
崔刑警告訴思美,自己把指紋記錄原本都刪除了,所以他們怎麼都調查不出指紋的。思美質問他自己怎麼樣才可以相信?崔刑警讓她去找書源問問,同時他告誡思美,雖然原本刪除了,可是自己的手中還存有一份。江赫民告訴徐碩勳,把燦準也列為監視物件,因為他竟然和金會計私通。江夫人看過燦準跟金會計見面的視頻,不禁讓赫民小心一點,而且她決定以此藉口讓志敏跟他分開。想起金會計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書源生氣的說自己一定要殺掉他,此時他又納悶,是誰向報社舉報的?因為那人不僅要脫掉自己檢察官的衣服,而且對志敏也不利……突然他想起了思美。秀芝在為思美指紋的事情而煩惱,媽媽告訴她赫民楊平的別墅要出售,所以自己打算買下來送給她,而且用不了多久太江也會出售的,所以到時候只要太江一破產,赫民就會回到她的身邊,因此讓她不要留戀被拋棄掉。書源給志敏打電話,說起是誰舉報的他們。志敏對他大吼大叫,指責是他把自己的人生全都搞亂了。書源自言自語的說,自己愛志敏,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自己更愛她,所以志敏應該放棄一切回到自己的身邊。思美去見了南俊,向他說起巧合的事情:自己要來要見金部長,徐碩勳卻跟蹤金部長,為此她讓金部長跟燦準見面,製造了假像。南俊質問他能這樣對待燦準嗎?思美生氣的說起當時燦準拋棄自己的事情。思美還向南俊說起江赫民和江夫人一直惦記著那份遺產,而那份遺產則是通過孫輔佐官偽造的銀行存款。志敏打算搬去楊平的別墅,赫民卻告訴她別墅已被沒收了。成民說起自己去看望爸爸,而他完全不像是病人,現在已經快要痊癒了。赫民說起那個人會連累大家的,所以不能回家,成民反對,可是江夫人卻贊同赫民的意見。江夫人交待醫生,怎麼可以讓江會長精神正常呢,所以不用看情面。成民在門外聽到這些生氣的想要衝進去,可是又猶豫了。燦準質問思美,那天晚上想去見誰?思美還是以懷孕想吃東西為由反駁。成民找到思美,說起自己想讓爸爸回來,所以需要她的幫忙。思美卻說都是媽媽和赫民做決定,自己什麼都做不了主。成民質問她,爸爸精神正常,就算別人故意把他傻瓜,她也不管嗎?思美確認,為此成民對她感到非常失望。
志敏看過燦準跟金會計見面的視頻,想起書源說過的話,想起燦準說過的話,志敏不知道自己到底該相信誰?於是便苦惱的大叫了起來。成民去找了燦準,說起爸爸的事情,燦準認為爸爸最好是呆在醫院裡,為此成民生氣的離開。秀芝告訴思美,自己打算取消訴訟,可是依然會對她調查下去,證明她是一個作假緊緊包圍的女人。思美質問她那樣做會得到什麼?難道赫民離開自己就會回到她的身邊嗎?秀芝則說只要她不是赫民想要的女人就行。書源去找了金會計,質問他背後的那個人是不是思美?金會計緊張了起來,但他還是不承認。赫民向燦準說起,書源說起金會計跟他們家的一個人在私通,而他那天為何會去見金會計?燦準辯解,並說書源是在那裡做最後的掙扎。赫民讓他解釋一下視頻的事情。
成民向南曦家人說起,自己想找個房子把爸爸接出來。南曦媽媽希望他不要在這個家提起他的爸爸。成民聽後向她道歉,但他卻說自己沒有坦白的人。思美去見了崔刑警,崔刑警說起因為她的事情而被解雇,所以需要一些辛苦費。思美讓人拿來了一個箱子,當崔刑警打開卻愣了,原來裡面是上次思美給自己錢的視頻。思美威脅他,如果再威脅自己的話,定會把這個視頻交給員警,而且她現在回美國需要路費,所以讓他把錢回回來。

第99集
思美將那段視頻給了崔刑警,並說辛苦費已經給過了,如果他想要更多或者威脅自己,那麼一定會將視頻發給員警。思美還說起,現在自己回美國的路費不夠,所以想要要回那些錢。崔刑警說今天自己會這樣走的,不過讓她不要小看自己,否則會闖大禍的。燦準想起江赫民說過的話,想起那晚上金會計找自己聊天的事情,燦準猜測那是陷阱嗎,是讓江赫民故意不相信自己的陷阱嗎?可是思美為何要那樣做?書源帶著睿智回家,江夫人質問他以後做什麼?書源說自己打算做專業的律師。志敏一見到書源便掉頭離開,書源趕緊上前追了過去。書源向志敏說起金會計背叛自己,而現在金會計跟燦準聯繫在了一起。志敏說單獨那個視頻不能說明什麼,難道就不能是偶然碰到一起的嗎?書源要求帶走志敏,可是志敏還是不同意,而且要求他不要再出現在自己面前。思美質問志敏怎麼了,志敏讓她不要火上澆油,滾開。書源向思美說起,幾天前金會計和自己聊天用手機放仲介,當時自己搶了手機聽了一下,裡面傳來了江夫人的聲音,所以這個家出現了跟金會計內通的結果,而這個人只有她–思美。思美不承認跟金會計通過電話,書源質問她為何金會計手機裡有她的電話?思美故意裝迷糊,書源搶過思美的手機查看,發現裡面沒有她跟金會計聊天的記錄。思美搶過手機說遊戲結束了,書源自言自語的說,思美是不會從自己手裡逃脫的。思美打電話告訴金會計,讓他再壓迫一下金書源。書源向夫人說起,要麼自己把江赫民犯罪的證據給金會計,要麼自己帶著志敏出國。書源接到金會計的電話便去赴約,金會計指責書源竟然派人跟蹤調查自己,同時他威脅書源,再不反省的話自己一定將那些東西交給檢察官。志敏跑去質問燦準跟金會計串通在一起?燦準說自己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幸福,所以怎麼會做那些事情。志敏說起自己騙了他,所以他這是在報仇。燦準上前抱住害怕的志敏,卻被她推開。不管燦準如何解釋,志敏都不相信他。
