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白夜童話 111-120

韓劇 白夜童話 狎鷗亭白夜 線上看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121-130 131-140 141-150

第111集
吳月蘭和趙常勳交談中,趙常勳無意間說出,如果有孩子的話,就只能同意,吳月蘭被嚇到了,等不及明天讓趙常勳勸善仲,馬上去了畫室。到了畫室門口,看到裡面一片漆黑,吳月蘭更是嚇到了,馬上沖了上去。鄭三熙很欣賞白夜的寫作才能,想建議她當自己的助理作家,並以他作家的本能,很容易就看穿了白夜許多。白夜的小心翼翼,鄭三熙覺察到了,在一番坦誠相待之下,兩人相談甚歡,把各自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善仲和孝卿母子都不在畫室,像是一起去旅行了一樣,吳月蘭心裡不是滋味。回到家裡,善仲已經在等吳月蘭了,因為吳月蘭沒有帶手機而擔心。吳月蘭稱自己已經不在狀態了,不能接受善仲的選擇,善仲只好說出當時的那個說了一半的夢,善仲的爸爸是看到善仲接受了戒指才消失的,而接著孝卿走了進來,他相信爸爸是同意他的做法的。徐銀河謊稱智兒睡著了,等智兒打扮一番,才稱是媽媽叫醒了,到排檔與鄭三熙他們相見。智兒表示對劇本的喜歡,鄭三熙並沒有接受,提議去附近的卡拉OK,見識一下智兒的唱歌跳舞的能力。在卡拉OK內,鄭三熙表現得特別興奮,智兒瞬間被他所吸引。鄭三熙對白夜表現得特別有好感,和嚴看著心裡有些不高興。一大早,善芝就叫醒了武嚴,讓他一起去給奶奶行禮請安,奶奶被嚇了一跳,沒想到他們會早起。文貞愛夫妻還沒有梳洗完畢,善芝他們就來請安,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對他們的表現更是出乎意料之外。武嚴娶了善芝後,被管制得服服貼貼,全家人都樂開了花。

第112集
和嚴看到武嚴那麼幸福,他想讓白夜重新考慮和他一起生活,就算不結婚,兩人可以悄悄地先生下孩子,到時候就一定能得到家里人的諒解。白夜答應考慮和嚴的話,於是和嚴讓白夜趁現在智兒還沒有出嫁,讓白夜先從那個家裡搬出來。善芝的羊水破了,武嚴很緊張地把她送到醫院,聽到善芝生的是四胞胎兒子,他的臉一下子就僵住了,幸好善芝沒事他才放心下來。一家人都期盼著生個女兒,結果生了四個兒子,一家人都感覺有點失望。吳月蘭正跟朋友聊著電話,說夢見了是女兒的胎夢,沒想到善芝一下子生了四個兒子,她很心疼善芝生孩子的辛苦。奶奶也覺得很失落,注定命中沒有女兒命,於是她文貞愛開始勸和嚴找人結婚生孩子。和嚴明確表示,除了白夜他不會和其他人在一起,不接受白夜的話,就不要期待他有下一代。白夜通知趙常勳,善芝生了四個兒子,徐銀河忍不住發表自己的意見,認為武嚴那樣的家庭,一定會把善芝當成生孩子的工具,讓她再生的,更說和嚴是身體有毛病才不結婚的,還懷疑和嚴跟三熙之間是有別的關係。善芝很想去看自己的孩子,武嚴才告訴善芝,她生的是四個兒子。一心想生女兒的善芝,知道生的是兒子,也有些失落。善仲和孝卿去醫院看善芝,被失望的善芝拒之門外,白夜聽到孝卿這樣說,對善芝不免有些微詞。雖然失望,文貞愛和婆婆還是很好很細心地吩咐阿姨照顧著善芝,她們也很心疼生四個孩子的善芝的辛苦,但善芝還是特別的傷心,忍不住在家裡痛哭了起來。

