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白夜童話 21-30

韓劇 白夜童話 狎鷗亭白夜 線上看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121-130 131-140 141-150

第21集
徐銀河為張和嚴找到了畫肖像出名的具東名,要求到張和嚴的家裡看看他媽媽本人,這樣才能畫出真實的感覺來。智兒上綜藝節目被和嚴否決了,姜作家建議她去選秀演戲,結果被選上演一個小角色。聚餐之時,徐銀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吳月蘭一家知道。吳月蘭仗著和趙常勳的鄰居身份,很不客氣地一聲一聲叫著趙常勳哥哥,徐銀河聽著很不自在。善芝聚餐後,詳細跟白夜介紹了趙家的情況,智兒一百天的時候,趙常勳的前妻死了,徐銀河才嫁過去的,表面上看徐銀河和智兒相處得很好,智兒也很會撒嬌。白夜聽了,心裡不是很高興,也讓善芝不要提起她。善芝對於吳月蘭一直叫著趙常勳哥哥很不習慣,也對趙家一家把還沒成名的智兒當成明星寶貝一樣看待很不順眼。吳月蘭建議介紹白夜給徐銀河一家認識,白夜拒絕了,心中開始對銀河的情況開始了解起來。武嚴在家等白夜到家裡,閒著無聊就開始開起媽媽的玩笑來。武嚴告訴媽媽要注意保養,不然看起來比爸爸顯老,建議她去整容一下,拉皮什麼的。奶奶讓白夜處理完嫂子的事後,盡快搬到家裡來住,白夜想先抱俊書給金孝卿看看,正好是俊書喝牛奶的時候,所以她暫留了一會給俊書衝牛奶,沒想到徐銀河也在這時候登門。徐銀河帶著具東名畫家上門看文貞愛的真人,白夜見到是徐銀河,馬上躲了起來。東民媽媽去看牙醫,張家臨時請了一個人來幫忙,恰巧她也認出了出現在張家的徐銀河。

第22集
在張家幫工的阿姨認出了徐銀河,把徐銀河的過去全部說了出來。徐銀河和白秀浩在一起,受到白秀浩家裡的反對,即使生了孩子也沒有被認可,後來白秀浩的印刷廠被大火燒了,徐銀河就拋棄了丈夫和子女,勾引了有婦之夫走了。以帶畫家看文貞愛真人的名目,徐銀河順便了解張和嚴的家世,認定他們家最少也是個財閥,非常希望智兒可以嫁到張家來。俊書的哭聲傳到了客廳,讓徐銀河嚇了一跳,以為張和嚴結婚了,沒想到是親戚家的孩子,她開心壞了。白夜在裡面聽著徐銀河的笑聲,感覺是那麼的刺耳,對她的恨一直縈繞在心頭。白夜把俊書抱回了家交給白孝卿,對徐銀河的恨讓她有些抑制不住,她狠狠地把媽媽的照片砸爛,發誓一定會讓徐銀河痛哭流泣的。徐銀河對張和嚴非常的滿意,心裡想著只要智兒出了名,就有希望和張家攀上這門親。吳月蘭給善仲送飯,善芝非常嫉妒謊稱哥哥出去聚餐了,想讓媽媽失望,用言語刺激吳月蘭,為自己被她重男輕女打抱不平。吳月蘭表示畫家有善仲一個就足夠了,她希望善芝早點嫁出去,可是她一點也說不過說法理由一堆的善芝。讓金孝卿和俊書單獨相處了一天,白夜保證張家會很用心的撫養俊書,讓孝卿放心地把俊書交給她。徐銀河破壞了羅丹和金秀靜的交往,另外介紹了一個她中意的女孩給羅丹。智兒去電視台,因為和嚴沒有太理睬她,非常鬱悶地回到家。徐銀河告訴智兒,不要喜歡PD那種層次的,要讓她先了解家庭背景之後再喜歡。

