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城市獵人 1-10

城市獵人11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1

故事發生在1983109日的一天,一位名字叫慶熙的婦女正在分娩,而她的老公卻不在身邊陪伴,原因是他正在緬甸執行著保護國家元首的任務。

武烈是一名國家安保人員,在緬甸執行任務的時候親眼目睹了一場爆炸案件發生在眼前,元首被炸,同事們血肉模糊,而此時他的老婆也在國內為他產下了一名男嬰。慶熙聽到新聞報道,悲痛的以為丈夫已遭不測。
韓國高層接到情報說被抓到的爆破人員招認出自己是北韓軍偵察局特工隊所屬,而他們的任務就是來刺殺韓國總統的。出於氣憤,韓國5位高層元首開會決定選出20名特工潛入平壤,奪取總共30名北韓軍將領的性命。
武烈和真彪很快集結了20名出色的特工,分配好了各自的任務後,長官走來以自己的性命擔保他們要平安歸來,並且告訴他們在任務結束後會派潛水艇接他們回國。武烈和真彪帶領部隊順利潛入平壤去完成了祖國交給他們的任務。可是韓國內部的幾位高層領導人卻發生了意見分歧,這次隱瞞總統作出的報復行動被決定撤銷,派出去的20名特工也被大家決定全部滅口。駐美大使,安企部長,國防部長官,財經部長官和軍方長官幾人爭執不下,除了直接領導武烈的長官,其他幾人意見一致,最後長官只能忍痛接受他們的決定。
武烈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腿部意外受傷,真彪照顧著武烈而落在眾人之後,大家潛入海裡見到潛艇紛紛奮力遊到潛艇附近準備登艇回國。卻在潛艇附近遭到了射擊,武烈為了保護真彪,把真彪壓在自己的身體下面,子彈穿透了武烈的身體,真彪卻因此得救。
  真彪帶著仇恨回到國內,潛入了長官的辦公室裡,正準備進行報復行動,卻有人趕來。真彪留下字條,從窗戶離開。真彪找到了慶熙的住所,偷偷抱走了襁褓中的嬰兒,為慶熙留下字條,告訴她武烈已經犧牲,讓她去尋找自己的幸福。慶熙發瘋一樣的呼叫著孩子,卻無奈真彪下定決心帶走孩子日後為武烈復仇。
轉眼李潤成已經17歲了,他在一次去集市遊玩的時候恰巧遇見了一位被欺負的韓國廚師裴食重,因為相同的血統,潤成出手救了他。從此後裴食重就留在潤成和真彪身邊照顧他們的飲食。潤成無意中在裴食重身上看見了一張韓國女孩的照片,問起裴食重,他告訴潤成她叫金娜娜。
潤成救下裴食重而得罪下的人很快找到這裡,潤成因為他們開槍殺死了被他視為母親的女人而憤怒,隻身前去追趕。真彪擔心潤成的安危,及時追了上去並在危機時分救出潤成,可是潤成卻大意踩到了附近埋下的地雷。真彪為了救出潤成被炸傷了一條腿。回到家裡,真彪把潤成的父親武烈的故事說給潤成聽,並要求他回去替爸爸武烈復仇。潤成從此被送往美國攻讀網路技術學科,在美國學習了7年後,拿下了電腦網路技術博士學位後,真彪安排他回到了韓國。 