第113集
和嚴要去出差,他非常捨不得跟白夜分開,所以抱著白夜不肯放手,更想白夜改變心意和他一起,如果可以的話,他願意帶著白夜去國外生活,這樣就不用介意父母的反對了。白夜很想答應和嚴,心裡開始有些動搖了,想起當時做的那個夢,她開始相信跟和嚴是注定的緣分。善芝當了媽媽,一下子理解了白夜,懂得站在孝卿的立場考慮,所以她意識到自己當時做得過分了,請求白夜的理解。白夜沒有怪責善芝,與善芝重新化敵為友,兩人一起開心地回去看四胞胎兒子。文貞愛開玩笑說張秋常不會出軌,沒想到張秋常卻跟文貞愛坦白,他和小三生活一起兩年了,而且生了一個孩子。文貞愛聽到張秋常出軌有了孩子,一氣之下就要馬上跟張秋常離婚,而且不要贍養費,張秋常看到文貞愛生氣了,才說明今天是愚人節。善仲看到抽屜的驗孕棒,知道孝卿著急想要孩子了,他只好讓孝卿放下心來,不著急要孩子,哪怕沒孩子也沒有關係。善仲難得早回家,他一臉嚴肅地跪地請求吳月蘭的原諒,說自己決定去出家了。吳月蘭被善仲的決定嚇到了,質問他原因,善仲才說是愚人節。白夜去了瑞士,拜託阿姨為生日的趙常勳煮海帶湯,沒想到阿姨隨便做了一下,趙常勳覺得跟沒吃一樣。吳月蘭非常樂意為趙常勳煮一餐,趙常勳沒人為他過生日只好答應去吳月蘭家裡吃飯。趙常勳在吳月蘭的家裡過得很愉快,越來越覺得和吳月蘭在一起是開心的,徐銀河讓她特別的不滿意。智兒特別喜歡去找鄭三熙,沒事就跟他瞎扯皮,她想要鄭三熙的電話號碼,可惜鄭三熙不肯給,所以她只好拍照威脅,逼得鄭三熙乖乖地給她電話。

第114集
鄭三熙大晚上打電話說要來家裡,智兒很開心,沒想到他是為了給白夜送俊書玩的玩具的,而智兒一點也不知道白夜有個侄子。白夜從瑞士回來,先去探望了孝卿,並為他們送去了禮物。白夜告訴孝卿,應該讓善仲去接受不孕檢查,她擔心結婚這麼長時間孝卿沒有懷孕,會讓吳月蘭不高興。白夜處處為孝卿著想,孝卿也希望白夜能對自己好點,接受和嚴的愛,可惜白夜還是擔心自己會給和嚴帶來不幸,所以她無法這麼做。徐銀河一回家就讓趙常勳給她按摩,趙常勳有些不耐煩,他開始想念吳月蘭對他的溫柔體貼。智兒把鄭三熙送的玩具交給白夜,質問她怎麼會有侄子,白夜只好說出哥哥的事,而徐銀河生怕趙常勳他們誤會,在一旁故作不知的樣子,而趙常勳和智兒則非常同情心疼白夜經歷了這麼多的痛苦。徐銀河還是不忘把俊書接來自己撫養,可她的提議趙常勳並不怎麼接受,畢竟孩子跟著媽媽才是最好的。徐銀河不死心一定要把俊書接回來撫養,趙常勳也向吳月蘭諮詢了她的意見,他們都認為孝卿和善仲不會同意。有了吳月蘭,趙常勳每天中午都可以吃到美味的午餐,越來越覺得吳月蘭很好。徐銀河去善仲的畫室,要求見一見俊書,善仲很熱情地邀請徐銀河去他家吃飯,就可以見見俊書了。如願以償的徐銀河,見到俊書後忍不住讓俊書叫自己奶奶,抱著俊書更是開心得不得了。和嚴沒有告訴任何一人自己回來的班機,只通知了白夜,他想回來最先見的人就只有白夜。

