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白夜童話 101-110

韓劇 白夜童話 狎鷗亭白夜 線上看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121-130 131-140 141-150

第101集
和嚴和鄭作家晚上邀請白夜和智兒出來喝一杯,順便去了練歌房,導演也來了,鄭作家唱歌的時候向白夜獻殷勤,和嚴在旁邊看到了很生氣。吳月蘭和趙常勳交談中,趙常勳無意間說出,如果有孩子的話,就只能同意,吳月蘭被嚇到了,等不及明天讓趙常勳勸善仲,馬上去了畫室。到了畫室門口,看到裡面一片漆黑,吳月蘭更是嚇到了,馬上沖了上去。鄭三熙很欣賞白夜的寫作才能,想建議她當自己的助理作家,並以他作家的本能,很容易就看穿了白夜許多。白夜的小心翼翼,鄭三熙覺察到了,在一番坦誠相待之下,兩人相談甚歡,把各自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善仲和孝卿母子都不在畫室,像是一起去旅行了一樣,吳月蘭心裡不是滋味。回到家裡,善仲已經在等吳月蘭了,因為吳月蘭沒有帶手機而擔心。吳月蘭稱自己已經不在狀態了,不能接受善仲的選擇,善仲只好說出當時的那個說了一半的夢,善仲的爸爸是看到善仲接受了戒指才消失的,而接著孝卿走了進來,他相信爸爸是同意他的做法的。徐銀河謊稱智兒睡著了,等智兒打扮一番,才稱是媽媽叫醒了,到排檔與鄭三熙他們相見。智兒表示對劇本的喜歡,鄭三熙並沒有接受,提議去附近的卡拉OK,見識一下智兒的唱歌跳舞的能力。在卡拉OK內,鄭三熙表現得特別興奮,智兒瞬間被他所吸引。鄭三熙對白夜表現得特別有好感,和嚴看著心裡有些不高興。一大早,善芝就叫醒了武嚴,讓他一起去給奶奶行禮請安,奶奶被嚇了一跳,沒想到他們會早起。文貞愛夫妻還沒有梳洗完畢,善芝他們就來請安,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對他們的表現更是出乎意料之外。武嚴娶了善芝後,被管制得服服貼貼,全家人都樂開了花。

第102集
吳月蘭一大早很傷心地打電話給善芝,告訴她善仲要和孝卿結婚,善芝於是氣呼呼地出門了。到了家裡,吳月蘭詳細跟善芝講述了善仲的事情,善芝只認為善仲是吃錯藥了,更證明了她的觀點,養兒子沒用。商談了半天,善芝為吳月蘭出了主意,讓吳月蘭對善仲不理不睬,隨便他怎麼做,而善芝和白夜去負責勸說孝卿,只要孝卿同意了離開善仲,善仲也沒有辦法。見完媽媽,善芝就直接去了畫室,想跟孝卿勸說一番,沒想到白夜也在那裡。白夜答應吳月蘭勸說孝卿,而實際上她是來堅定孝卿的心的,讓孝卿打起精神面對善芝的家人,一切的事情都交給善仲來處理。善芝聽到了白夜和孝卿的對話,使勁推開了門,讓白夜和她去談一談。善芝質問白夜,十五年的交情,白夜竟然出賣她和吳月蘭。白夜告訴善芝,孝卿很可憐,而且是善仲主動的,即使孝卿離開了躲起來也沒辦法阻止善仲,所以她會成全孝卿和善仲。善芝同樣為自己的媽媽可憐,一心只為了兒子而活的媽媽,眼看就可以娶兒媳婦完成任務了,結果卻娶了一個寡婦,她堅決不會同意善仲和孝卿結婚。善芝質問白夜,是否她有意計劃安排,讓孝卿住進畫室的,白夜沒有否認,生氣地善芝與白夜結交不再是朋友。白夜已經和善芝撕破了臉,她只能堅定孝卿的心,讓她無論如何不能動搖。和嚴跟白夜一起吃過自己做的面片湯,覺得非常有意思,於是回家跟家人一起分享。一家人都開心地期待和嚴的驚喜,知道是做面片湯都覺得很有意思,於是開心地開始比賽了。比賽之時,大家才知道和嚴的面片湯是和白夜學的,善芝一下子就拉下了臉。