2
娜娜因為父親成為植物人住院,10年來一直努力賺錢為爸爸付出高昂的醫藥費。她努力為湊足爸爸的手術費而做著各種兼職工作。
這天,李潤成為了調查當年的財政部長官而刻意接近他的情人金美熙,兩人因為喝酒而找了金娜娜作為代駕人員。潤成把金美熙帶到酒店的房間裡,千方百計套問長官受賄的事情,試圖從中找出證據。可是話說到一半,娜娜打來電話索要手機,潤成不理,娜娜見到自己的手機在潤成車裡放著,上面顯示醫院打來電話,娜娜急忙趕回了醫院。
娜娜哭著求醫生為爸爸做手術,潤成趕來丟下了娜娜的手機並且告訴醫院他已經替娜娜交了醫藥費,要醫生為她的爸爸做手術。娜娜急忙追趕到醫院門口拉住潤成的車門問他銀行帳號,並且表示一定會還給他錢的。潤成並不想娜娜還錢給他,開車揚長離去。
第二天清晨忽然接到電話通知,她已經被青瓦台警察局聘用,成為了一名青瓦台的特別警員。而潤成也同時來到了青瓦台,令娜娜驚詫的是李潤成竟然是作為網路博士來到這裡。聽到李潤成竟然是MIT畢業的博士,娜娜幾乎不相信這個地痞竟然是博士。
娜娜堅持索要潤成的帳號,潤成提出由娜娜做他的代駕,以她的勞務費來還潤成替她支付的醫藥費,娜娜同意,兩人簽訂了協議書。
娜娜和潤成被一起派遣去保護總統以及他的家人,娜娜的任務就是保護總統的小女兒多惠。而如今的總統,竟然就是當年武烈和真彪的頂頭上司,也就是派遣他們去北韓的長官。
潤成問起為什麼5個人中真彪只告訴他李慶莞這一個人,真彪告訴潤成只要除掉李慶莞,其他4人就會自動現身。潤成請求以他自己的方式去解決,而非用武力。
娜娜陪著多惠一起去上課,無意間卻傷到了多惠的自尊心。多惠傷心自己做了總統女兒後就再也不能交一位朋友。多惠要娜娜和申恩雅陪她一起去夜店狂歡。

3
英株申請拘捕李慶莞未果,和上司爭吵起來。回到辦公室後英株收到一份郵件,裡面放的全部是李慶莞剋扣兒童基金的證據,英株馬上請求拘捕李慶莞,可是由於國會議員的拘捕條件限定,李慶莞有權為自己做出辯護,英株未能出示所有證據,李慶莞被無罪釋放。申載東向李慶莞說出搶走包的人是認識宋美辰和宋道晨兩姐弟的人,李慶莞提出利用這兩名貧困兒童查出搶包的人是誰。 
總統的女兒多惠來請求爸爸讓青瓦台的一名職員做她的課外老師,總統沒有發表意見,多惠意見高興的出去了,她心中的李潤成就是她的理想對象,她想通過爸爸賦予自己的特權去接近李潤成。多惠找到潤成請求他做自己的課外老師,卻被潤成當場拒絕。娜娜看在眼裡,告訴多惠不要接近潤成,因為他是個很不近人情的人。
娜娜約潤成中午一起吃飯,潤成卻告訴娜娜他中午有重要約會,娜娜誤會潤成有了女人。潤成到機場接到了裴食重大叔,裴食重見到了多年未見的潤成,激動的抱住潤成哭了起來。潤成見到裴食重大叔也分外開心。
李慶莞吩咐申載東把宋美辰姐弟選為慶祝活動的花童,他想藉此引出兩名兒童背後的人。潤成卻早已成竹在胸,安排裴食重先行進入會場做自己的內應。
李慶莞在抓住潤成後,囂張的向他說出自己侵吞兒童基金的事情,他原本以為潤成再也沒有能力逃脫自己的掌控,誰知他的話卻被潤成眼鏡上的微型攝像機全部錄製下來,並且通過裴食重大叔的配合馬上上傳到網路,並且在李慶莞發表演說的時候在螢幕上直播出來。
李慶莞立刻被另一要員派人帶走,並且下令處死李慶莞以免他的事情敗壞波及到另外4人的安全。潤成及時救出李慶莞,並且把他以巨大包裹的形式發給了檢察官英株。報社的記者紛紛接到電話趕往檢察院,在眾多記者的包圍下,英株打開包裹,裡面的李慶莞身上掛著幾個軍人的軍牌,被媒體紛紛曝光。
潤成做完了這一切趕去和娜娜以及宋美辰姐弟一起到音樂噴泉玩耍,以排解心中的鬱結之氣。晚上真彪打電話給潤成責怪他不該以這種手段對付李慶莞,因為他們都會被保護,這樣根本起不到懲罰他們的作用。潤成堅持要用自己的方法使他們徹底破滅。 

