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城市獵人 11-20(完結)

城市獵人22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11
娜娜假裝死者家屬混進了血液檢驗中心,在英株即將看到潤成的時候及時從後面拉走了潤成。潤成見到娜娜,帶著她一起離開了那裡。潤成問娜娜什麼時候知道他的雙重身份的,娜娜回答說當她在電視台被潤成救起的時候,看到潤成的眼睛,就認出了那就是潤成。潤成卻無情的告訴娜娜今後不要再和他有任何聯繫,當天即使是申恩雅他也會去救。潤成為了保護娜娜無情的轉身離去,娜娜卻對潤成仍然懷有感恩和愛慕的心情。
在青瓦台中午吃飯的時候,長官責怪潤成昨天沒有出席重要的會議,導致報告泡湯,娜娜替潤成說話,潤成卻不領情的走開。潤成找娜娜到長椅談話,娜娜趕到後潤成告訴她不要忽視自己的警告,今後不要和他有任何往來。娜娜看著潤成的背影,最後問了一句殺害李慶莞的人是不是潤成,潤成卻忍住沒有回答。
潤成為了和娜娜保持距離向上司遞交了辭呈,上司極力挽留,潤成卻去意已決。臨行前收拾東西的時候,把零錢包給了高奇俊,高奇俊送給申恩雅,通過申恩雅娜娜知道那個和她手裡一樣的零錢包是潤成準備送給女朋友的。
真彪來到醫院見到英株已經找到慶熙,勸說慶熙按照他的意思轉院,慶熙問起兒子的事情,真彪撒謊說她的兒子已經死去了。慶熙傷心的感覺到沒有了兒子她也沒有活下去的意義,支走了看守她的真彪手下金章國獨自離開了醫院。潤成心情難過,吃不下飯來到醫院見媽媽,卻見媽媽已經離開了,潤成找到真彪問媽媽的下落,真彪撒謊說慶熙已經被他轉移到安全的醫院,如果潤成不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就會失去媽媽和娜娜兩人,潤成氣憤的離開了真彪的家。
娜娜接到裴食重發來的申述書,上面陳述了當年車禍的經過並且附上了當年金鐘植收買他的時候銀行單據複印件,娜娜驚喜異常,興奮的去檢察院找姑姑。在英株的電腦上娜娜見到了長腿叔叔給自己的箴言,娜娜了解到英株應該就是自己多年一直想見的長腿叔叔。娜娜約來英株詢問了長腿叔叔的事情,英株承認自己就是長腿叔叔。娜娜把裴食重寄來的證據交給英株並且告訴他自己一直打算重新審理當年的案子,一定要讓肇事者金鐘植面對現實承擔責任。英株面對爸爸的無恥行徑,只好閉口不語。
潤成在網路上面查找大學的學費,金鐘植的大學有2千億的資金流向不明,而金鐘植的帳戶根本就沒有這筆錢,至於這筆錢去了哪裡,潤成一直對此迷惑不解。 

12
裴食重去車裡取了電話回來,見到娜娜受傷昏倒,急忙打電話給世熙讓她準備手術,潤成和裴食重一起把娜娜送到世熙的動物醫院,世熙見娜娜失血過多,建議他們送娜娜去醫院,可是娜娜醒來卻不同意去醫院。最後潤成提出用他的血輸給娜娜,因為他是O型血,世熙擔心潤成輸血過多也會有危險,在潤成的堅持下世熙只好同意。
裴食重無意中發現了安裝在燈上面的監聽器,潤成氣憤的去真彪家找他理論。沒想到潤成在門外卻聽到真彪和金章國的對話,潤成震驚於自己欽佩多年的爸爸竟然無情的把自己從母親手裡搶走,並且撒謊說是媽媽拋棄了他。潤成警告真彪不要動他的親人包括裴食重、媽媽和娜娜,否則他就算賭上性命也不會善罷甘休。
