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白夜童話 1-10

韓劇 白夜童話 狎鷗亭白夜 線上看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121-130 131-140 141-150

第1集
白夜和大嫂金孝卿的關係向來不好,儘管大哥白英俊結婚即將當父親,白夜仍然在大哥面前跟大嫂爭寵。白夜又因細故跟大嫂爭吵,金孝卿覺得委屈而落淚,白夜卻一點也不想善罷干休。
張母因為大兒子張和嚴遲遲未結婚而向武嚴訴苦,張武嚴顯得不關心,只是要母親幫他一再提高信用卡額度,張母置之不理,張和嚴心生不滿,並告訴張母也許大哥不結婚是因為是個同性戀。

第2集
金孝卿覺得很委屈,自問自己並沒有做得不好,沒有對不住白夜,可是白善彤依然不停地跟英俊說自己的壞話,為了老公一直忍讓這個小姑子,沒想到小姑子還是堅持離家出走,她攔也攔不住。白英俊回家,看到善彤不在家留下了鑰匙,二話不說就出門找她去了,連一句話也不給金孝卿解釋。善芝酒醒後,馬上就打電話給善彤炫耀吻承週哥的感覺,為此非常得意地跳起舞來。智兒因為窗外吵鬧的貓不敢睡覺,把銀河叫醒趕貓。銀河趕不走要打架的兩頭貓,只好拿一盆水來潑,貓是趕走了,不小心啟動了保安系統,驚動了保安室和全家人。英俊來找善彤,善彤趁機跟哥哥撒嬌起來,聲稱因為她嫂子要和哥哥分手,所以沒辦法再在家里呆下去了。善彤表示在家裡要看金孝卿的臉色,在英俊的再三保證下,她才勉強假裝願意回家。張和嚴回到家,一板一眼地質問武嚴是不是和金香氣交往,要求他結束關係。張武嚴對家裡所有人都有招,唯獨對哥哥沒有辦法。張武嚴花言巧語地要為奶奶找老伴,讓她不禁想起了曾在他們家住過的善彤。一家人都沒有聯繫過善彤,而只有張和嚴記得她的全名叫白善彤,可惜她現在已經改名為白夜了。夏賢珠打電話到家裡找善彤,而金孝卿不知道善彤改名了,直接告訴對方打錯了。善彤正好在一旁,接過電話才知道是老朋友賢珠,金孝卿才知道善彤是白夜以前的名字。

第3集
白英俊希望媳婦照顧體諒白夜的任性,讓金孝卿看在白夜從小失去父母,和英俊相依為命的份上,體諒她對孝卿的針對和為難,英俊保證在三十歲之前把白夜嫁出去,讓孝卿再忍耐五年,就當作是在演戲做樣子也行。善芝羨慕白夜有一個比疼愛老婆更疼她的哥哥,而白夜則覺得哥哥對妹妹的愛會是永遠的,對於老婆的愛只是暫時的,男人搞外遇是絕對的,婚姻的甜蜜也只有兩三年而已,所以她以後一定會做一個發號施令的老婆。張和嚴各方面都很優秀,可是一直都沒有女朋友,武嚴常常說他對女人正眼不看一下,他媽媽也一直想找個合適的人,介紹給和嚴,連電視台的部長也要幫他介紹一個特別漂亮的金妍兒,可是他一點也沒有想結婚的意思。金孝卿想著老公的話,主動對白夜好,特意做了一些吃的給白夜送到畫室,可是白夜並不領情。徐銀河看過善仲的作品展,想去他的畫室看一看他的作品,所以預約上門看畫,希望他可以和畫廊簽約。張武嚴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小朋友,下車看小朋友是否受傷時,車上的斑比自己跑了。白夜看到走丟的斑比,抱著它找主人時,被張武嚴認為是偷狗的人,狠狠地抓了她的頭髮,兩人爭吵之後才知道是白夜幫武嚴找到了狗,最終才認出來是在酒吧里冤家路窄的人。