第115集
和嚴只通知了白夜回來的班機,他只想一回來就見到白夜一人,想著他為自己撕的手撕泡菜包飯。一路上,和嚴一直追問白夜,在他不在期間是否和別的男人約會,兩人儼然一對久別的小夫妻一般情話綿綿。吃飯的時候和嚴跟白夜用鄭三熙打了個賭,於是他便打電話把鄭三熙叫了出來,而智兒到辦公室找鄭三熙,看到他未泡的泡麵,以為鄭三熙會很快回來,於是坐在那裡等。和嚴認為鄭三熙瘦了,追問他找人結婚的事,而鄭三熙完全沒有這個意識,更想搬到白夜家附近的朋友家裡去住。和嚴不喜歡鄭三熙和白夜那麼近,總有各種理由反對,連鄭三熙想搭車,他也直接反對了,不讓鄭三熙介入他們中間。孝卿看到徐銀河跟俊書很親近,她一時高興忘記了白夜的囑託,等想起來時她馬上打電話通知白夜。白夜知道徐銀河瞞著自己去看俊書,對俊書又愛不釋手,她很生氣但沒有表現出來,只讓孝卿帶俊書出來,她也想見見。徐銀河回家後還一直想著可愛的俊書,於是她跟白夜提出了撫養俊書的事,白夜直接否決了,讓她自己去跟孝卿說說看。吳月蘭跟孝卿談起了俊書的事,她也認為趙常勳一家是真心疼愛白夜想把俊書帶過去撫養,而孝卿不同意,吳月蘭就直接質問她,是否因為俊書而不生孩子的。鄭三熙看中了一副金有漢的畫,而且有的話還想多添購一副,一直認為鄭三熙是窮作家的徐銀河不禁問白夜,鄭三熙是否知道畫的價格,而白夜很不屑的告訴她,鄭三熙完全有那個能力。


線上看

第116集
孝卿知道徐銀河要把俊書帶過去撫養的事,她親自去找徐銀河表達自己的意見,不想讓俊書跟著姑姑白夜,要自己親手養大。徐銀河跟孝卿講了很多厲害關係,指明吳月蘭不會對俊書好,而且等孝卿再有孩子時,善仲也會偏袒自己的血脈,俊書要看別人的眼色長大會有壓力,而她撫養俊書絕對沒有問題。白夜把鄭三熙想要的畫的報價給三熙,三熙不能接受白夜給內部價,一定要白夜重新改跟別人一樣的價格。和嚴一見到三熙對白夜好就不放心,於是又纏著白夜質問,正當和嚴逗得白夜很開心之時,鄭三熙又闖了進來,還要參加他們接下來的二人活動,被和嚴直接不客氣地給拒絕了。和嚴再一次要求,讓白夜跟他在一起,可是白夜還是很遲疑,她的立場跟和嚴完全不同,她更擔心對她有恩的和嚴一家憎恨她。和嚴要白夜相信他,有他在一切都會是合家歡樂的結局,白夜只好再作考慮,而和嚴則很不客氣地讓俊書要叫他姑父了。智兒買了一些泡麵給鄭三熙,並要求鄭三熙讓她主演新電視劇的角色,而鄭三熙直接不客氣地拒絕了,說要等試鏡後決定。談完了工作,智兒便要求鄭三熙請她吃飯,鄭三熙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於是便讓她在辦公室裡吃泡麵。孝卿把徐銀河的意思告訴白夜,不知道徐銀河目的的她,覺得徐銀河很為白夜設想,也很感動她能為了白夜而把俊書帶在身邊撫養。善仲很認真的要求媽媽接受俊書,而吳月蘭還是做不到接受,無論善仲如何保證都沒有用。趙常勳不好意思去醫院做艾炙,於是吳月蘭便幫他在家裡做了一次,並教會了趙常勳怎麼做。趙常勳在家裡做艾炙時,被徐銀河嘮叨個不停,氣得趙常勳開罵了。