潤成傷心的回到家裡,娜娜向潤成告別並且告訴他今後會和他回到不認識之前的狀態,她準備從他的生命中消失,至於潤成救下她的命,也已經還完了。娜娜說完就要離開,潤成卻拉住她的手出言挽留。娜娜堅持離去,潤成追趕上去,從後面抱住娜娜。兩人的心彼此貼近,娜娜再也說不出離去的話。
真彪下定決心報仇,並且決定任何阻礙他報仇的人,都將會被他除掉,哪怕這個人是潤成,也不例外。金鐘植因為聽說城市獵人來到藏錢的密室而感到不安,他找來保鏢吩咐他把裴食重和娜娜再次抓來,這樣也可能會引來城市獵人。可是保鏢告訴他裴食重已經找不到,並且娜娜就是青瓦台的警衛員。娜娜知道了潤成的計劃要求加入懲罰金鐘植的行動中,娜娜強調金鐘植也是她的仇人,潤成最終同意娜娜幫忙。
潤成的科長找到高奇俊和申恩雅,請他們一起陪同找到潤成的家,勸說潤成回到青瓦台去上班。潤成和娜娜在門鏡裡看到幾人找來大吃一驚,急忙讓娜娜躲到樓上去。幾人到了潤成家裡,感覺潤成家裡的經濟狀況十分優越,都感大吃一驚。裴食重見到申恩雅馬上被她的美貌迷住,主動對申恩雅表示好感,申恩雅卻被潤成迷住。申恩雅提出參觀潤成的家裡,潤成急忙幫助金娜娜掩護。
娜娜告訴潤成她也是幾天前剛剛知道,英株就是她的長腿叔叔。娜娜想讓英株幫忙檢查金鐘植,李潤成大罵娜娜是熊娜娜。裴食重提出幫助娜娜洗頭,潤成急忙搶著幫娜娜洗,兩人在浴室裡打鬧成一團,彼此嘗到了愛情的甜美滋味。
金鐘植帶了大量現金去購物,潤成在後面拍攝了他消費的照片。最後看到金鐘植預約了一輛貨車,潤成知道金鐘植準備轉移那筆資金了。英株到了父親書房卻發現金鐘植正在密室裡把現金裝箱準備運走。英株上前問爸爸這是為什麼,金鐘植告訴英株其他大學也是這麼做的。英株勸父親去自首或者把錢還回學校,金鐘植不答應。潤成監聽到父子倆的對話,知道英株的煩心事來了。
潤成和裴食重娜娜一起按照學生的名單郵寄出他們的學費,署名均是城市獵人。真彪知道潤成騙了他後大發雷霆,決定對金娜娜下手。
為了慶祝成功,裴食重建議去超市購物做好吃的,娜娜和潤成一起到超市購物,娜娜走出自動門外,潤成剛想跟著過去,自動門卻忽然關了起來。此時娜娜一人站在地下車庫的門外,潤成在門裡眼見來了一輛摩托車朝著娜娜撞了過去。

13
娜娜在回家的路上告訴潤城今後遇見這樣的情況不要來救她,她不要潤城因為自己而遭受危險。回家後,兩人爭吵著讓對方注意安全,娜娜說出今後要更加強壯,爭取做潤城的守護者。裴食重到處打聽慶熙的下落,試圖幫助李潤城找到日夜思念的媽媽。
潤城和娜娜設計使監聽設備檢測的工人不能去金鐘植那裡工作,而他們則裝作工作人員到了金鐘植的辦公室裡安裝攝像設備。英株被檢察長強制交出城市獵人的資料給其他檢察官,他被停止處理這個案件,原因就是他是金鐘植的兒子,而城市獵人這次的行動目標就是金鐘植。城市獵人在金鐘植家裡奪取了2000億現金,檢察長不相信英株不知道家裡存放著這些錢。
娜娜配合李潤城安裝了攝像設備後出外喝水的時候看見英株進了金鐘植的辦公室。娜娜擔心潤城的安危,急中生智給英株打了電話。英株在金鐘植的辦公室正想接近潤城看清他的臉,接到娜娜的電話,急忙走了出去。娜娜機智的救了潤城出來,卻看見金鐘植的車回到辦公室。潤城和娜娜一起離開,潤城瞧見了金鐘植的車牌號。
