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醫道、許浚21-30

醫道14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第21集
許浚為了參與醫科的科舉考試收拾了行囊回山下,並在多喜和良太的目送下前往漢陽,許浚來到一間客棧,剛好遇到等在那裡的安光翼,安光翼給了許浚路上所需的盤纏和睿珍給他的一封信,看完睿珍充滿情感的書信後令許浚感動不已,一天趕了一百里的路,當許浚抵達前往漢陽趕考的大夫投宿的客棧時,在那裡巧遇道知及吾根等人,入夜後有一群窮困的病患湧入客棧請求投宿在那裡的大夫幫忙看診,當大家都以科舉考試要去趕考為理由時,許浚自願一一看診。

第22集
許浚答應多留半天替村子裡的人看診,但是經過半天之後,在外面排隊等待看診的病人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聚越多,自願留下來幫助許浚的大夫眼見這個光景大為驚訝,於是催促許浚快點離開村落和他一起上路,但是許浚不忍心丟下許多病患一走了之,因此再次決定留下來,為了照顧病人而耽擱多日的許浚,跟隨阿石走近路希望能早一點抵達漢陽,不料當許浚回過神一看,他正站在一間茅屋前,許浚這才發現阿石將他帶到自己家中,求許浚替自己的老母治病…

第23集
因為照料阿石之母,許浚再次延誤了前往漢陽的時間,在只剩下不到兩天的情況下,許浚將處方告知阿石匆忙準備上路,阿石得知只要準備一匹馬就能讓許浚趕得及應考之後,答應許浚馬上為他借一匹馬,許浚著急的等待阿石,卻看見阿石被士兵逮捕,許浚還沒有弄清楚狀況就被當成是教唆偷馬的原兇,被抓進牢房,這時村裡所有受許浚照料的病患趕來衙門,並苦苦哀求放了他們的救命恩人,縣監知道許浚的善行之後不但釋放許浚還為他備了一匹馬…

第24集
許浚之母得知兒子落榜又失去了蹤影,認為他可能發生意外,而擔心病倒,一書賭許浚能金榜題名,於是整天逃避深怕被人追討賭債。三積大師告訴睿珍道知已考取內醫院考試,但是卻沒有許浚的消息,令睿珍感到好落寞,就在同時,許浚已回到柳樹村繼續照料那裡的病患。道知之母為兒子的金榜題名而宴客,山陰的縣監特地前來祝賀,這時他接到鎮川縣監送來的書信,這時柳義泰終於知道許浚沒有應考的真正原因,他對兒子道知感到非常失望。

第25集
許浚來衙門並與柳義泰相遇,許浚不知所措正準備離去時,柳義泰將他叫住,並邀他一起進入廂房替縣監大人看診,許浚診斷出縣監罹患霍亂,此時柳義泰吩咐許浚繼續替縣監治病,然後先行離開,許浚不明白師父柳義泰的心思,於是替縣監看完診之後匆匆趕往柳義泰的家中,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柳大夫答應許浚進入屋內並要求許浚前去病舍替病患看診,許浚得知柳大夫再度接納他,感動的流下淚來,長鐵聽說許浚將重回醫院,決定辭去醫院的工作。


線上看

第26集
阿石一口咬定他的母親是服用了許浚處方的藥之後才會失明,許浚大為吃驚,並詢問阿石在他離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阿石告知因為母親服用許浚調配的藥之後病情好轉,於是沒有按照藥量的規定給母親服用了含有毒性的附子湯,許浚經過把脈發現已經太遲了,但是阿石仍然不死心,硬逼許浚治好他母親的病,甚至拿著鐮刀守在門口趕走所有前來看病的人,柳義泰和三積大師這時正好回到醫院,並得知阿石母親的情況,許浚在柳義泰的教導下開始治療,毒性擴散全身的阿石之母。

第27集
為咳血的柳大夫診斷病情的三積大師表情逐漸變的很凝重,睿珍這時才知道師父早在兩年前已經罹患胃癌,柳義泰囑咐睿珍不得把此事告訴許浚,免得他分心。回到家中的許浚對師父柳義泰的做法百思不解,而多喜聽到所有情形之後告訴許浚,柳大夫故意指導錯誤的方式,好讓許浚洗刷外面謠傳的污名,第二天柳義泰將家中醫書全部搬到義泰的房間,並讓許浚將此做為他的書房,義泰將內醫院的金應鐸大人邀請到家中,而金應鐸告知吳氏願意替道知作媒。

第28集
許浚得知柳師父和三積師父前往傳出瘟疫的村子,於是不顧睿珍的勸阻趕來幫忙,柳師父深怕許浚受到感染,命令他回到山陰,但是許浚苦苦哀求師父讓他留下來治療病患,柳師父備受感動只好答應,許浚發現師父的氣色越來越不好,因此詢問三積大師,師父是不是生病,但是三積大師並沒有告訴許浚柳義泰罹患絕症的事。管家漢尚回到漢陽,並告訴道知之母因傳染病使他無法進入山陰見柳大夫,而道知得知他的書信無從交到睿珍手中心,終於決定對她死心。

第29集
許浚為柳大夫上山採藥草,卻無意間發現稀有的山蔘,許浚欣喜若狂,認為師父終於可得救了,不料永達因一時才迷心竅,趁深夜將山蔘偷走,許浚帶著失望悲痛的心走下山時,剛好遇到被人打的遍體鱗傷的永達,永達告訴許浚山蔘已被其他採藥夫搶走,許浚唯一的希望破滅。睿珍來到漢陽的市集街,正巧被六月所看到,六月將此事告知道知之母,道知之母深怕睿珍阻礙了道知的婚事,於是派管家漢尚探聽睿珍投宿的客棧…

第30集
具一書帶著柳義泰向工匠訂製的小刀來找許浚,許浚完全猜不透師父的用意何在,就在此時尚華匆匆趕回來,並將柳義泰的話轉告許浚等人,許浚遵照師父的指示來到山洞,卻看到師父靜靜的躺在山洞內,安光翼發現他已經自殺身亡,許浚悲痛萬分,柳義泰在生前寫了一封遺書留給許浚,希望他解剖自己的身體,許浚在三積大師的鼓勵下,解剖柳義泰的身體,並畫出了五臟六腑以及經絡的圖案,許浚回到家中,為了將師父的死訊告訴道知而前往漢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