4
真彪讓潤成去與母親見一面。來到店裡慶熙獨自一人在飲酒,慶熙並不知道這個就是自己一直尋找的兒子,正在這是娜娜和多惠三個人來到了這裡吃飯,娜娜發現了坐在一旁的潤成,多惠連忙黏了上去讓潤成幫助解決數學題,慶熙聽說潤成是博士很為潤成的父母高興,潤成沒吃心情複雜的離開了。
多惠躺在床上不起來要讓潤成來當自己的老師給自己補習,總統夫人稱會想辦法安排的但補習班還是要上的如果再考不上大學總統會很沒面子的。
對李慶莞社會福利救助貪污事件的遊行活動正在進行著,高喊著不能讓國會在任意欺凌我們的孩子的口號,一旁的電視台也在報道著這一事件。幾個一個派系的高官們坐在一起討論事態的進展,稱民怨滔天並囑咐不要站在李慶莞那邊小心一起栽了,檢察廳長稱這次金檢察官是要誓言走到頭,大家稱現在避風頭才是最主要的。
真彪交代金章國總統崔恩燦和李宗莞周圍的人都要注意,要查處剩下五人會的三個人,並說自己是當時21個人中唯一一個活下來的人。
娜娜的住所要被拍賣,潤成打電話問裴食重到底跟金娜娜什麼關係,並告訴了他娜娜家要被拍賣的事,掛了電話急得裴食重用力的拍著自己的腦袋。娜娜來找負責單位稱自己現在有特殊情況還不能搬家,負責單位稱如果中標者申請強制執行那自己也沒辦法,娜娜找對方要來了電話要自己聯繫。娜娜來找中標單位的社長稱自己有苦處自己沒地方住,但社長很不耐煩的說自己也不是慈善家就把她趕了出去,傷心的娜娜站在路邊哭泣。 
在一旁看著的潤成給她打電話說需要代理駕駛,並說三十分鐘到的話債務都一筆勾銷就掛了電話,娜娜來到指定地方問潤成又沒有喝酒要什麼代駕,並說本來以為潤成只是不會表達自己的感情,現在發現潤成就是這樣的人,將潤成送到家娜娜就離開了。
上司來找娜娜兩人讓兩人除了做多惠的警衛空閒時間要做政要徐龍學前任國防部長的警衛,並說以前有過大選收到恐怖襲擊的事,兩個人見到了徐龍學,徐龍學拜託娜娜幫忙選一個50歲女人喜歡的背景音樂說是自己跟夫人的結婚紀念日。

5
娜娜把徐龍學一家安排躲到桌子下面,自己卻被突如其來的一個人影拉倒在地上,黑暗中金娜娜臉部被對面樓頂射來的子彈擦傷。娜娜檢查現場的時候發現了潤成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子彈項鍊,但是她不知這個救下她的人就是潤成。
徐龍學家的三兒子向爸爸提出不想去服兵役,可是徐龍學堅持不肯答應小兒子,因為家裡兩個兒子都沒有去服兵役,現在連小兒子也不去的話,恐怕會被查出問題。娜娜因為法院郵來強制執行搬家的通知而難過,潤成看在眼裡,急忙通知裴食重叔叔去解決。英洙聽到娜娜給姑姑金檢察官打電話說起房子的事情,急忙去找到房主商談買下他的房子,可是房主不肯妥協,最後卻被裴食重買下了房產。
娜娜收到長腿叔叔的卡片,高興的去找世熙,潤成一直跟著娜娜,到了世熙的寵物醫院,發現兩人竟然也認識。談話間英株從寵物醫院裡出來,娜娜問起他們,才知道兩人是10年前就認識的朋友。
幾人一起喝咖啡的時候,娜娜在電視中看到金鐘植前教育部長官的事情,娜娜討厭的關掉了電視,大家都感覺出她的反常,娜娜推說不喜歡這個人。離開的時候,英株和潤成同時請求送娜娜回家,娜娜坐上了英株的車子,並且拜託英株幫忙調查一起10年前的車禍案子,因為那是造成她一家生活窘迫的根源。