第4集
白英俊趕去接白夜回家,哄了她很久,讓她回家跟嫂子說點好聽的話,謝謝她做的紫菜捲,沒想到她不但一句好話沒有,還指責嫂子送的不是時候。看到哥哥和嫂子那麼親熱的一起看電視,白夜心中的醋意漸生對嫂子更加討厭記恨,不想她的長發吸引哥哥特意建議金孝卿剪了它。張武嚴瞞著家裡所有的人,偷偷地把斑比帶回了家,奶奶沒有見到他請安,以為他還沒有回家,被他哄騙之後蒙混過去了。張和嚴不放心武嚴和金香氣的事,特意進房間質問他,最終發現了武嚴藏著的斑比。武嚴不能讓家里人知道他養狗,讓阿姨幫他看著自己下樓吃飯,以免被發現,可是媽媽還是對狗毛敏感打了噴嚏。媽媽和奶奶安排了和嚴的相親見面,可是和嚴不想為了結婚而結婚不想去,所以家人建議他去拜佛。武嚴特意說要拜3000拜才有用,長輩們都逼著和嚴要這麼做,和嚴只好用狗的事威脅武嚴幫他說話推掉。白夜聽到廣播播張和嚴到詢問處,想和小時候認識的和嚴哥哥見面,急沖沖地就跑去詢問處,沒想到見到的人根本不認識她,並不是她認識的和和嚴。失落的白夜離開時,不巧地又冤家路窄碰到了張武嚴,自己的手機被他撞壞了。和張武嚴吵了一番,他非常不情願地扔給白夜五萬做為修理費,白夜氣得半死全部還給了他,而善芝則責怪白夜沒有留下張武嚴的電話。

第5集
張武嚴幾次三番碰到白夜都不是很愉快,心里特別氣憤,而白夜也一樣對武嚴一堆的怨言,像是結了多大的深仇大恨一樣。智兒在畫廊見到張和嚴之後,但不想再在畫廊上班,對和嚴很喜歡。張和嚴到畫廊裡買畫,銀河看到長相不錯,還懂得欣賞畫,對他也非常喜歡。善芝開車載著白夜,很開心地邊放音樂邊開車,又剛好碰到下雨,與別的車輛碰擦而過也不知道。被碰撞的車主追上了善芝的車,大聲責罵善芝撞車之後不顧而去,白夜和善芝不停地道歉,可是對方仍舊不肯打住,在雨中罵了她們兩個很久,最後還罵到了白夜的父母,讓白夜受不了跟他發了火。羅丹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女朋友金秀靜,因為家境一般的關係,銀河不讓羅丹和她繼續交往。羅丹認為金秀靜很好,不認為家境會影響到他,只要兩人相愛合適就好了,可是銀河堅決不同意,找了很多理由逼迫羅丹必須分手。金孝卿把白夜要求她剪髮的事告訴英俊,英俊詢問了白夜,白夜很不高興地在英俊面前數落金孝卿,讓她覺得很難堪,但是不敢為難小姑子。白夜把金孝卿叫出來,說是哥哥要求聚會,金孝卿到了後,白夜要求她唱首歌,因為她今天格外地想自己的爸爸和媽媽。東民的媽媽替武嚴看管斑比,趁人不在偷偷餵斑比離開之時,碰到了張秋常嚇了一大跳。張秋常認為東民媽媽有古怪,和媽媽老婆商量去樓上查看情況。善芝把白天遇到的情況告訴媽媽和哥哥,對白夜被人罵沒有父母,他們都感覺特別的難過。


線上看

第6集
金孝卿給白夜唱了一首歌,白夜聽了特別有感觸,可是馬上就變回了原來的樣子,逼著金孝卿去剪短髮。金孝卿沒有辦法拒絕白夜,只能順她的意到了理髮店。張和嚴也喜歡狗,到武嚴的房間跟斑比玩耍,武嚴趁機跟他要求另外給他安排工作,他覺得太累了。武嚴的奶奶白天沒有發現武嚴的房間有異常,特意等武嚴回家,詢問他有沒有丟什麼貴重的東西,也聞到了一點狗味,被武嚴的一番花言巧語蒙混過去了。以為平安無事騙走了奶奶,沒想到奶奶會突然回頭,還是讓她發現了斑比的存在。張和嚴和武嚴兩兄弟遊說奶奶,最終奶奶才肯放過斑比,讓它再逗留五天。張奶奶很心虛地下了樓,聽到她兒子兩夫妻一直在討論狗的問題,她就更心虛了,交代下人必須勤加打掃孫子的房間。金孝卿很不情願地被逼著剪斷了頭髮,心情也很不開心,白英俊回來後先是質問了一下,而後還是很開心地哄著金孝卿,那親熱的樣子,讓白夜看了非常的嫉妒,特意把碗摔破了引起哥哥的注意。白夜心裡很難過,唯一依靠的哥哥,也因為金孝卿和她的孩子的存在漸漸疏遠了她,她很想再回到嬰兒時候,可以被媽媽抱著。羅丹告訴銀河,他已經和女朋友分手了,可是銀河還要逼著他必須把電話號碼也給刪除了才行。張武嚴去看牙醫了時候,正好又碰到了一樣來看牙醫的白夜,於是他推掉了去見劉正烈的工作,等著白夜。張武嚴要求和白夜一起去算個命,看看是不是不合,總是碰到一起。