第117集
和嚴明確質問鄭三熙,是否喜歡白夜。鄭三熙表示,因為和白夜有相似的經歷,同病相憐所以覺得她可憐脆弱,想要照顧她保護她而已。和嚴不認同鄭三熙的說法,他認為鄭三熙喜歡白夜,並且表示鄭三熙的個性一直是,想吸引周圍所有人的注意。和嚴了解鄭三熙的性格,但他不能接受鄭三熙對白夜好,他要求鄭三熙不得再這樣在意白夜。鄭三熙表示,他就是感覺白夜可憐,比起和嚴他更能體會到白夜心裡的痛,失去哥哥的痛,生活的痛。鄭三熙認為,他了解白夜的艱辛,知道她的故事後自己心裡很痛,他買畫只是給白夜一點幫助,實現她自己賺錢供俊書讀書的心願。聽到鄭三熙的一番剖析表白後,和嚴才了解原來白夜還有他不知道的痛,也明白自己錯怪了鄭三熙。趙常勳在家裡艾炙了一次,被徐銀河埋怨,他只能放棄。吳月蘭知道後,讓趙常勳到自己家裡幫他艾炙,並且表示必須堅持每天艾炙才會好的。吳月蘭為自己孤身一人而感覺落寞,趙常勳於是提議陪她去散散步,看到年輕情侶一起騎自行車,他們也不自覺地騎起單車來,吳月蘭特別開心能和趙常勳這樣在一起。和吳月蘭一對比,趙常勳才體會得到,徐銀河一點也在意他的想法,越來越感覺到徐銀河的不是來。和嚴仔細想了想鄭三熙的話,他更加想守護白夜,於是去找徐銀河,跟她說明了自己對白夜的心意,希望徐銀河可以讓白夜離開他們家。徐銀河知道和嚴喜歡白夜,感覺就像是天上掉餡餅的事,可是白夜居然拒絕了和嚴,她只能探聽和嚴的意思,堅定他說服家裡的決心,心裡盤算著白夜如果懷了孩子就好了。文貞愛害怕和嚴跟白夜有點什麼,找來鄭三熙希望他幫忙勸說和嚴。

第118集
吳月蘭回想和趙常勳去公園的事,感覺兩人是如此的合拍如此的默契,有點後悔自己當初先結婚了。趙常勳心裡也漸漸放不下吳月蘭,時常想起跟她在一起時的幸福感覺。徐銀河把見和嚴的事告訴白夜,假裝自己沒有野心,想以媽媽的心情,希望白夜能得到幸福,讓她離開這個家,跟張和嚴在一起,按照張和嚴的想法做,全心信賴他。白夜漸漸被徐銀河的表面功夫迷惑了,看到她對俊書好,又說出如此溫暖自己的話,有些相信她。和嚴看到白夜的髮型變了,以為她的心理有了變化,還有一絲絲的高興,沒想到白夜是因為鄭三熙的話改變的髮型,和嚴就不高興了,覺得原來的髮型更好看,還讓白夜必須經過他的同意才能改變。鄭三熙把白夜約出來吃飯,想要跟白夜的關係更近一步。鄭三熙想知道,白夜跟和嚴有沒有什麼計劃,要她明白跟和嚴在一起的處境,而他因為認識了白夜,漸漸改變了不信任女的想法,所以他確定自己喜歡白夜。鄭三熙讓白夜可以慢慢考慮他的表白,不用對他的話有所負擔。和嚴質問三熙為何讓白夜改變髮型,而三熙則把自己表白的事告訴和嚴。鄭三熙告訴和嚴,因為和嚴的話他想了很多,剛開始沒有意識到自己對白夜的心意,以為只是關心,但是現在他跟白夜表白了也被拒絕了。和嚴知道鄭三熙對白夜有別的企圖,一下子就把臉拉下來了,要求三熙不得再跟白夜聯繫,不要再找白夜當助理作家,也不要再關心白夜。和嚴不放心鄭三熙對白夜的追求,再一次跟白夜提出了結婚的要求。

