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黃色復仇草11-20

黃色復仇草03
本劇介紹分集劇情1-1011-2021-3031-4041-5051-6061-7071-8081-90

第11集
慶淑原想拜託仁碩幫忙處理商業間諜事件,但晏華說自己已經取得能證明清白的證據,幼蘿無意間聽到兩人談話,並得知晏華正拿著原版光碟前往幹部研習營見允希,連忙想去阻止。另一邊允希向允才提出要跟泰一結婚,兩人因此起了衝突,允希更在憤怒下打電話給晏華,揚言絕不會讓晏華跟允才結婚,允才氣得將允希趕下了車。心急如焚的幼蘿想在晏華之前趕到研習營,卻一個不小心撞上了在路邊攔車的允希,驚慌失措的幼蘿就這麼丟下允希逃走。隨後經過的晏華見到有人受傷,連忙下車查看,發現竟然是允希。稍微鎮定之後,幼蘿回到了車禍現場,卻看見晏華,於是裝作不知情上前詢問,聽到傷者是允希,害怕不已的幼蘿不但趁機偷偷拿走了原版光碟,更決定將這一切嫁禍給晏華﹒﹒﹒

第12集
慶淑看秀愛努力存錢,覺得非常奇怪,一問之下才得知債務的事,因此對晏華感到相當內疚與心疼。允才接到幼蘿電話說晏華撞傷允希,連忙趕到醫院,幼蘿刻意在允才面前表現出擔心的模樣,並強調是晏華造成事故。允才見到大衣上沾血的晏華,忍不住向晏華確認是不是她撞傷允希,晏華說明來龍去脈後,允才對幼蘿的話深表不滿。幼蘿和晏華一起跟著刑警朴昌斗到事故現場進行勘驗,但幼蘿不斷撒謊,並指稱晏華就是肇事者,不過朴昌斗無意間卻發現幼蘿緊張的小動作,因此覺得事情並不單純。允才得知允希流產的事覺得非常自責,而泰一聽到消息也趕來醫院,聽說允希是被允才趕下車才發生意外,氣得打了允才一頓。幼蘿發現腳鍊失蹤,擔心掉在車禍現場,於是急忙想去尋找﹒﹒﹒

第13集
晚上朴昌斗又到事故現場查看,發現了一隻耳環跟一條C.y.r字樣的鍊子,也在無意間看見幼蘿慌張地回來尋找東西,朴昌斗暗中用手機拍下了一切。晏華聽說允希清醒,開心地想拿光碟去給允希看,卻發現光碟不翼而飛,殊不知光碟早已被幼蘿銷毀。晏華問幼蘿是否看過光碟,但幼蘿矢口否認,得知允希清醒後,幼蘿感到非常緊張。仁碩帶著晏華跟幼蘿前往醫院探視允希,但幼蘿卻緊張到身體不適,幼蘿向仁碩解釋,自己是因為允才跟晏華的事才會如此。強旭想幫允希做點什麼,因此在明子的幫忙下回開發組指揮新產品事宜,允才知道後覺得相當不滿。明子認為撞傷允希的兇手就是晏華,因此對晏華態度惡劣。朴昌斗找到了幼蘿送修車子的修車廠,而另一邊允希已能開口說話,令幼蘿陷入驚恐…

第14集
允希一見到幼蘿立刻害怕得痙攣發作,幼蘿發現允希知道肇事者就是自己,因而感到非常擔心。朴昌斗從修車廠小弟口中套出了幼蘿來修車的時間點,更在幼蘿車子引擎蓋裡發現了允希衣服上的釦子。高利貸業者到醫院來找晏華,幼蘿趁機在明子跟泰一面前說晏華的壞話,明子氣得跑去甩了晏華一巴掌,更質疑晏華,讓晏華非常難過。允才忍不住出言諷刺強旭是靠著男色來得到組長職位,兩人針鋒相對。允希不斷喃喃喊著寶寶,泰一為了安慰允希,於是跑去買了嬰兒鞋。護士聽見允希叫著晏華的名字,便通知晏華到醫院一趟,但在晏華抵達前,幼蘿趁機進到病房,並一直哀求允希原諒自己,但允希卻因過於驚恐而掉落床下,慌張的幼蘿逃出病房,晏華發現奄奄一息的允希,趕緊請醫生進行搶救﹒﹒﹒

第15集
允希過世後,泰一揚言要替允希報仇,絕不會原諒允才跟晏華。朴昌斗到家裡找晏華追問事故細節,令趙女士對晏華更加不滿,晏華想起當時曾在允希指尖上看到像鍊子一樣亮晶晶的東西。強旭來向允才報告新產品的消息,卻遭幼蘿阻攔,強旭忍不住問幼蘿為何要欺負晏華,讓幼蘿相當不快。晏華約允才到公司附近的餐廳,並替允才繫上印度許願紅繩,希望能帶給允才安慰與力量,強旭看見晏華與允才的互動,不禁覺得羨慕。明子清空會長書房,並打算讓強旭住進家裡,允才接到消息連忙趕回家阻止,這才得知明子與強旭的真正關係。泰一因為對晏華感到怨恨,於是跑去掐晏華脖子做為警告。朴昌斗到公司找幼蘿,並表示已經查到肇事真兇就是幼蘿,但卻又說要送給幼蘿一個選擇的機會﹒﹒﹒