第103集
智兒越來越對鄭三熙有好感,忍不住跟徐銀河誇起了他來。白夜替鄭三熙改台詞的時候,突發奇想想在戲裡改一些內容,於是詢問了鄭三熙的意見,鄭三熙同意她先改改看。孝卿對於白夜和善芝友情破裂很不安,善仲安慰她,只要解決了他的事,她們的友情就會恢復的,讓孝卿不要擔心,同時把爸爸託夢的事告訴孝卿,讓孝卿更心安一些。和嚴在家人面前表演了揪麵團很開心,他打電話讓白夜再穿一次旗袍到中餐廳吃飯,白夜沒辦法就同意了。善芝非常生氣白夜故意讓善仲和孝卿在一起,她只能把這件事告訴武嚴,跟武嚴商量,她提醒武嚴沒有什麼人能相信了不要太容易相信別人。武嚴跟和嚴談論善仲的事,他覺得白夜太過分了,而和嚴則讓武嚴不要參與,畢竟感情是兩個人的事,第三者不方便過問。武嚴替吳月蘭傷心,撫養了三十多年的兒子跟寡婦在一起,而和嚴則覺得結婚不能看條件的,只能讓武嚴不要參與。白夜和鄭三熙一起吃飯時,聽鄭三熙訴說了許多他的故事,覺得他的人生過得特別的豐富,跟白夜自己的人生也有很多相似之處。白夜和鄭三熙談起了作品越來越有默契,和嚴看著心裡很不放心,用了很多話題卻怎麼也插不上話,只好約定跟他們一起去吃自己不愛吃的五花肉。善芝跟婆婆請示外出,看到奶奶那麼照顧俊書心裡有些不高興,但始終沒有將善仲和孝卿的關係說出來。善芝按了畫室的門鈴,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孝卿有些擔心,還是給她開了門。

第104集
白夜和鄭三熙談起劇本來特別的有默契,也很合拍,兩人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和嚴看著不舒服很想插上一句卻怎麼也插不上去,最後只好勉強自己答應跟白夜他們一起去吃自己不喜歡的烤五花肉。善芝問孝卿,因為她自己和白夜的友情破裂了,質問她是否喜歡善仲,讓她不要為了自己的愛情不顧及家人。孝卿告訴善芝,她已經和善仲約定好了,一切按善仲的意思做,她很為難請善芝先說服善仲。善芝告訴孝卿,善仲已經不正常了,只能讓孝卿離開,並且認為孝卿要先種下德才能給俊書一個榜樣。善芝勸說了半天,孝卿還是很猶豫,沒有向善芝表態,她只能告訴孝卿,只要她改變主意的話,她和白夜也會恢復友情,不要太相信男人的話,不能違背倫常。孝卿最後還是跟善芝表態,她並不是沒有自己的想法,她明白看條件結婚的人並不一定生活的就好,她和善仲的感情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請善芝能夠體諒。和嚴找到了在劇裡面出演記者的演員,叫鄭三熙面試,可鄭三熙把白夜叫過來一起看,兩人的意見還很一致。和嚴要求白夜參加派對,看主角是不是適合,白夜不想參加,最後在鄭三熙的要求下才答應參加,和嚴更覺得他們之間不對勁。白夜生日,善芝送上了束花,讓她再勸一勸孝卿,不然這將成為她最後的問候。吳月蘭明白到先前善仲把自己為他做的小菜全拿去給孝卿,一下子對孝卿怒火中燒,把善仲畫的孝卿的畫給毀了。趙常勳也勸吳月蘭不要反對,他認為善仲完全沉迷下去了,根本沒辦法聽進去他們的勸說。

