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白夜童話 81-90

韓劇 白夜童話 狎鷗亭白夜 線上看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121-130 131-140 141-150

第81集
白夜清醒了但是因為打擊太大暫時得了失語症,不願吃飯,一家人一起看著羅丹入棺,目送羅丹上路。和嚴找到嫂子,表明了自己依然喜歡白夜的意思,打算明年和白夜結婚。

第82集
張秋常和文貞愛提出,要將白夜正式收為養女,和嚴堅決反對。在父母的逼問下,和嚴迫不得已說出,他愛白夜,要等白夜的身體恢復後,和白夜結婚。在張秋常和文貞愛看來,白夜就像是自己的女兒,他們接受不了白夜成為兒媳婦,堅決反對。善仲請武嚴喝酒,想在灌醉他後套出他的品性來,沒想到武嚴很精明什麼也沒被套出來,反而善仲被灌醉了,提醒武嚴要小心善芝,不要以為她人小巧就可以小瞧了他。善仲回家在媽媽和妹妹面前誇耀,武嚴絕對是百分之百的好男人。白夜半夜夢到了羅丹不顧她而去,她怎麼也追不上,白夜知道那是一場夢之後,又難過的開始痛哭起來。徐銀河向趙常勳提出,雖然沒有遞交結婚申請也差點成為兒媳,希望趙常勳給白夜買一幢20坪的公寓,趙常勳沒有反對,反而智兒非常反對,怪白夜沒有攔住羅丹。善仲陪著孝卿去張家把俊書帶回畫室,他希望白夜看到俊書後會有活下去的意念。奶奶照顧了俊書很長一段時間,俊書一下子離開她,覺得特別捨不得,獨自一人默默流淚。善仲則看著俊書回到了畫室,非常開心地照顧起孝卿母子。文貞愛不放心和嚴,想再勸他放手,別讓痛苦的白夜再受傷,可是和嚴還是很堅決。和嚴告訴媽媽,他確定自己對白夜的感情是男女之愛,他也感受到白夜對他的愛,正因為要逃避才嫁給趙羅丹的,而如今這麼不幸,他只能負起這個責任和白夜在一起。文貞愛讓和嚴為白夜著想,名義上白夜已經成為了寡婦,如今的她最主要的是要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來,而不是再捲進和嚴的生活中來。徐銀河熬了鮑魚粥給白夜,想用言語刺激她吃飯,沒想到激怒了白夜。白夜如徐銀河所料,把羅丹的死怪到徐銀河的身上,指責她不該肓腸破了動手術,該打電話讓他們不要來,怪徐銀河害死了兒子又害死了養子。徐銀河覺得自己也很痛苦,她告訴白夜,羅丹是英俊帶走的,因為她祈禱過。

第83集
銀河表示自己曾經祈禱過。希望英俊能幫助她,不讓女兒成為兒媳,所以羅丹是英俊帶走的。白夜自行出院,並沒有回家,不知去向,和嚴很著急,到處打電話詢問,但是大家都沒看到白夜回家。

第84集
看著羅丹的照片,白夜的心裡很痛苦,無法忘記羅丹,她想祈求哥哥的原諒,不要怪她這麼懦弱,她實在覺得很痛苦。白夜向海裡走了幾步,實在沒有勇氣,最後朝著大海大吼。吳月蘭知道善仲和孝卿吃飯,被她的朋友看見,以為善仲是孩子他爸,這讓吳月蘭很不能接受,她怕這樣的誤解毀了善仲的姻緣。白夜發信息給孝卿報平安,然後到趙常勳家裡,跟他要求自己要代替羅丹住進這個家裡。白夜希望大家不要忘記羅丹,她知道羅丹希望她照顧這個家,所以她要留在這個家裡,做羅丹未做的事,代替羅丹照顧他的家人。白夜的話,家里人聽了都很感動,趙常勳也只能接受白夜的決定,徐銀河卻隱隱擔心白夜的到來。徐銀河想勸趙常勳不要做這樣的決定,可是趙常勳很堅決,他很感謝白夜這樣做,並且會把白夜當成親生女兒一樣照顧。白夜把自己的決定告訴孝卿,孝卿很訝異,她希望白夜去尋找自己新的人生。白夜告訴孝卿,她的人生什麼也沒有了,她還想尋死,可是想到哥哥,白夜不敢這麼做,她一定要替哥哥照顧俊書到他成才。白夜一睡著就夢見羅丹,夢見看到羅丹卻怎麼也靠近不了。凌晨,武嚴打電話叫善芝去游泳館,電話顯示是貝殼,吳月蘭見到後很好奇,等善芝接完電話,才知道武嚴和善芝愛得如此甜蜜,她非常高興。吳月蘭把善芝和武嚴的事告訴善仲,想讓他羨慕一下,讓他睜大眼睛找一個兒媳婦回來給她。