英株繼續追查慶熙的下落,到了慶熙開的小吃部門前,卻看見了潤城坐在那裡。英株推想李潤城有可能就是慶熙丟失的兒子。他想到潤城已經在爸爸金鐘植的辦公室安裝了竊聽裝置,故意去金鐘植的辦公室假裝接到電話找到了慶熙。英株雖然懷疑潤城就是城市獵人,可是苦於沒有任何證據,只好發出短信再次勸說爸爸投案自首。
裴食重見到清新的綠茶,他買了一些去了青瓦台送給申恩雅,申恩雅打電話給潤城感謝他送來茶葉。潤城和娜娜正在家擔心裴食重的安危,聽說裴食重去了青瓦台,娜娜知道金鐘植派了人在青瓦台監視,急忙和潤城出發趕往青瓦台。可是當他們在路上見到裴食重,一輛車疾馳而來衝向裴食重,裴食重當場被撞飛,車輛揚長而去,潤城清楚的見到那是金鐘植的車牌號。潤城被憤怒燒紅了雙眼,他決定要讓金鐘植以同樣的方式離開人世。
英株在檢察官大會上被評為優秀檢察官而上台發言。娜娜買了鮮花準備送給英株,可是在英株上台發言的時候,螢幕裡卻播放出了英株勸說金鐘植自首的畫面。娜娜震驚異常,她今天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精神支柱長腿叔叔就是金鐘植的兒子。金鐘植生氣的離席而去,英株感到今天的事情一定是城市獵人所為,為了顧及爸爸的安危,英株急忙追趕出去。娜娜攔住英株的去路,質問他是為了安慰還是贖罪,做了自己10年的長腿叔叔。英株告訴娜娜,關於這些他日後一定會給娜娜一個解釋向她道歉,娜娜儘量拖延時間,可是英株不理她徑直追了出去。

14
英株見到爸爸被車撞到,飛身來到爸爸身邊,潤城趁此機會離開,回到車裡,他對今天的事情也感到十分憤怒。真彪打來電話,責怪潤城跑去準備救金鐘植,辜負了他飛車撞裴食重的苦心。娜娜回到裴食重的病房,見到潤城受傷十分擔心,潤城大喊著叫娜娜離開自己,並且說出不想看到娜娜也像裴食重這樣被真彪傷害。潤城告訴金娜娜裴食重的車禍就是真彪造成的,目的就是激發他心中的憤怒。
娜娜來到真彪的家裡向真彪請求放過潤城,讓潤城幸福的生活,真彪光怒之下用槍指著娜娜的頭,娜娜毫無畏懼,說出今後會和潤城一起並肩作戰。說完後娜娜從容離開,真彪感覺到了這個女孩身上具有的無所畏懼的特質。
千在萬吩咐手下保鏢如果發現金鐘植有醒轉的跡象,就出手除掉他。千在萬知道城市獵人的出現是為了83年的掃蕩計劃復仇,決心主動出擊,引出城市獵人。
潤城到醫院見到娜娜,責怪她不該獨自外出,娜娜告訴潤城今後不用再害怕真彪對她的傷害。電視裡傳來千在萬接受媒體採訪時候說的關於83年的秘密事件,他解釋說當時的被除名20名軍人盜竊了國家機密準備逃離,被部隊發現後在公海擊斃。潤城聽到千在萬當眾撒謊感覺十分憤怒。而真彪聽見後,立刻明白這是千在萬的計謀。他決定就利用Steve Lee的商人身份去見千在萬。
醫院裡裴食重醒轉過來,第一句話就告訴潤城他找到了潤城的媽媽,就在普陀寺。潤城急忙趕往普陀寺見到了生病臥床不起的媽媽。寺院裡的管事告訴潤城,慶熙因為知道兒子會來找她,一步也不敢立刻這個房間,也不肯到醫院去就醫。慶熙見到潤城到來,抱住兒子失聲痛哭。潤城見到了病重的媽媽,也難過的抱住媽媽,心中感覺對不起媽媽。