第105集
吳月蘭被善仲氣病了,善仲跟孝卿提出懷個孩子,那樣更容易說服媽媽,而孝卿則覺得那樣做不好,更會讓善仲誤會。演員見面會,劉萊卡一直纏著和嚴不放不停地跟他曖昧,白夜看著心裡有點不高興。劉萊卡要和嚴一起跳舞,和嚴好不容易推辭讓她唱歌,沒想到她還是纏到了和嚴身邊。唱完歌劉萊卡還是提出要跟和嚴跳舞,還故意舉止勾引和嚴。正在和嚴無可奈何之際,洪相浩及時出現,劉萊卡看他一身名牌才轉移了視線,不再纏著和嚴。一曲舞蹈之後,潘錫推出了生日蛋糕,這是和嚴特意為白夜準備的,替她慶祝26歲的生日。趙常勳勸吳月蘭,放手讓善仲自己選擇,和他相比善仲已經很好了,如果羅丹能活過來,要選個老奶奶結婚他也會同意的。張秋常詢問文貞愛,是否善芝懷孕了,文貞愛覺得沒有這麼快,但張秋常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抱孫子了,讓文貞愛多加留意。文貞愛詢問了婆婆的意見,兩人便開始關注起善芝的一切,留意她是否懷孕。徐銀河想把俊書帶回來撫養,藉口孝卿嫁到善仲家裡,會看吳月蘭的冷眼。徐銀河認為吳月蘭不是善良之輩,讓白夜去勸勸孝卿,把俊書交給他們撫養。白夜不認同徐銀河的想法,她告訴徐銀河,如果把俊書帶走,孝卿是不會嫁的,沒有理會徐銀河。善芝又來找孝卿,正好善仲來了,二話不說就把善芝拉回了家,並且命令她以後都不要去畫室。吳月蘭情願善仲一輩子不要結婚,也不願意他和孝卿結婚,她更不可能撫養別人的孩子。善芝和吳月蘭都指責善仲,最後善仲沒辦法忍受,對媽媽說了絕情的話,從小到現在一直活在媽媽的期待之中,他不是傀儡不可能這樣活一輩子,他也要自己的生活,他要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生活。和媽媽吵了一架之後,善仲決定定禮服結婚,並且暫時搬到畫室的二層住。


線上看

第106集
善仲告訴孝卿,他是真心的非常愛孝卿,他要在十天后跟孝卿舉行婚禮,讓孝卿開始準備結婚的事情。善仲連夜收拾了東西要離開家,他覺得很累了,要做選擇的話他讓吳月蘭自己選擇,吳月蘭氣得用水潑了他,她要看看不聽她勸的善仲生活得有多好。趁著白夜的生日還沒有結束,和嚴買了冰淇淋和白夜一起分享。對於劉萊卡的事,白夜表示她對和嚴有些失望,和嚴則表示,不會再讓白夜失望,他會一輩子對白夜好的,做白夜的長腿叔叔。武嚴覺得善仲的態度如此堅決,很可能會離開家,他提議給吳月蘭買一條狗陪伴她。善芝想想哥哥那麼讓媽媽傷心,她覺得一定要生一個女兒,只有女兒才不會讓媽媽難過,兒子都沒用,引發了武嚴要向善芝發誓。和嚴跟家裡提出,要搬出去獨立,還要減少電視台的工作。家裡的長輩都明白,和嚴這麼做是一心想著減少自己的工作,把重心放在白夜身上,明白和嚴是沒有對白夜死心,但他們對和嚴也一點辦法沒有。因為飯店的劇情沒辦法寫出來,鄭三熙邀請白夜和他一起去吃飯,兩人談起了小時候,白夜於是說起了自己小時候的心酸苦楚,也因為有哥哥在身邊她還是覺得很幸福的。和白夜的經歷相比,鄭三熙才覺得自己過得很奢華,想要的都有。孝卿給善仲留了字條去見朋友,然後偷偷地去見吳月蘭,吳月蘭不想見她,孝卿只好在家門口站了一上午,等到吳月蘭出去倒垃圾時才發現了她。孝卿想請吳月蘭參加他們的婚禮,吳月蘭不想听她的話,把她趕走,沒想到孝卿因為站了一上午滴水未進暈倒了,把吳月蘭嚇得不行。孝卿不想善仲離家出走,把他們母子的關係搞得更惡劣,她想勸善仲回家表現得更好一點,求得媽媽的諒解。