第85集
張和嚴無法放棄白夜,他跪求父母同意他們在一起,因為白夜是他第一次以異性喜歡的女性,也是他可以相愛到最後的女人。張秋常和文貞愛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們沒法接受和嚴的決定,不知道該怎麼阻止和嚴。白夜來到張家,除了表示感謝之外,還想告訴他們自己的決定。張家人都安慰白夜,並提出要把白夜正式收養成義女,作為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和嚴說出自己喜歡白夜,他的緣分就是白夜,可是白夜拒絕了,她說自己並不喜歡和嚴,而是小時候的一種炫耀。白夜告訴和嚴,她要在羅丹家裡終老,以兒媳婦的身份照顧公婆,也表明她是真心愛羅丹的,不可能再結婚了。和嚴不肯放棄,白夜只能告訴他,她是接受神的旨意不讓自己幸福,假如她纏著和嚴,神會把和嚴帶走,她已經無法再承受那樣的痛苦了。白夜把東西拿走,準備去羅丹家裡住,孝卿沒辦法說祝福的話,她的心裡很擔心也很心疼白夜。善仲看著孝卿難過的樣子,他的心裡也一點不好受,只能在一旁安慰陪伴著孝卿,讓她想想只要白夜身體健康就好了。孝卿要去超市,想讓善仲幫她看一會兒俊書,沒想到善仲卻要陪她一起去,於是兩人帶著俊書去公園裡逛逛。吳月蘭不放心善仲和孝卿,偷偷喬裝打扮到公園裡溜達。白夜搬進了羅丹家裡,看到任何一樣羅丹的東西,都忍不住流眼淚,和羅丹一起的感覺依舊在,家裡人看著都很感動。


線上看

第86集
白夜承諾會一直服侍公婆和小姑子到老,就像她當初承諾徐銀河一樣,即使羅丹躺在床上不能動也會一直不離不棄羅丹。白夜的話讓趙常勳和智兒都非常感動,趙常勳更加想加倍地對白夜好。趙常勳想讓白夜去旅行一趟散散心,也想把羅丹攢下的錢都交給白夜,讓她自己管理。白夜婉言謝絕不打算去旅行,也不想接受羅丹的錢,想繼續替智兒做經濟人賺零花錢,趙常勳更覺白夜難得,非要把羅丹的錢給白夜。徐銀河心裡不愉快,羅丹攢了不少的錢都白夜,她很不情願。徐銀河讓趙常勳不要把錢給白夜,畢竟那不是小數目,可是趙常勳卻受白夜的影響,認為白夜是沒有私心的人,反而覺得不喜歡白夜的徐銀河沒有資格說話,這樣會讓一心進來做兒媳的白夜,生活得更加不舒服。善芝約會回來,把和嚴要娶白夜的事告訴媽媽,吳月蘭特別驚訝,她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男人都那麼痴迷白夜,而且還都是富家子弟。吳月蘭擔心白夜嫁進張家,影響到善芝,同時她又慶幸自己的兒女沒有讓她這麼操心,讓善仲心裡有些難受,因為他喜歡的也是身為寡婦的孝卿。張秋常讓和嚴必須聽從家裡的安排,他的婚姻不能自己做主,想讓他再去相親,或者重新跟美索見面也可以。和嚴拒絕了爸爸的安排,他表示會尊重白夜的決定,不會堅持娶白夜,但同時他也不會沒有愛情就結婚。白夜正式住進了羅丹的家裡,和親生母親第一次住在一起,卻是婆媳的關係,白夜很高興給徐銀河帶來的不愉快。徐銀河後悔生出了一個冤家,希望盡力照顧好白夜,能讓白夜離開這個家,不損害到她的利益。

第87集
美剛開發的夫人找到白夜想讓她幫助美索重新和和嚴交往,白夜答應她會盡力,但是不保證和嚴會答應。善仲母親很介意兒子對白夜的嫂子直呼其名,讓他叫俊書媽,善仲認為孝卿不像媽叫起來會奇怪。