第7集
張武嚴和白夜去算命,白夜報了善芝的情況給算命大師,經大師一算,張武嚴和善芝是天作之合,無論做什麼只要兩人在一起一定會火的,張武嚴聽了半信半疑,白夜心裡則非常開心,她終於為朋友善芝要到了武嚴的電話,還算出他們是天作之合。徐銀河覺得張和嚴是個有家世的人,趁著送畫的時間,派人特別留意了他的家庭情況。送畫的人回報,張和嚴的家裡應該是會長級別,家裡擺設也很很有品味,家庭情況也非常不錯,徐銀河特別的滿意。張武嚴本來很討厭白夜,自從算命大師說他們天作之合之後,他感覺看白夜馬上就順眼多了。白夜為善芝探聽到了張武嚴的消息,善芝樂開了花,讓白夜要聯繫張武嚴見面,白夜為了善芝也決定跟張武嚴好好相處。吳月蘭因為手中有塊凸起的肉,以為自己得了癌症,傷心地在家裡哭了很久。善芝和善仲知道媽媽因為那一小個疙瘩而傷心很意外,安慰她這是正常的,讓她不要擔心,可以照X光檢查清楚。白夜偷看了金孝卿存她的號碼名稱,特意在哥哥面前數落嫂子對她不夠親近,把她稱作小姑子指責她。白英俊不想妹妹難過,要求老婆把名字改了。好不容易一個休息,白英俊想陪金孝卿看電影去公園,都被白夜阻止了,硬是不讓他們去。張和嚴工作到深夜,心血來潮到武嚴的房間把斑比抱了過來陪伴著睡到天亮。武嚴一大早醒來,迷迷糊糊地發現斑比不在房間,嚇了一大跳以為它跑了,馬上下樓到處找斑比,最後才在和嚴的房間找到了斑比。非常喜歡狗又提心吊膽地養著狗,武嚴向和嚴提出分家的建議,分家後可以養狗生活,被和嚴否則決了。

第8集
白夜與武嚴約了見面,白夜將善芝介紹給武嚴,豈料武嚴當場黑臉,二人的關係再次鬧僵。而白夜與嫂子的關係也漸漸緊張。張武嚴遊說哥哥,他想養狗睡懶覺,這是他的夢想,他真的很想分家。張武嚴期待著見白夜,善芝則期待著見武嚴,白夜應善芝的要求打電話約武嚴見面。張武嚴對天作之合的白夜開始傾心了,得知父母也是八字合才結婚的,心裡就更加開心了。父母和奶奶聽說張武嚴有了算命八字很合的女孩,馬上就催著要讓他帶回家看看。張武嚴想著和白夜的一次次相遇,對她越來越有好感,而此時白夜帶來了陸善芝,說明和武嚴合八字的人就是眼前這位。張武嚴知道被白夜戲耍了,很生氣地不停責罵善芝和白夜,有多難听就罵得多難聽,善芝和白夜實在忍無可忍也很無情的還嘴,但是張武嚴的話傷到了善芝的心,本來對他傾心的善芝就更加傷心了,臨走前罵張武嚴為男巫解氣,還幫他點了一大堆餐,她們自己另外找地方狂吃解氣。張武嚴也被善芝和白夜的話激到了,心情特別不好又被她們耍到了,更加氣憤地在那裡狂吃起來。白夜回家,看到英俊在廚房洗碗,非常生氣地扔掉哥哥的手套,指責嫂子讓哥哥做她的奴隸,說了特別難聽的話。金孝卿覺得很委屈,憑什麼這些事情就應該她做,她也身懷有孕,而且這是英俊自己要做的,怎麼變成她不對了,況且結婚前白夜也同樣讓英俊做這些事。儘管白夜不在理,可是她的話一句句都扎人心窩,聽了特別難受,英俊只好逼她閉嘴。白夜傷心地哭過之後又離家出去了。