第23集
了解了徐銀河的過去,白夜開始了向她報復的計劃,主動跟張和嚴提出了要求。白夜讓張和嚴介紹她去充當智兒的司機,聲稱自己是想往經濟人的方向發展,從低做起放棄張和嚴給她安排職位。張和嚴看到白夜如此心煩,他很心疼很希望白夜可以恢復以前的開朗,而白夜心裡則覺得永遠無法開心地笑起來了,因為有一個拋棄丈夫和子女的媽媽過得很幸福。張和嚴告訴白夜,他永遠記得白夜兩歲時的樣子,保證隨時想要背的話都可以找他,他永遠陪在白夜的身邊,做他的依靠,讓白夜想哭就哭。張秋常進門看都沒看文貞愛就去房裡看俊書,文貞愛為此吃醋起來,跟張秋常鬧騰了一下,還被她撞到了頭。張武嚴給爸爸拿來一條提臀褲,讓他再套一條牛仔褲,絕對可以讓人以為是幾十歲。張秋常穿上牛仔褲後,被誇年輕了很多,特別得意。武嚴提議讓爸爸媽媽一起穿牛仔褲情侶裝,文愛貞覺得自己顯老不想穿,張秋常沒辦法只好把穿了提臀褲的事告訴老婆。白夜和金孝卿一起去祭拜完英俊,在飯店吃飯時看到了一個很像善仲的人,回想和善仲一家的相處,善仲曾經對金孝卿的照顧,白夜忽然有了一個想法,想讓善仲和金孝卿在一起,那樣嫂子才會得到幸福。張和嚴把智兒叫到了電視台,了解了一些她的情況,並告訴她有關節目播出後所要面對的事情,之後請智兒和同事們一起吃飯,智兒非常開心。和嚴肩頭哭了。

第24集
徐銀河在游泳館裡無意間看到了英俊嚇了一大跳,以為他又來找她相認了,沒想到只是虛驚一場,自己出現了幻覺。張和嚴請智兒吃飯的空檔,了解了一些智兒的性格,然後介紹白夜給智兒當司機。智兒因為是和嚴介紹的關係,非常樂意地接受了。智兒可以這麼近地和張和嚴相處,心里特別開心,一直幻想著成為和嚴的女朋友。白夜決定搬去張家住,她把金孝卿安排到善芝家裡住,讓孝卿留在畫室做善仲的助手。白夜費了很多口舌,讓孝卿答應她的決定,安排好嫂子以後的生活,她就可以放心地去做報復的事。張武嚴讓和嚴給他換個崗位,一直沒有說動他,趁著討爸爸高興之餘,武嚴跟爸爸提出讓他做個導演什麼的,他覺得做副導腰特別脆弱很疼。智兒等潘踢下車後,很主動地坐到副駕駛上去,和嚴想哄白夜開心,所以跟智兒打聽起女孩子的喜好來。張和嚴對智兒多了解了一些,智兒很開心地以為和嚴喜歡她,並向爸媽宣布了這件事。智兒喜歡的張和嚴就是徐銀河看上的女婿,一家人開心壞了,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張和嚴的爸爸就是大海電子的會長,為嚮往攀上這樣的女婿開心壞了。約了善仲和善芝到畫室談孝卿還有白夜離開的事,白夜獨自一人先到了畫室,回想以前和他們兄妹倆在畫室開心的日子,白夜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傷心完之後,白夜撥通了智兒的電話。

第25集
智兒約了白夜見面,很開心地通知徐銀河,兩母女都很得意,認為一定可以攀上張和嚴這個有錢的人家做他們家的女婿,對於張和嚴介紹的遠房親戚白夜,徐銀河沒有懷疑。白夜跟智兒約好了之後,開始打掃起畫室來。善仲提出要給白夜每個月多50萬的工資,而白夜則向他說出了離開的決定,並把自己的嫂子介紹給善仲做他的助手。白夜描述了一下金孝卿的情況,善仲很爽快地答應了白夜的要求,白夜心裡很感激。張武嚴聽說白夜要當智兒的司機很驚訝,他不想白夜這麼辛苦,而白夜有她的理由,武嚴也不勉強她。因為和嚴的關係,智兒對白夜特別有好感,表現得對她特別的喜歡,沒有任何防備地跟白夜說起自己家裡的情況,白夜趁機跟她交上了朋友。智兒在白夜那裡確認了,張和嚴就是大海電子會長的兒子,心里特別開心。智兒表示和白夜相處得很愉快,而白夜和張家的關係,徐銀河不敢怠慢了白夜,讓智兒叫白夜姐姐。徐銀河特意打電話給張和嚴,她已經安排畫家專門先畫文貞愛的肖像,並要了文貞愛生日的時間,張和嚴則拜託徐銀河照顧白夜。張武嚴幫爸爸買了媽媽的提臀褲,張秋常終於可以和老婆穿著情侶牛仔褲很般配地出去吃飯過他們的二人世界。白夜幫金孝卿安排好在畫室上班,她希望和嫂子俊書三人可以好好的活下去,鼓勵孝卿要活得幸福一些,接受她的安排到畫室上班。