線上看

6
娜娜跑去質問潤成為什麼要買下她的房子,潤成逞強說自己想要住的離青瓦台近一些,並且投資那個房子會有很高的收益,潤成讓娜娜儘快空出房子給他住。娜娜氣憤的轉身離去。
潤成下班後等在娜娜家門前,娜娜收拾了行李準備離去,臨行把家裡的小狗交給潤成讓他代為照顧。潤成因為要修整娜娜的窗子護欄,向娜娜索要家裡的鑰匙,娜娜負氣收拾行李離開了家裡,潤成開車一直跟著娜娜,直到她去了醫院看望爸爸,潤成發現了一直跟蹤在後面的保鏢,知道娜娜會有危險,設計引開了保鏢。
李潤成和裴食重大叔查出了徐龍學兒子因為逃避兵役而造假醫療資料的問題,決定揭發他的醜聞。
潤成為了讓娜娜回家,推說讓娜娜回來收拾狗屎,娜娜無奈只好回家收拾。潤成為了讓娜娜留下,提出免月租讓娜娜住進這個房子和他一起,條件是娜娜每天幫他做飯收拾房間,潤成進一步提出娜娜柔道4段,並且兩人對彼此都沒有好感,住在一起也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娜娜考慮良久答應了潤成的條件,從此兩人住在一個屋簷下。
潤成在酒店遇見了世熙,而英株到處尋找世熙,世熙卻關了電話,潤成和世熙一起喝酒,等待尋找時機再次進入郝德森房間取回攝像設施。英株遇見了再次保護徐龍學的娜娜,離開時卻看見世熙和潤成一起進入客房。徐龍學派娜娜去房間替他拿回落在那裡的文件,娜娜上樓去卻見開門的竟然是潤成,而世熙卻從潤成身後走了出來,英株這時也趕到,四人相見,全部驚得目瞪口呆。

7
隔壁房裡的徐龍學助理拿出文件交給金娜娜,金娜娜拿了文件急忙離去。真彪打電話叫李潤成回家,潤成回去後真彪問他是不是因為女人而經常不回家。潤成否定真彪的推斷,真彪警告潤成不能有愛情,一旦有了愛情就是他毀滅的開始。 
娜娜因為生氣,獨自去了慶熙的小店吃飯,慶熙特別照顧的送給娜娜一些小菜,娜娜帶回家裡高興的吃了起來。潤成回到娜娜家裡,娜娜因為生氣堅持不理潤成。潤成取笑娜娜是在嫉妒,娜娜解釋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潤成向娜娜解釋了和世熙在房間裡是因為酒撒在了衣服上面,世熙幫他拿了衣服去乾洗。娜娜發現自己錯怪了潤成,並奇怪自己為什麼會如此在意。
兩人一起吃飯,娜娜提起小菜是慶熙大嬸送的,潤成提出要和娜娜一起去為慶熙送回飯盒。可是兩人到了慶熙的小店後發現慶熙身體不適,娜娜讓潤成背起慶熙,兩人送慶熙回到了家裡。見到慶熙生活的如此落魄,潤成心裡不由得傷心難過,一個丟掉了他的親生母親,如今卻生活的如此窮困潦倒。而這一切卻都被真彪看在了眼裡。
隔天真彪去看望了慶熙,慶熙乍一見到真彪,立刻撲上去撕扯真彪叫他還回自己的兒子。真彪告訴慶熙兒子根本就不知道有她這個媽媽的存在,慶熙幾乎崩潰的告訴真彪立刻把孩子還回來,並且叫真彪把這些年接濟給她的錢全部取走,因為她一分錢也沒有使用過。真彪解釋說到了應該告訴她的時候,他就會帶著她的兒子來見她。
總統崔恩燦主動來找潤成請求他作為女兒多惠的輔導老師,潤成推脫不掉,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總統的請求。多惠接到爸爸電話後,興奮的立即去找到潤成請求他馬上開始教課。潤成向多惠表示她不是他喜歡的女孩,多惠問起潤成喜歡的女孩是什麼類型,潤成說出了娜娜的形象,娜娜卻誤會成了世熙。
潤成找到了懲治徐龍學家裡三個免除了兵役的兒子的方法,向裴食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裴食重極度誇讚潤成聰明。娜娜等在公車站,被徐龍學的三兒子徐東勳騷擾,裴食重見到急忙打電話給潤成。潤成驅車趕到,聲稱娜娜是自己的女人,及時帶走了娜娜。
感到無聊的多惠帶著娜娜和申恩雅一起去了酒吧,卻意外的遇見了徐東勳。徐東勳再次騷擾娜娜,被潤成站出來阻止,徐東勳把潤成帶到外面狂打,裴食重卻在暗處錄下了徐東勳打人的錄影。多惠見到潤成挨打,急忙上前制止,徐東勳不小心推倒了多惠,早已忍耐多時的娜娜和申恩雅立刻上前打倒了徐東勳。聽說是徐龍學的小兒子後,申恩雅不再堅持報警,娜娜藉機放了徐東勳。