思美給南俊媽媽買了包包,太陽鏡,而且還給她預約了美容。玄會長要南俊準備一下,準備買下楊平的房子簽約。秀芝跑去質問善英,朴南俊是從什麼時候喜歡上思美的?同時說起了南俊跑去阻止思美的結婚的事情,所以她猜測南俊跟思美認識了好長時間。書源說起跟金會計內通的人就是思美,赫民聽後罵他是個瘋子。思美過來給江赫民送吃的,江赫民指責書源,看看思美的臉像騙子嗎?南俊媽媽去了楊平別墅,徐碩勳見到她有些疑惑。燦準跑出去質問思美,那晚不是要去喝咖啡,而是要跟金會計見面才會去的咖啡店?還有志敏的事情是不是她捅出去的?思美辯解,燦準質問她,八年前在全思美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思美對他大吼大叫,燦準無奈的離開。徐碩勳和買主簽訂了購買合同。玄會長和南俊去了別墅,卻發現那裡沒有人在等待。這時徐碩勳送買主離開,玄會長得知房子已被人買走,不禁十分的生氣。善英給思美打電話,說今天進展的很順利,不過姐姐回來的時候看到玄會長跟南俊也過去了。思美納悶,難道玄會長也要購買別墅嗎?得知志敏在那裡喝悶酒,書源趕了過去陪她一起喝。燦準回到家,思美向他說起志敏獨自喝酒的事情。燦準去了酒吧,善英告訴他,書源把喝醉的不聽使喚的志敏帶走了。燦準去了書源家裡不停的按門鈴,可是書源坐在那裡抱著志敏動也不動。

第100集
書源帶著喝醉的志敏回到家裡,此時燦準氣衝衝的去了書源那裡,可是任憑他怎麼按門鈴,書源都坐在那裡無動於衷。秀芝拿著媽媽和思美合影的照片猜想,思美真的是偶然來到自己家裡嗎?她突然想到,幼稚園的火災肯定是一個陰謀,她是為了排除自己而去勾引江赫民,而這一切都是她計畫好的。崔刑警給秀芝打來了電話,告訴她一個令人震驚的情報,所以他邀秀芝跟自己做一個交易。玄會長走過來和,得知崔刑警要跟秀芝做交易,不禁十分的吃驚,同時她質問秀芝該怎麼辦?秀芝則說自己要打聽關於思美一切,不管什麼條件都接受。
志敏的手機響了,她起身看見書源坐在自己的身旁。志敏掛斷電話質問書源到底是怎麼回事?指責他是不是故意灌醉自己要為難自己?書源上前安慰志敏,並說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是說斷就可以斷的。志敏提著包包害怕的想要離開,書源卻上前拉住她,而且給她跪下來,請求志敏跟自己一起去澳洲。志敏說自己不愛他,之後便甩開他的手離開。燦準在停車場一直等待著志敏,並心平氣和的讓志敏跟自己回家。望著志敏離開,書源不禁大叫了起來。志敏質問燦準,為什麼要在那裡等自己三個小時,因為他的心不是在別的地方嗎?而八年前是因為自己懷孕才會跟自己在一起?為什麼現在開始對自己好了?燦準向志敏說起自己對她的愛。志敏大叫著質問他,明明知道睿智不是他的孩子,明明知道全家人都在騙他,可他為何還可能會愛上自己?燦準讓她記住一點,自己是真心愛她的。江赫民在那裡自責,以後再也不能讓思美去那個別墅了,因為自己將它已經賣掉了。秀芝打電話告訴思美,崔刑警打電話說情報的事情,思美找藉口掛斷了電話。這時崔刑警打來電話告訴思美,自己就在她家門口,五分鐘之內不出現的話他就沖進去……思美跑到了門口,成民從後面出現嚇了她一跳。南俊給思美打電話,得知崔刑警威脅她的事情。赫民向媽媽道歉,因為他把別墅賣掉了,同時他向媽媽承諾,以後買更好的別墅給她。夜裡志敏下樓喝水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那瓶酒,於是便獨自喝了起來。待赫民睡著之後,江夫人便去了思美那裡,說起看著世鶴獨自一人承受壓力,自己是如何的心碎,所以她再次向思美問起,她的資金會不會出問題?思美向她保證資金絕對沒有問題。臨走前江夫人向之前對思美所做的事情道歉。江夫人走後,思美自言自語的說,暴風雨來臨的日子沒剩幾天了。志敏夢到思美不停的追趕自己,不禁嚇得發抖,燦準過來查看,志敏仿佛看到他用手掐著自己的脖子,不禁害怕的跑了出去。思美跑過來質問志敏怎麼了?志敏仿佛看到她用手掐自己的脖子,不禁嚇得發抖,媽媽走了過來,志敏躲在媽媽身後說自己害怕思美跟燦準。吃飯的時候,崔刑警給赫民打來電話,赫民生氣的指責他為何給自己打來電話?之後他便掛斷了電話。成民帶著南曦去看望爸爸,爸爸告訴他–奇怪的注射。成民決定要趕緊帶爸爸離開這裡才行。醫生走過來讓成民趕緊出去,並說危險的患者是不能會面的。成民走後,醫生便又給江會長注射了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