線上看

第26集
善仲答應了白夜的安排,讓他同意金孝卿在畫室裡住下,並給善仲做助手,可是他不知道怎麼告訴媽媽。善芝把白夜的要求告訴媽媽,吳月蘭並不同意,還對他們嘮叨了起來。善芝讓媽媽付出點同情心,可憐一下金孝卿。曾經無論白夜如何刁難,金孝卿都毫無怨言地忍受了,現在變成了可憐的寡婦,看在這一點善芝覺得媽媽也必須答應,而善仲也表示沒有什麼不便,讓吳月蘭沒有理由拒絕善芝。吳月蘭也很同情金孝卿,可是看她長得漂亮,讓她住在畫室裡,她實在有些不放心。智兒約了白夜說徐銀河想見一見她,要求白夜到家裡接她去畫廊徐銀河當日說的絕情的話又不時地在白夜耳邊環繞。白夜到了智兒家門口,並不願意踏進她家,在門口靜靜地等候智兒。到了畫廊,白夜心裡有些激動有些緊張,害怕被徐銀河認出來。吳月蘭做了安東米釀給趙常勳,趙常勳非常開心,對安東米釀的味道非常地想念,特意打電話感謝吳月蘭,把她樂開了花。徐銀河安排了身份家世差不多的女孩給羅丹認識,羅丹和她正處得很順利,而畫廊新來了一個顧客,覺得羅丹很帥,想把自己的小女兒介紹給羅丹,徐銀河馬上就稱羅丹沒有交往的女生,又想安排他們見面。見了面徐銀河並沒有認出白夜,反而詢問白夜的名字是誰起的,為了不讓她懷疑,白夜稱是爸爸媽媽討論後起的名。

第27集
徐銀河不斷地詢問白夜的情況,還在她面前表現得特別疼愛智兒,智兒也很任性地撒嬌,白夜很平靜地強忍著。白夜走後,徐銀河心裡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兒白善彤,不知道能不能認出她來。智兒不斷地跟白夜打聽張和嚴的事,讓白夜不免懷疑她們母女倆對他有想法。張和嚴很照顧白夜,讓白夜一直回想起英俊哥哥在世的時候,感覺很溫暖。白夜描繪著哥哥對她的疼愛,張和嚴心裡很心疼白夜,忍不住對白夜更加的好。善芝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養了一條狗,因此和張武嚴互生好感,她覺得這是預兆,所以跟善仲要求要養一條狗,被善仲拒絕了。剛想著張武嚴,沒想到他就打電話來了,善芝特別驚喜。張武嚴希望善芝可以多陪陪白夜,多照顧她開導她,希望善芝和他常聯繫。因為做的夢,善芝特意問了武嚴是不是喜歡狗,武嚴表示結婚後一定會養一條狗,善芝覺得很美,更覺得夢是什麼預兆,開始對武嚴犯起了花痴。徐銀河想著新介紹的哆啦咪嗦,有意讓羅丹放棄Anny Susan,理由還很正當說要合八字,羅丹只能很無奈地答應。Anny Susan和朋友在飯店裡談論正在交往的羅丹,表示很滿意,白夜在一旁聽得非常仔細。徐銀河打來電話,跟Anny Susan要了她的生辰八字,說是要去合八字,Anny Susan沒有一絲懷疑就告訴了她。白夜想等金孝卿身體好了再住進張家,可是金孝卿則希望她早點住進去,她希望白夜陪著俊書,每天可以發照片給她看,這樣她才能勇敢地活下去。見過了徐銀河,白夜就一直在腦海裡迴盪著徐銀河幸福的樣子,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第28集
張武嚴買了一頂帥氣的帽子送給奶奶,還花言巧語地讓奶奶一定要帶,表示還有像她一樣年紀的人穿超短裙,所以這個帽子特別適合奶奶,讓她一定帶著它出門。自從俊書到了張家,張秋常每天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到媽媽的房間看他,連喝醉了也一樣先看看俊書才肯回房。張秋常很想抱孫子了,質問武嚴為何和嚴對什麼女人關心時,記起了讓武嚴三千拜為和嚴求姻緣的事,幸好他急著上廁所才讓武嚴逃過一劫。徐銀河不管安室長和羅丹是不是合適,她已經有更好的人選介紹給羅丹了,所以主動約了安室長告訴她八字不合,讓她離開羅丹。安室長沒法說什麼,只是回敬徐銀河,這麼在意就該早點先合八字。英俊去世一段時間了,白夜依舊沒有走出傷痛,她很希望可以再回到哥哥還在的時候,她一定會感恩會好好跟嫂子相處,而不是對嫂子一味的埋怨不滿,她很後悔如果當初懂得感恩,她就不會失去哥哥。文貞愛忽然想起張秋常想看她穿和服跳脫衣舞,所以特意去訂了一套和服回來。張武嚴把奶奶約了出來,要奶奶穿上年輕人穿的牛仔褲,不停地誇奶奶年輕了二十歲,哄得奶奶特別開心。智兒覺得和張和嚴特別的有緣分,當初在畫廊就對他一見鍾情,沒想到會在電視台再次遇見。徐銀河讓智兒在白夜面前做出模樣來,即使有生氣的事也要忍耐著,不要發脾氣,以便讓張和嚴知道她很優秀。