第107集
吳月蘭一個人在家,晚上非常害怕,善仲聽了孝卿的話,回到家裡住。吳月蘭正害怕之時,忽然聽到有聲音,以為進了賊,嚇得拿起棒子,沒想到是兒子回家來住了。看到兒子回來,吳月蘭一時心軟了,主動替兒子準備吃的。和嚴對於鄭三熙和白夜的親密非常有敵意,他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罵了鄭三熙,還批評了他的作品,最後把鄭三熙打得鮮血直流,白夜怎麼勸阻他都沒有用。和嚴被夢嚇醒,自己也嚇了一跳竟然會做這樣的夢。智兒對鄭三熙非常有好感,徐銀河擔心智兒愛上鄭三熙,讓白夜在一旁看著,不要讓智兒太過接近鄭三熙。白夜去看了俊書,家裡的長輩都讓她去勸勸和嚴,不要讓和嚴搬出去住。白夜準備給孝卿買結婚禮物之時,碰到了來為俊書買衣服的和嚴,於是兩人一起去為俊書挑衣服。白夜答應了長輩,於是勸了勸和嚴,讓他等武嚴的孩子出世之後再決定搬家的事。智兒找機會想讓鄭三熙和她一起吃飯,沒想到鄭三熙對她愛理不理,把智兒氣得不行,最後沒忍住罵鄭三熙無情。鄭三熙被智兒一罵,才知道自己做得不好,於是便賠罪請她吃飯。鄭三熙請智兒去吃辣得不行的年糕,智兒辣得眼淚鼻涕一起流,鄭三熙才為她把年糕用水洗掉辣味,然後很體貼地給智兒。智兒被鄭三熙這樣體貼很高興,而鄭三熙卻指責她不被伺候就不舒服,又被智兒訓了一頓。智兒說什麼鄭三熙都反對,讓智兒忍不住又指責他不考慮別人的心情,鄭三熙沒辦法只能陪著智兒去林蔭路喝冰水。

第108集
善仲和孝卿試完婚紗便去接俊書,奶奶答應照顧俊書一兩個月,等善仲他們結婚旅行回來後再接俊書,善仲於是給俊書帶上他們成為父子的禮物金手鐲。善芝對於善仲公開帶著孝卿到家裡來非常的無語,馬上打電話將一切告訴媽媽,直言生兒子沒有用。吳月蘭很生氣,身為兒子善仲連一個金戒指都沒有送給她過,卻送給俊書一個金手鐲,說不定善仲還送一個鑽石戒指給孝卿。孝卿很感激善仲為她做的一切,她也要好好用心伺候婆婆,並要求結婚後和善仲一起搬回家裡去住,即使婆婆不喜歡她也會努力做好的。善仲回家後,吳月蘭就不停地質問善仲白天發生的一切,沒想到善仲送給孝卿的是一個3克拉的鑽戒,吳月蘭簡直要被善仲氣瘋了,不停地在家裡嚎哭。趙常勳仍勸吳月蘭相信善仲的眼光,但吳月蘭怎麼也不肯接受,出色的青年娶了寡婦。徐銀河提醒白夜,智兒媽媽的祭日就要到了,她不可能為老公的前妻祭祀,但白夜承諾的事也不會更改,她只能要求徐銀河祭祀那天晚點回來。徐銀河特別想見一見孫子俊書,在白夜面前非常後悔的向她懺悔,希望白夜可以原諒她放下這一切。週末朋友聚會,善芝特意打扮穿著高貴的韓服出席,還誇口請客並開了一瓶好紅酒,卻對在一旁的白夜不理睬。善芝大談自己的幸福婚姻,並把孝卿和善仲要結婚的事向朋友公佈,坦言與白夜的不和。善芝見完朋友就回娘家,跟媽媽要安東米釀喝。