線上看

第16集
允才看見媒體不斷臆測,又得知泰一曾去威脅過晏華,決定召開記者會說明真相,不料朴昌斗卻在幼蘿的收買下,在記者會現場以加害人罪名逮捕了晏華。為了證明自己清白,晏華拒絕閔律師建議的協商,決定站上法庭接受審判。幼蘿以證人身分出庭,卻說出對晏華不利的證詞。為了宣傳仁碩的新書”法律與良心”,趙女士透過關係替仁碩安排了採訪,並且對晏華的事感到相當丟臉,更以此要求慶淑帶著女兒們離開。允才對幼蘿的證詞相當不滿,忍不住出言訓了幼蘿一頓,沒想到幼蘿卻反而振振有詞地強調自己所說的都是事實。允才將強旭免職,並讓高代理升為開發組組長,明子聽到消息後覺得非常憤慨,因此與允才起了口角,強旭見到允才對母親出言不遜,忍不住動手打了允才﹒﹒﹒

第17集
為了拿到更多的錢,朴昌斗故意不出庭作證,令幼蘿緊張不已。而允才在法庭上堅稱自己相信晏華,他便是晏華無罪的證據,讓晏華感動得落淚。知道商業間諜事件真相的強旭,忍不住問幼蘿車禍是否也是她的傑作,搞得幼蘿相當不安。幼蘿好不容易打通朴昌斗的電話,不料自己所說的一切卻全都被朴昌斗錄音,朴昌斗以此跟幼蘿到事故現場找腳鍊的畫面來威脅幼蘿。為了堵住朴昌斗的嘴並讓他出庭作證,幼蘿只好以想搬出去住為由向趙女士借錢,仁碩聽見幼蘿和母親的對話,更發現幼蘿從存摺中提領了五千萬,不禁心生懷疑,逼問之下,幼蘿只好坦承是自己闖下了大禍。知道真相之後,仁碩雖然要幼蘿去自首,但內心卻充滿了掙扎﹒﹒﹒

第18集
到了最終審判的這天,大家才發現主審的法官竟然換成了仁碩,都感到有些吃驚。晏華原本以為仁碩會替自己洗刷冤屈而感到放心,不料其實仁碩另有打算。在仁碩暗中運作下,朴昌斗不但出庭作證說出對晏華非常不利的證詞,且提出了偽造的證據。允才為了向仁碩打聽情況而來到仁碩家中,看到秀愛時才得知晏華與幼蘿一家的關係,趙女士趁機在允才面前批評晏華母女,讓覺得受到欺瞞的允才不禁有些動搖。所有證據與證人都指向晏華殺害了自己的妹妹,感到混亂的允才前往拘留所與晏華見面,並表示兩人已經無法回到從前,晏華傷心不已。而允才也因為痛苦喝得爛醉,並在幼蘿主動下,與幼蘿共度了一夜。兩天後,仁碩宣布審判結果,晏華才發現這一切竟是一場陰謀﹒﹒﹒

第19集
無法接受判決結果的晏華,堅持一定要上訴,但為了阻止晏華,仁碩向閔律師說出實情,並請求閔律師幫忙,晏華因此錯過了上訴的有效期,知道就連閔律師都成為陷害自己入獄的一員後,晏華不禁感到忿恨不已。面臨劇變而十分絕望的允才全心投入了工作,決定要好好守護公司,不料明子卻在暗中說服閔律師,將允希的股份全都轉到了她的名下。晏華被強行送進了獄中,卻因為感到冤枉不斷大聲嚷嚷,而惹火了同房的大姊頭,讓晏華的牢獄生活更是陷入了痛苦。明子說服股東召開臨時股東大會,並提出對允才代表理事的不信任案,想藉此拉下允才讓強旭接手公司。趙女士以允才跟幼蘿互訂終身為條件,答應幫忙允才並否決了不信任案。晏華告訴慶淑陷害她入獄的人可能就是幼蘿﹒﹒﹒

第20集
為了幫晏華找到證據,慶淑想辦法不被趕出家門,並暗中查看仁碩與幼蘿手機的通話紀錄。為了達成股東大會上自己所提出增加百分之十營業額的承諾,允才找來開發組職員,希望能研發出大賣的新產品,聽到此事的幼蘿想幫助允才,因此偷走了晏華的化妝品點子筆記本,並利用那個提出了讓允才他們驚豔的企畫案。朴昌斗不斷找藉口騷擾幼蘿,讓幼蘿非常苦惱。晏華在獄中看到報紙,知道允才陷入困境,因此拜託母親將自己的筆記本送去給允才,但慶淑卻怎麼也找不到。明子得知允才暗中在進行企畫,便要手下將社長室的文件垃圾都拿給強旭,強旭發現其中有晏華寫給允才的信件,便將信送還給允才,令幼羅相當不悅。明子想利用泰一來幫助強旭,因此刻意拉攏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