8
娜娜果斷的開了搶,打在正準備飛身躍下的李潤成肩上。潤成肩部中彈,卻堅持翻身跳下樓頂。潤成借助早已準備好的繩索逃生。英株趕到樓頂,急忙命令封鎖潤成逃離的三號門。潤成無處可逃,情急之下急中生智開車到了世熙的寵物醫院裡。潤成忍著劇痛挖出了留在體內的子彈,自己簡單的處理好了傷口。
徐龍學醒來後感覺沒有任何不適症狀後,堅持要繼續發表演說,以求取得人民同情獲得更多選票。世熙發現了逃入寵物醫院裡的李潤成,潤成請求世熙幫忙處理傷口。世熙沒有過問潤成原因,只是仔細的替他處理好了傷口並為他掛了吊瓶預防傷口發炎。路上警車全體出動搜查,世熙勸潤成留在醫院裡,當晚潤成就留在了世熙那裡過夜。
娜娜獨自在家裡因為潤成的夜不歸宿而生氣,次日清晨娜娜為潤成帶了換洗的衣服準備去上班。可是當娜娜路過世熙的寵物醫院,卻見到潤成穿了留在世熙家裡的英株的衣服和世熙話別。娜娜急忙轉身逃離那裡,卻被迎面趕來的自行車撞到。潤成上前拉住娜娜試圖解釋清楚,娜娜卻不聽潤成的解釋並把他摔在地上。
潤成和娜娜一起去青瓦台上班,練習射擊的時候,潤成擔心娜娜會成為他今後的對手而心裡難過。潤成勸娜娜換一份工作卻不被娜娜理解。
英株見到潤成穿著自己的衣服來上班,誤會潤成和世熙有什麼事情,潤成卻不理會英株的誤會,令英株十分氣憤。而潤成卻警告英株已經分手了就不要繼續理不清和世熙的感情,還要裝作長腿叔叔糾纏在娜娜周圍。
潤成和裴食重兩人商量著如何在下次行動的時候讓娜娜做不成徐龍學的警衛員,最後兩人決定用花盆砸暈娜娜,可是糾纏中失手落下的花盆雖然打中了娜娜,卻沒有令她受傷。潤成拉起裴食重急忙逃離。潤成一計不成又施一計,在給娜娜的飲料裡下了瀉藥,可是卻陰差陽錯的被申恩雅喝了下去。
多惠提出去唱歌,幾人到了KTV,潤成由於約了裴食重提前離去,此時申恩雅的肚子開始發作,急忙去了廁所,娜娜偶然間看見了裴食重,想起了當年就是這個人做證使自己父母的車禍沒有得到一分錢的賠償,娜娜為了重新調查當年的車禍,急忙追趕出去。此時多惠和兩名女子發生了口角,由於申恩雅身體不適不能對多惠進行保衛工作致使多惠和兩名女子大打出手被圍觀者拍了視頻。視頻在網上流傳了出去,娜娜和申恩雅因此被處分,而娜娜則被停職兩周。 
第二天潤成送娜娜回家後開車離開準備去徐龍學的演說現場行動,娜娜卻在潤成離開後接到電話,徐龍學指名要求娜娜的保護,娜娜接到命令後開心的趕往活動現場進行保衛工作。潤成輕鬆的把在酒店錄下的視頻切換到徐龍學的演說視頻中去,徐龍學當眾出醜被警衛員護送離開。可是潤成撤退的途中卻遇到了英株。