第29集
白夜壓抑住自己的恨,捧著花到了趙家,見到趙常勳和徐銀河很恩愛,恨意直冒到眼裡。徐銀河向白夜問話,白夜馬上就收起眼裡的怒火,裝作很友好地跟她交談。張武嚴不想上班,帶著奶奶在外玩了一天,讓和嚴要指責都指責不了,奶奶也被她哄得特別的開心。張和嚴指責武嚴不顧工作,而武嚴卻有一堆的理由等著他,並表示陪奶奶是很重要的事,看到奶奶和武嚴照的照片,和嚴也不得不開口大笑。張秋常正想跟文貞愛提媽媽的事,就見文貞愛穿著和服跳起了舞,他一下子就驚呆了,很興奮地跟文貞愛跳了起來,忽然一下子就暈了過去。徐銀河讓阿姨做好吃的招待,白夜看到她過得這麼好,心裡不免又罵了她起來,而她們一家的幸福,在她眼裡非常的刺眼。安室長被徐銀河攔著和羅丹交往,心裡很不開心地喝得醉熏熏地到趙家,當著大家的面要求徐銀河把算八字的地方告訴她,並指責徐銀河如果要算八字,就應該在相親之前,這樣對她不會傷害這麼大,還笑她如此迷信。喝醉的安室長對徐銀河說話一點也不客氣,還嚷著要見完羅丹才肯走,被徐銀河強行送走了。徐銀河送走安室長,便在白夜面前說起她的壞話來,誇耀自己的兒子很優秀。為了表示對白夜的友好,徐銀河特意讓羅丹送白夜回家。張武嚴回到家知道爸爸進了醫院嚇了一大跳,知道爸爸是因為媽媽跳脫衣舞進的醫院,差點把他笑死了。

第30集
徐銀河讓羅丹去送白夜,白夜趁此機會和羅丹增進了了解,和羅丹交談得很好。白夜向羅丹了解和安室長的事,想知道他對安室長的想法,而羅丹吞吞吐吐不願意提及。羅丹很開心地和白夜吃完炸醬麵,覺得她和智兒完全不同,對她頗有好感。徐銀河因為羅丹遲遲不歸發信息追問,羅凡則因為和白夜相處愉快不願意回去,被白夜問及徐銀河時,他則不想再提,和白夜談了許多他之前不知道的事。徐銀河見到白夜後,忽然對自己的一對兒女想念了起來,告訴智兒她很希望智兒有一個姐妹。想了很久,徐銀河終於撥了英俊的電話,沒想到卻是空話,她以為英俊聽了她的話,不再來找她,心中對英俊很感激也很愧疚。羅丹送完白夜回家,徐銀河就警告他不要再和安室長來往,告誡他喝酒的女人不好,還發酒瘋,叫羅丹連電話也不要接她的。善芝看見哥哥在沙發上熟睡,悄悄地拿來剪刀把哥哥的長發剪了下來,然後再回屋睡覺。武嚴到醫院陪媽媽等爸爸檢查恢復意識,特別好奇可笑地追問媽媽究竟跳什麼舞讓爸爸暈倒,並嘲笑似地說爸媽的生活很有情趣。金孝卿很想念兒子,每日以淚洗面,白夜看到俊書馬上就給嫂子打電話,告訴她俊書的情況,讓她可以安心一些。白夜看到俊書那麼可愛,很替英俊開心,多希望英俊能看到自己的兒子這麼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