慶熙醒來要求接受治療之前先出去一天,因為她擔心自己接受治療後再也沒有機會出去。潤城同意慶熙的請求,帶著慶熙回家。慶熙說出今生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為兒子做飯。慶熙做了很多吃的,和潤城一起高興的在家裡吃了起來。潤城向媽媽道歉,這麼多年來一直怨恨著媽媽。慶熙答應兒子一定會好好活下去。
潤城提出等到復仇結束後要帶媽媽到美國治病,娜娜聽說潤城要離開,心情不免難過。娜娜提出要回到自己家裡去住,因為傷勢已經恢復並且她也不擔心真彪的暗算,潤城想到娜娜有可能對自己難捨難分,心中難過提前離開了娜娜家。
娜娜重新回到青瓦台去工作,而潤城為了金娜娜的安全,也回到青瓦台去上班。英株聽說千在萬和Steve Lee見面,十分吃驚。他找到83年的新聞,上面刊登了當年在爆炸事件中倖存的人名單,裡面赫然寫著朴武烈的名字。英株急忙到青瓦台去查找83年的警衛資料。
潤城找到千在萬的女秘書秀英,同她到酒店開房套出了千在萬的計劃。得知明天下午5點千在萬的會見行程後,用藥物迷倒了秀英。娜娜因為潤城又和女人開房而惱火,告訴潤城今後這樣的事情讓她來做,潤城回敬娜娜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不在場的證據都是女人完成的。娜娜無奈,卻表示不會退出行動。潤城聽到千在萬接到電話,命令手下殺害英株並且偽裝成自殺在他的家裡。潤城急忙打電話給英株,英株卻忘記帶電話。潤城急忙趕往英株家裡。

15
真彪打電話給潤城,提醒他英株已經對他們產生了懷疑並且開始著手調查83年的掃蕩計劃。李潤城回家後開始調查千在萬,娜娜想幫助潤城卻被潤城趕走。娜娜提出去醫院看望潤城媽媽,順便接裴食重大叔回家,誰知還沒出門,裴食重已經自己出院回家來了。潤城見裴食重回來十分高興,兩人告別裴食重先去醫院看望潤城媽媽。
在醫院走廊裡遇見了同是白血病患者家的孩子潤直,娜娜幫助孩子後感覺小孩非常可愛。兩人進去看望慶熙,慶熙見兩人一起來看望心情十分愉悅。趁娜娜出去後,潤城媽媽拿出自己年輕時候的結婚戒指給潤城,並且讓他送給娜娜。潤城拿了戒指出來,見到娜娜竟然在走廊裡的椅子上睡著了。娜娜醒來潤城卻急忙把戒指藏了起來,他沒有勇氣向娜娜求婚。
在醫院的前臺,英株見到娜娜和潤城走在一起,並且潤城幫助泰國來的患者翻譯,知道潤城在泰國生活過。英株感覺潤城就是朴武烈的兒子,要調查官去調查潤城的美國身份。
多惠悄悄拍攝潤城的照片,其中有一張潤城和娜娜的,因為照片裡面有娜娜,多惠把照片送給了娜娜,娜娜高興的送去給潤城看,潤城卻已經出去了。娜娜把相片鑲進相框送給潤城,潤城卻討厭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偷拍,不小心把相框掉到地上摔碎了,娜娜生氣的離開潤城的辦公室。潤城拿出媽媽給的戒指看了又看,還是沒有勇氣送給娜娜。
潤城走出辦公室,見娜娜正幫助裴食重拼湊資料。潤城拉娜娜一起出去散步,裴食重見了十分為他們高興。潤城接到電話說他的骨髓配型成功,潤城高興的準備好為慶熙捐獻骨髓。娜娜特地為潤城請求醫院讓他們母子在手術前一同睡在同間病房。潤城感謝娜娜替他著想的一切,當晚潤城高興的和媽媽一起睡。娜娜主動幫助潤城收集調查千在萬的資料。