第119集
和嚴和白夜一直很親近,讓文貞愛和婆婆都很不放心,武嚴又沒有生到女兒,她們為此煩憂不已。文貞愛覺得問題不在白夜,而是和嚴一直纏著白夜,婆婆沒有辦法之餘,甚至都想死了留下遺言不讓和嚴跟白夜在一起。和嚴已經在找房子,白夜同意和他一起去看房子,並同意明年再考慮他們之間的事,和嚴非常開心。徐銀河再次勸白夜,沒有父母的福,但是有老公福也是不錯的,讓白夜緊緊抓住和嚴,跟他一起搬到新的公寓去住,她期待著白夜跟和嚴結婚,帶著俊書一起過富豪的生活。吳月蘭為趙常勳做了艾炙,知道吳月蘭被朋友放鴿子,於是便和吳月蘭一起去看電影了,兩人很愉快的在一起,感覺就是熱戀的情侶。潘錫把和嚴找房子的事告訴了武嚴,還說白夜即將從羅丹的家裡搬出來,他和善芝都不高興和嚴跟白夜在一起。武嚴質問和嚴找房子的事,和嚴當著家里人的面,說是為白夜找的房子,所有人的臉都一下子沉了下來。徐銀河為了白夜能跟和嚴在一起,對白夜特別的好,很細心地照顧她。文貞愛和婆婆聽到和嚴說,白夜要搬出羅丹的家,她們開始憂心了,如果白夜同意結婚的話,她們不知道要怎麼辦,但要堅決反對到底。善芝特意去找白夜,把文貞愛找鄭三熙的事告訴白夜,表面上替白夜難過,其實是要告訴白夜,她不被婆家接受,逼著白夜要拒絕張和嚴。白夜很難過一直疼愛她的文貞愛會這樣,痛哭了一陣後,決定跟鄭三熙見一面。白夜告訴鄭三熙,聽了三熙的話,她決定跟三熙在一起,讓三熙做個決定,是為了她放棄跟和嚴的友誼,還是為了友誼放棄她。

第120集
白夜告訴鄭三熙,在他跟和嚴之間,她選擇了鄭三熙,想知道鄭三熙是選擇她還是跟和嚴的友誼。白夜很有信心要跟鄭三熙在一起,所以鄭三熙也做好了他的決定,把和嚴約過來坦白清楚,以免白夜以後為難。鄭三熙告訴和嚴,自從他說了之後,他很清楚地想了和白夜之間的感情,他也認清了自己對白夜的感情。白夜也告訴和嚴,她也和鄭三熙一樣,發現了對彼此的感情,兩個人非常的合適也非常的理解對方,所以她要跟鄭三熙在一起。和嚴不相信白夜說的話,也不認為自己不了解白夜,更加不相信他們之間這段時間的感情是假的。白夜很認真地告訴和嚴,因為有人暗戀自己而給了和嚴錯覺,但現在她的確和鄭三熙有了心電感應的感覺。和嚴認為鄭三熙和白夜之間就像是演一場戲欺騙他,可是他找不到任何的證據,白夜更是很認真地一再表示,她的難處和嚴並不能理解,跟和嚴在一起她有太多需要忍耐,而在鄭三熙面前她卻什麼也不用隱藏,他就可以了解到自己的苦。雖然白夜的心變了,決定也變了,但和嚴仍舊不肯放過白夜,仍想繼續這樣守護著白夜,希望白夜有一天能回心轉意回頭,他願意一直等候那一天。面對鄭三熙,和嚴不去怨恨了,他明白並不是鄭三熙做錯了,而是自己做的不夠。鄭三熙會為了白夜,以後安定下來生活,而和嚴根本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在他心裡,白夜就像是自己的分身,一時受不了的他差點想自盡。鄭三熙阻止了和嚴,和嚴只能將所有的痛全都發洩在三熙身上,狠狠地揍他一頓。白夜痛哭之後,把結果告訴給善芝,讓她轉告家裡的長輩,免得自己再被她們怪責。徐銀河對俊書特別的好,白夜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她把徐銀河是俊書親奶奶的事告訴給孝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