第9集
安撫了金孝卿的情緒,英俊才發現白夜又不在家,而且電話也關機了,他只能馬上跑去找白夜,可是這一次她沒有呆在畫室。好不容易打通了白夜的電話,她說要做高速客車去休息所呆幾天,英俊特別緊張,只好求金孝卿等白夜回來後跟她道歉,他不能讓白夜離開這個家,金孝卿沒有辦法只能答應。白夜很堅持要搬出去自己住,她不要再看嫂子的臉色,也不想哥哥為嫂子做事,她就是不能接受,而且還指責金孝卿是不知感恩的人,只有她這麼一個小姑子也不想著好好相處。金孝卿不想英俊為難,主動接過電話向白夜道歉,並保證以後都不會再這樣了,一定好好跟白夜相處,才讓白夜不再鬧等著英俊去接她。張秋常擔心自己的屁股鬆弛了,跑去找武嚴教他做點運動保持一下。武嚴為了不讓爸爸發現斑比,趁著斑比從被窩裡跑出來之前,隨便教了爸爸一點動作,就把爸爸轟出房間了。武嚴趁爸媽不在家,跟奶奶要求搬出去住的事,奶奶怎麼也不肯答應他,儘管武嚴特別會花言巧語,這件事情也說不動奶奶同意。張秋常告訴武嚴,因為他老婆文貞愛不喜歡看扁屁股,所以他才要做運動保持。武嚴聽了很好奇媽媽這麼多年了還可以抓住爸爸的心,想跟她取經一下,沒想到被媽媽逼問他要搬出去住的事,他只好說是為媽媽著想才這麼想的,可是媽媽依舊不同意。白夜鬧了一晚回來,金孝卿做了一桌好吃的給她,似乎在看白夜的臉色生活,白夜為此特別開心,覺得自己這一招可以牢牢抓住哥哥的心。

第10集
銀河家中失竊,白英俊前去調查案件,但未與銀河遇到。白夜因為模特問題,親自向武嚴打電話要求見面並道歉。小偷趁著趙常勳家裡沒人之時,偷偷潛進他的家,拿走值錢的東西。SCAP保安系統發出了警報,等待人員上門之時,小偷早已經拿著值錢的東西逃之夭夭了。陸善芝被張武嚴損了之後,心裡很受傷,白夜堅信男人是鬥不過女人的,特別是她這樣的女人。白夜故意裝溫柔地打電話給張武嚴,約他出來吃飯喝茶,張武嚴不想再被耍假裝清高了一陣,還是答應了白夜的邀請,而潘錫也很主動要跟著去。小偷潛進了趙常勳的家,用了8分鐘的時間就偷走了東西逃跑了,白英俊上門查看情況,因為阿姨沒有鎖側門才讓小偷很容易闖進了家裡,他向羅丹建議要升級家裡的防盜裝備,並把側門改成牢固的鐵窗。因為臥室被小偷找得一團亂,英俊並沒有看到桌上有一張和白夜媽媽一模一樣的照片。吳月蘭去醫院檢查時,看到了趙常勳的照片,馬上更改了預約的時間,去做美容準備與趙常勳相見,而趙常勳家裡遭竊,根本沒空留在醫院。白夜主動要請張武嚴吃飯,還主動道歉,讓張武嚴心中直冒疑團。白夜請張武嚴做她的模特,並用很痴迷的眼神望著武平,武嚴漸漸對白夜減少了防備。想起奶奶喜歡花的畫,他決定跟白夜去畫室看看。約好了武嚴,白夜馬上打電話通知善芝,要她回畫室假裝很投入很漂亮地畫畫,並告訴她張武嚴可能要買她的畫,兩人很得意地計劃就要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