裴食重到咖啡店裡找申恩雅,本來想請申恩雅喝咖啡,可是信用卡卻都被潤城凍結,裴食重回家生氣的和潤城發火並且拿了行李離家出走到了娜娜家。娜娜打電話給潤城,潤城急忙去娜娜家裡安慰和接裴食重回家,娜娜開心的看他們吵架和好。
娜娜到醫院看望潤城,潤城把自己的頭靠到娜娜肩上。娜娜問潤城為什麼不說喜歡她。潤城忍住心裡的話,等到娜娜離開後,潤城換上了城市獵人的服裝,告訴自己他要這樣活,所以不能說喜歡娜娜。


線上看

16
潤城感覺到自己做的事情每天都面臨眾多危險,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降臨。想來想去,潤城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財產資料交給裴食重大叔,並且告訴他這些足夠他到一個安全的國度去度過餘生。裴食重不肯,潤城告訴他要幫忙照顧娜娜和媽媽慶熙。
潤城到娜娜家裡看望娜娜,卻也是為了不讓娜娜受自己的牽連,向娜娜來做一次告別。他告訴娜娜今後不要和自己發生任何關係,並且扯下娜娜脖子上一直戴著的子彈項鍊。娜娜忽然明白了潤城的苦心,決定不再牽扯到潤城的精力,默默關注著他。
娜娜大哭了一場後,強忍傷痛,假裝不再在乎潤城,見面也如約不和他打招呼。英株向泰國警察局請求協助調查,郵寄過來的資料上面卻不是真彪,原來真彪早已買通了泰國警局高管。金章國勸說真彪公布手中的83年掃蕩計劃的資料,以求自己的哥哥能夠重新洗脫罪名,公布他們被國家背叛的真相,真彪卻堅持不肯。
多惠約了潤城到咖啡店補習,可是剛到咖啡店門前,一群平時看不慣多惠的女同學就趕來向多惠扔雞蛋蕃茄,身為保護警員的娜娜及時擋在多惠前面,被丟了很多雞蛋麵粉。潤城見到急忙從店裡出來,潤城忍不住去拿金娜娜身上的雞蛋殼,卻被娜娜躲開。 
娜娜由於保護多惠得力,被上級調到總統身邊去保護總統。總統崔恩燦和多惠一起吃飯,崔恩燦問起潤城多惠是否有可能考上大學。潤城如實告知,多惠考上大學是很困難的。多惠順勢告訴爸爸她早就不想去考大學,補習也是因為喜歡潤城才找藉口見他。崔恩燦無奈,只好任由多惠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娜娜在青瓦台遇見潤城,可是娜娜堅持不和潤城打招呼。兩人心情難過,不約而同到了以前一起散步的廣場。潤城見到娜娜告訴她要去找個好男人,重新愛上另一個男人。娜娜拉住就要離開的潤城,責怪他如此殘忍,娜娜承諾會一直等待潤城,她請求潤城說出事情結束後會回到她身邊,李潤城卻堅持沒有說出口。

17
崔恩燦邀請李潤城一起出席中午要在青瓦台舉行的宴會,宴請對象是當今韓國經濟界的巨子。慶熙郵寄了一個手帕給娜娜,娜娜打電話感謝慶熙,慶熙說出那是她自己親手繡的花手帕,要娜娜好好使用,娜娜對慶熙表示感謝。
千在萬向真彪說出83年的戰士們是為了保衛國家才犧牲,真彪問起為什麼要對他說明,千在萬藉口兩人是合作關係,所以不應該有所隱瞞。而那個盜竊國家機密的藉口只是為了吸引來城市獵人的。徐道實詢問千在萬為什麼要讓真彪做了海原建設的CEO,千在萬說出只想藉此機會騙出他的另外2000億,等到錢一到手,就可以解決了真彪。