第109集
善芝回家想吃安東米釀,吳月蘭向善芝打聽了她近來的情況,覺得善芝很可能懷孕了,於是跑去買驗孕棒。善芝測試了之後,驗孕棒顯示自己真的懷孕了,為了胎教她不想再理會善仲結婚的事情了。白夜見完朋友就去看望孝卿,讓她需要什麼儘管去買,她已經準備了足夠多的錢給孝卿,並支持孝卿堅持的好,只要再挺過一周就好了。孝卿知道吳月蘭是因為善芝嫁進了武嚴家裡,沒辦法去找孝卿大鬧,但孝卿想一天去見她一次,希望能得到她的諒解。白夜在辦公室裡休息,想起了英俊和羅丹的死,讓她忍不住流眼淚。鄭三熙看到白夜那樣傷心的樣子,非常地心疼,當他忙完想去看看白夜時,白夜已經離開了辦公室。和嚴因為白夜的勸說,答應等武嚴他們的孩子出生了再搬出去住,沒想到剛說自己不搬出去,善芝就通知家裡她懷孕了。武嚴和媽媽奶奶都開心壞了,和嚴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徐銀河睡覺的時候放了臭屁,趙常勳認定她的胃腸不好,一直逼著她吃乳酸菌的藥,徐銀河不知道原因質問之後,才知道自己睡覺時放屁了,覺得很尷尬。白夜一時興起,想知道和嚴在哪裡做什麼,於是打了電話給他。和嚴因為武嚴和善芝即將成為父母開心的樣子而很感慨,於是和白夜一起喝點小酒,忍不住跟白夜嘮叨起關於婚姻的事情。張秋常回到家,聽到自己要成為爺爺的消息,高興地就想馬上沖上樓看自己的兒媳。

第110集
張秋常聽到自己要當爺爺的喜訊,非常興奮地想上樓看善芝,可到了樓梯口想到了和嚴,他就再也邁不開自己的步伐。善仲帶點酒氣地回到家,不停地跟媽媽撒嬌,請求媽媽寬宏大量接受孝卿。善仲要求媽媽,不要怪責孝卿,是媽媽的兒子善仲沒有出息被孝卿所吸引,他保證以後會更聰明一點讓自己更加出名有出息,如果被接受的話,他們以後會更加孝順媽媽的。在善仲的不斷請求下,吳月蘭終於鬆口讓孝卿來見她。徐銀河從智兒口中得知了,吳月蘭在趙常勳的醫院辦烹飪教室的事,她非常生氣,並追問是誰的主意。徐銀河非常不能理解白夜這麼做的意圖,直接去白夜房間找白夜質問。開心的善仲想把媽媽要見孝卿的好消息,留到見面後再告訴孝卿,沒想到孝卿一大早就來了。吳月蘭板著臉,嚴肅地告訴孝卿,同意他們舉行婚禮,但必須等三年後再進行婚姻登記,她覺得很多情侶可能不多久就沒有了感情。孝卿沒有反對吳月蘭的決定,並跟吳月蘭要求搬到家裡來住,善仲更開心地把準備好的媽媽的韓服拿出來給吳月蘭。武嚴開心地為未出生的孩子取了胎名叫宇宙,一家人開心之餘更加放心不下和嚴,如果和嚴也能結婚他們才真正放心。和嚴因為白夜的話而選擇不搬出去住,文貞愛覺得很憋氣,自己的兒子不聽自己的話反而聽白夜的話,真希望和嚴生一個跟他一樣的兒子,讓和嚴自己去體會一下做父母的心情。孝卿和善仲舉行了婚禮,和嚴則和白夜鄭三熙等人到濟州島開企劃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