9
潤成忍住肩膀上面的劇痛死死拉住娜娜,雙手流滿了鮮血,拼命把娜娜拉了上來。娜娜剛剛問了一句上次遇襲現場是不是也是你救了我,潤成沒有回答她,丟下娜娜追蹤徐龍學而去。
娜娜接受調查的時候,回想起城市獵人的眼睛竟然極其熟悉,隱約感覺好像是潤成,娜娜立刻警覺的閉口不語。潤成受傷嚴重傷口發炎,可是他仍然擔心著娜娜,站起身欲前往探視,卻忽然暈倒在地。
潤成派裴食重去了世熙的診所請來世熙為他輸液。世熙警告他再不好好接受治療,肩膀會毀掉的。世熙聽到潤成在睡覺的時候說出了金鐘植的名字,提醒潤成金鐘植就是金英株的爸爸。真彪打電話給李潤成,責備潤成把幾人送進了他們親人的手裡,英株一定會保護他的爸爸和幾位叔叔伯伯的安全使他們不會受到懲罰。 
娜娜由於手中的槍被搶,受到科長的嚴厲責罵,最後科長通知她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人事科將會取消她的警員資格。
英株出事了一份材料,檢舉徐龍學的所有罪名的投訴信,搜查官趕來報告英株那份資料的指紋鑑定是李慶莞的。徐龍學大怒,英株問起28年前的被保密資料的失蹤軍人時間,徐龍學堅持稱不知道。
真彪找到娜娜的住處,讓娜娜打電話給潤成,潤成見到真彪竟然找到娜娜,擔心真彪傷害娜娜,急匆匆趕回了娜娜家。真彪離開娜娜家時,告訴潤成他不可以擁有愛情,否則他將有可能死掉。
英株拿到現場服裝的調查,上面香水的預售名單出現了潤成的名字,引起了英株的聯想。幾次事件現場都出現潤成的身影,甚至和他交手的城市獵人的眼神看起來都蠻像潤成。
潤成讓裴食重收拾好了行李先行離開,他留下來要和娜娜做最後的道別。娜娜準備了潤成喜歡的晚餐,回到家裡見潤成睡在了沙發上。娜娜用手擋住潤成的臉,驚然的發現潤成的眼睛和額頭就是兩次救了她的城市獵人。娜娜險些驚呼出聲,潤成卻在這時醒來。潤成說了很令娜娜傷心的話後離開了娜娜的家裡,因為不能有愛情,為了保護娜娜的安全,潤成只能忍痛說出狠心的話離開了娜娜家。

10
潤成見到真彪化裝成醫生潛入醫院殺死了李慶莞,同時卻也殺害了兩名無辜的警察,心中對真彪的做法十分反對,他向真彪明確表示一定會制止他繼續這樣做下去。可是李潤成沒有覺察到英株已經派人跟蹤了他,並且來到了真彪家的外面。
英株對潤成在幾次事故的時間的不在場證明做了調查,發現潤成每次事件的時候都有足夠的不在場證明,而且每次都是和不同的女人在不同的酒店開房。但是英株經過分析發現,每次事件發生的時候,潤成入住的酒店都是離現場不遠處,僅用幾分鐘就能到達現場。為了證明潤成就是城市獵人,他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搞到潤成的頭髮或者血液和城市獵人留下的血跡進行DNA比對。
電視裡看到李慶莞被殺的消息後,娜娜對於大眾懷疑是城市獵人的作為的猜測感到不安。娜娜相信潤成絕對不會做出那種事情。娜娜失落的到潤成曾經住過的房間懷念潤成在的日子,卻在櫃子下面發現了裴食重掉落的慶熙和武烈真彪的合影。娜娜想起曾見過的潤成爸爸真彪,聯想到慶熙有可能就是潤成的媽媽。
潤成到咖啡店裡找到在那裡打工的娜娜,拿了金鐘植的資料問起娜娜為什麼要收集他的資料。娜娜說出是因為這個人令她成了沒有母親的孩子並且為了爸爸的巨額醫藥費辛苦了10多年,娜娜說出裴食重的形象,這個人使她的父母由被害方變成了肇事者。潤成斷定娜娜說的那個人就是裴食重,氣憤的回家質問裴食重。裴食重見潤成知道了事情的經過,無奈只好向李潤成說出了事情的經過。為了這件事情,他一直愧對娜娜,所以請求潤成照顧著娜娜的生活。 
娜娜接到通知可以重新回到青瓦台做補助保鏢,在柔道訓練中,娜娜面對潤成,卻再也下不了手去摔他,因為她已經知道潤成肩膀有傷。潤成卻反手把娜娜輕輕的摔倒在地上,轉身離開了訓練場。
娜娜沖了咖啡送到潤成面前,潤成卻因為娜娜再次回到警衛隊而惱火。潤成說出傷害娜娜的話,娜娜卻向潤成表白說出喜歡他。潤成狠心拒絕了娜娜,轉身離去。潤成帶著多惠到大學裡學習,娜娜和申恩雅自然也隨行而去。幾人見到大學裡的學生們為了學校宣傳的半價學費沒有實行而進行了示威活動。娜娜和申恩雅都對學費的高昂表示感慨。
潤成發了短信給娜娜叫她出來代駕,娜娜興奮的化了妝前來見潤成。卻沒想到潤成這次卻是帶著一個妖豔的女人要娜娜代駕去酒店開房。途中因為潤成和女人在車裡親熱令娜娜十分惱火。娜娜把車停在了路邊,趕走了車裡的女人,嚴肅的告訴潤成如果只是想讓她離開,不用這麼麻煩,她會主動離開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