中午的經濟峰會上,娜娜作為總統的警衛員保護在總統左右,而多惠纏著潤城陪自己出席,潤城見到和千在萬一同趕來的真彪,決定也去出席中午的宴會。宴會上有人拉響了警報器,大家驚慌失措的時候,娜娜及時用身體擋在總統前面,胸前被彩色的顏料子彈擊中,經過檢查大家知道這是一個非常惡劣的玩笑,總統見到真彪,知道這個是他發出的一次警告。
娜娜拿出慶熙送給她的手帕遞給總統擦掉身上濺到的顏料,總統單獨詢問娜娜這個手帕的來歷,娜娜推說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大嬸送給自己的。金娜娜打電話詢問慶熙可不可以向總統說出是誰送的手帕,慶熙緊張的告訴娜娜千萬不要說出來。娜娜走後總統拿出抽屜裡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塊手帕,竟然是和娜娜手上的一摸一樣。
慶熙在醫院裡散步,忽然見到前來視察的千在萬,慶熙慌忙躲了起來。慶熙眼前閃現出多年前和千在萬見面的情景。那是她剛剛懷孕的時候,千在萬拿了錢逼迫慶熙打掉孩子,慶熙不同意,千在萬威脅她說崔恩燦是他唯一的朋友,為了崔恩燦他寧願做出任何事情,他不能看著崔恩燦為了她而離婚,如果她堅持不肯打掉孩子然後消失,他將不會保證慶熙的生命。
真彪也想起朴武烈當年為了挽救懷孕企圖自殺的慶熙,而和慶熙結婚,慶熙生下了並不是朴武烈的孩子,朴武烈卻依然對那個孩子視為己出,他搶走孩子去進行報仇,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
娜娜把咖啡送給總統並且告訴他這就是多惠親手調製的咖啡。下班後英株等在青瓦台外面,見到娜娜,英株親口向娜娜道歉。娜娜傷心的帶著酒來到世熙的寵物醫院讓世熙陪自己喝酒。世熙見娜娜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親口承認她就是英株的前妻,英株和金鐘植的事情她全部知道。娜娜失去了唯一可以說心事的朋友,喝得大醉,世熙打電話叫來潤城,潤城抱著金娜娜回了家。潤城對著昏睡著的娜娜,說出自己的心裡的話,娜娜聽見後十分感動,卻假裝沒有醒來。
金章國把李真彪的行程計劃全部拿給潤城看,金章國不滿李真彪和千在萬合作的行為,決定幫助潤城。千在萬接到銀行行長電話,李真彪利用海原建設董事長的身份到銀行貸款,行長通知千在萬今天是最後一天還款的日子,千在萬氣急敗壞決定下令處死李真彪。

18
潤城和李真彪聯手打敗了徐道實帶領的眾打手,徐道實見狀不好,帶人離開了李真彪家裡。李真彪要潤城去追趕徐道實並且抓他回來,潤城卻堅持要先送李真彪去了醫院。
千在萬到處打電話求救,可是卻沒有人願意幫他貸款30億,因為李真彪已經到處散佈海原公司負債率500%的消息。徐道實認出潤城就是城市獵人,他認為應該先下手為強,不然就會被潤城殺死。他想起了在娜娜家裡見過潤城,決定先從娜娜下手。