第88集
白夜說了非常讓徐銀河氣惱的話,徐銀河氣得想用水潑白夜,白夜讓她直接潑過來又不是第一次了,她不在乎。白夜的言行讓徐銀河特別的受不了,而趙常勳又非常疼惜白夜,讓她根本拿白夜無可奈何,她的話已不那麼輕易讓趙常勳相信。善仲讓孝卿給他當模特,他很投入地為孝卿畫畫,讓孝卿感覺他特別的帥氣。善仲為孝卿煮拉麵時,發現孝卿一個人時很輕易地對付自己的三餐,他非常不放心很認真地讓孝卿即使周末一個人也不要湊和自己的飲食。武嚴精心為善芝選了一套內衣,大半夜送到了善芝家裡,善芝收到後特別的開心。奶奶把相親的女孩照片給和嚴看,和嚴表示自己不結婚沒必要見面,一口就拒絕了家里人為他做的安排。趙常勳在心中默默祈禱,希望獨自一人去天堂的羅丹不要感到孤獨,不要這麼早把他帶走,他希望能看到智兒嫁人,能看到孫子出生,能看到孫子出人頭地。徐銀河還是忍不住進白夜的房間,責罵她刻薄惡毒,而白夜則表示自己會惡毒到底的。白夜把和嚴的意思告訴美剛夫人,和嚴已經下了獨身主義的決心,而他會介紹不錯的人選給美索。美剛夫人感激白夜的幫忙,她真誠地希望白夜和美索能成為朋友,讓白夜好好的教導美索。智兒和白夜一樣懷念羅丹,白夜更不自覺地讓智兒也跟她一樣認定,羅丹的死全都怪徐銀河。智兒很不幸地被別人換走了主角的角色,讓白夜有了機會,教唆智兒不要去演戲,轉換自己的人生,轉向畫廊發展。武嚴要和善芝結婚,在電視台里傳開了,善芝也因此被迫不能繼續在公司上班。

第89集
武嚴和善芝去算命,大師告訴他們,如果本週六不結婚的話,他們只能五年後結婚。武嚴和善芝都很著急結婚,他們打算本週六內就結婚。和嚴向徐銀河租下了羅丹的辦公室,他以自己要安靜的企劃室為由簽定了合約。智儿知道和嚴要租羅丹的辦公室心裡很開心,可是和嚴說自己變成獨身主義,讓智兒有些失落。智兒的角色被取消了,在白夜的教唆下,智兒想要轉換自己的人生,開始投入到畫廊的學習當中。智兒雖然說是自己的意思,但徐銀河還是認定了是白夜在背後操縱的。善芝告訴吳月蘭,本週六就要和武嚴結婚,吳月蘭既為她高興又很緊張,她害怕就這樣把善芝嫁過去,善芝萬一做得不好就不妙了。武嚴做了充分準備,把結婚的喜訊告訴家人,大家都為武嚴和善芝的幸福甜蜜感到高興。一大早,白夜又指手畫腳讓徐銀河不能放調料,要認真調好食物的味道,還讓徐銀河親手做酸奶。白夜把徐銀河當成阿姨一樣使喚,徐銀河不能有任何怨言,只能忍氣吞聲地按照她的指示做,因為智兒和趙常勳都對白夜的話言聽計從。白夜在飯桌上提出,不讓徐銀河放調味料,趙常勳也同意白夜的說法,讓徐銀河實在生氣,於是賭氣讓白夜自己來做小菜。趙常勳為徐銀河對白夜的態度不滿,指責了徐銀河幾句,沒想到徐銀河不高興地反嘴,讓趙常勳對她更加不滿。走進羅丹的辦公室,白夜忍不住又想起羅丹在辦公室裡的情景,眼淚忍不住就往下流。

第90集
白夜極力建議趙常勳,把吳月蘭一家請到家裡來做客,徐銀河買了宴會的料理招待他們。吳月蘭很客氣地表現開心的樣子,然而宴會的料理一點也不合她的胃口,沒有一點招待客人的誠意,讓趙常勳覺得很尷尬,對徐銀河也多了一點意見。吳月蘭和趙常勳很有話題,說起吃的來津津樂道,讓徐銀河一點也插不上嘴。等送走了吳月蘭一家,趙常勳把徐銀河叫進來談話,質問她用宴會料理招待客人。趙常勳覺得吳月蘭在羅丹去世的那段時間幫了大忙,想真誠招待他們一家,沒想到徐銀河連幾道菜都不願意親手做,他實在很失望。徐銀河為自己做了狡辯,讓趙常勳對她更加的不滿,以往所有的小不滿都爆發出來,指出了徐銀河的許多缺點。徐銀河一生氣指責趙常勳,羅丹才死不久便這樣嘻嘻哈哈,更加激怒了趙常勳,把徐銀河罵了一頓,而白夜卻為自己的成功報復開心不已,她一定要讓徐銀河知道當時爸爸撫養他們時的艱難。徐銀河被趙常勳罵真是什麼也沒學會,白夜聽了心裡很開心,終於讓她知道當時自己被徐銀河這樣說的滋味了。徐銀河要把所有的東西都扔掉,被白夜阻止了,並把食物重新加工上桌,趙常勳對她的做法非常贊同,並同意白夜要把羅丹的錢捐一半的想法。善仲見到孝卿因為貧血暈倒,他想幫她補血,所以騙媽媽說自己有點貧血,跟媽媽要了肝餅。善芝找到了武嚴這個好女婿,深得吳月蘭的歡心,她一手破壞了善仲想要媽媽做肝餅的事,讓善仲一點辦法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