徐道實把娜娜帶到海原海底世界,並用娜娜的電話打給潤城。潤城正在醫院把李真彪安排好住院後,派金章國守護李真彪,接到電話急忙奔往海原海底世界去救娜娜。徐道實拿著遙控器威脅潤城,只要他按下按鈕,娜娜就會永沉水底。潤城按照徐道實的要求自己鎖住雙手,任由徐道實毆打。潤城瞅準了機會,用力反擊打落了徐道實手中的遙控器。可是最後徐道實仍然拾回遙控器按下電鈕。娜娜隨之沉落水底。潤城慌忙打暈了徐道實並且跳進水裡救出娜娜。
娜娜被救以後,生氣的向潤城說出自己心裡的話,她質問潤城就這麼不了解她,她告訴潤城她會一直等著他的。潤城終於忍不住告訴娜娜再稍等一會,因為他已經看到了結尾。
李真彪傷勢未好堅持要出院,金章國阻止不了他,李真彪出去後直接見了各大財團首腦並且和千在萬有關人員全部收買,千在萬到處找人貸款卻沒有人願意見他,最後在酒店的包房裡千在萬見到了正在此宴請各個相關人士的李真彪。千在萬跪在李真彪面前請求他不要讓海原破產,他願意交出2030年的保密文件,李真彪卻不理會千在萬,叫人拖走了他。
潤城為了不使人數眾多的海原集團公司的工人失業,出面找到千在萬答應收購海原集團,可是潤城出的價格卻僅僅是100元的硬幣,為了不使海原集團破產而導致自己進入監獄,千在萬只好忍痛答應潤城的條件。潤城以100元的價格買下了海原集團的消息馬上見報,潤城以城市獵人的名義發了郵件給海原集團的職工,他決定用海原的5%股份分發給職工們,並且保證今後的工作環境和福利待遇,條件是職工們要共同承擔公司的債務。海原集團的資金漏洞就這樣解決了,職工們歡欣鼓舞因為自己當家做了企業的主人。
千在萬訂了機票準備逃往國外,英株急忙申請阻止千在萬出國,潤城卻及時趕到機場抓住了千在萬。潤城打電話給英株告訴他下午4點會送千在萬來檢察院。英株佈置了許多人手在檢查門門前等候潤城出現。

19
英株用槍指著潤城並揭下他的面罩,可是潤城輕易的從英株手中搶過他的手槍。警察趕來,潤城轉身離去,英株卻沒有追趕的意思,潤城知道英株肯放過自己這一次。
千在萬被檢察院的人私自放了出去,千在萬混進一輛車的後備箱中,結果被帶到了汽車報廢場裡。英株聽說千在萬逃脫氣急敗壞的急忙出去追趕。潤城回家後告訴裴食重英株已經認出他就是城市獵人,裴食重慌忙讓李潤城出國,潤城卻告訴他英株放過了他。新聞節目裡報導了千在萬逃脫的事情,娜娜和潤城都各自看到了新聞,他們拿起電話準備打給對方,但是都忍住了,只有把思念深藏在心裡。
徐道實告訴潤城千在萬為了對付總統崔恩燦,在命令他尋找一名叫李慶熙的女人。潤城聽到這個名字,心中十分震驚。在搜查千在萬家裡的時候,英株找到一份重要文件,裡面卻記錄著慶熙和一幅向日葵的畫。
千在萬打電話給總統崔恩燦,要崔恩燦幫助他離開韓國到外國去,崔恩燦拒絕他的請求並且勸他去自首,千在萬說出當年的李慶熙懷孕後和樸武烈結婚,生下他的私生子的事情,如果崔恩燦不幫助他,他就會公開這件事情。崔恩燦掛斷了電話後詢問娜娜那位送給他手帕的女人的下落,崔恩燦給娜娜看了慶熙當年為自己製作的手帕和娜娜的一摸一樣,崔恩燦說出自己欠下這女人的心債。
娜娜打電話給潤城說出崔恩燦尋找慶熙的事情,潤城找到慶熙多年前的鄰居,說出了慶熙懷孕後嫁給朴武烈的事情。潤城聯想到娜娜說的話推斷出崔恩燦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潤城來到醫院,告訴慶熙自己已經知道了所有的真相,慶熙說出對不起兒子,並且崔恩燦並不知道她懷孕和生下孩子的事情。潤城問慶熙李真彪是不是也知道他是崔恩燦的兒子,慶熙給了潤城肯定的回答。
千在萬發了短信息給李真彪約他到汽車報廢場取回秘密文件,李真彪卻以城市獵人的身份發短信息給英株叫他去汽車報廢場取回秘密文件。潤城知道了千在萬躲在汽車報廢場後,急忙趕往那裡。
英株拼死發出短信通知潤城去拿秘密文件,潤城收到短信急忙去尋找秘密文件,最後在即將被報廢的汽車裡找到文件。潤城趕到英株被打現場,英株卻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他告訴潤城千在萬去了港口,叫潤城去追趕,英株最後一句話是:城市獵人,李潤成,原諒我的父親吧。說完後英株永遠的合上了雙眼。

20(完結)
千在萬趕到港口,誰知李真彪卻早已等在那裡,李真彪出手打傷兩名手下,並親手殺死了千在萬。潤城趕到港口見到千在萬已經被殺,知道這一切都是李真彪所為。  
潤城翻開秘密文件,見到掃蕩計劃的五人裡,最後一人竟然是崔恩燦,潤城頓時驚呆了。潤城從英株的手機裡看到李真彪發短信叫來英株,氣憤的找到李真彪家裡,質問他為什麼要英株去那裡。李真彪不屑的說出讓英株死掉的人是千在萬,潤城說出了他知道崔恩燦就是他的親生爸爸的事情,李真彪見到不能繼續隱瞞,說出這也是因為他要向崔恩燦報仇。潤城氣憤的離開了李真彪家裡。
英株的追悼會上崔恩燦趕來祭奠,潤城也來到追悼會上,英株的助手抓住潤城的衣領大聲哭著責罵他就是城市獵人,害死了英株。崔恩燦聽到張調查官的話,單獨找來了張調查官。張調查官說出英株對潤城的調查,崔恩燦找人調來了潤城的資料,聯想到幾次事故的時候都是利用青瓦台的ip,崔恩燦推斷潤城可能就是城市獵人。張調查官說出潤城就是朴武烈和李慶熙的兒子,並且李慶熙結婚前就懷孕,崔恩燦忽然意識到潤城就是他的兒子。
潤城開始著手調查崔恩燦競選時候的經濟來往,被調查的人告訴李潤城崔恩燦家裡有秘密賬本,李潤城決定到崔恩燦家裡去查找。高奇俊終於鼓起勇氣向申恩雅說出我愛你,申恩雅感覺十分意外,同時也接受瞭高奇俊的示愛。
潤城潛入崔恩燦的家裡到處查找秘密賬本,崔恩燦主動拿出賬本交給潤城。潤城臨走的時候,崔恩燦說出作為爸爸對不起他,李潤城聽了什麼也不說直接離開了崔恩燦的家裡。
李真彪打電話約崔恩燦見面,崔恩燦吩咐警衛員不要對李真彪搜身,讓他進來。李真彪來到餐廳卻見到李潤城。兩人掏出手槍對著指向對方,娜娜陪同總統出現,潤城堅持不要李真彪傷害崔恩燦,李真彪開槍打向崔恩燦,潤城飛身擋在崔恩燦身前,身中子彈倒在地上,娜娜果斷的朝李真彪開槍,李真彪也中彈。警衛員紛紛趕到,李真彪在大家面前承認自己就是城市獵人,並且引來警衛員的射擊,李真彪倒在了血泊裡,潤城拼命伸出手拉住李真彪的手。
申恩雅和高俊基終於要喜結連理,給大家送去了喜帖。娜娜父親辭世後辭去了青瓦台的工作,可是她一直都找不到潤城。慶熙和裴食重一起收拾了行李準備離開韓國去美國重新開始生活。娜娜提著行李找潤成,一回頭發現了站在她身後的潤成,兩人燦爛的相視微笑,終於放下了一切顧忌,潤城和娜娜終於也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