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醫道、許浚51-60

醫道15
本劇介紹 分集劇情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第51集
道知從太太淑貞口中得知,當他擔任別遣大夫前往明國的這段期間,母親因罹患血崩生命垂危,但是泰恩因公事繁忙不能前來,最後經許大夫細心照料才得以康復,道知告訴許浚,願意為治療母親給報酬,許浚雖然婉拒,但是道知卻說不願欠他人情。許浚前往捕盜廳懇求裴天壽,讓他以照顧病患來為自己的過錯贖罪,天壽聽了這番話內心開始動搖,泰恩從捕盜廳捕頭口中聽到許浚的往事,因此將此事告知惠民署的金應鐸等人,最後御醫楊禮壽也得知此事,裴天壽不得已只好前來抓人。

第52集
萬慶到補盜廳找裴天壽,並質問為什麼要將許浚逮捕?如果真正為百姓和朝廷著想就該讓許浚治療更多病患,裴天壽告訴萬慶,自己原本也要放過許浚的過去,但是內醫院提調吏判大人下令逮捕,所以無可奈何,恭嬪得知許浚被關進牢房,於是請求皇上顧及許浚平息瘟疫及照料王子之功勞,赦免他過去所犯的罪,宣祖下令赦免許浚,但是朝廷眾臣不斷上奏皇上必須追究其罪行,於是許浚從捕盜廳被押送到義禁府,最後許浚被判削奪官職流放他地,裴天壽前來告知此事,並安排讓多喜和許浚見面。

第53集
恭嬪娘娘引起真心痛(心肌梗塞),楊御醫認為沒有救活的可能性,皇上在情急之下召回許浚替恭嬪治病,許浚回想起當年跟隨安光翼習醫時所經歷的往事並讓恭嬪度過了危機,眾大臣認為已經被判撤消官職的罪犯繼續負責宮廷安危,會危害王室的威嚴,於是再次被關進獄舍,恭嬪身體逐漸康復,當她得知許浚再度押回義禁府獄舍時,再次懇求皇上赦免其罪行,皇上知道向眾臣詢問意見必會再度引起反對聲浪,因此獨自決定赦免許浚,並告訴眾臣若有人再上訴將視為違抗命令。

第54集
恭嬪娘娘的病情時好時壞,小賢遵照許浚的囑咐,到藥材倉庫申請藥材,不料所有上質藥材都要做仁嬪娘娘的補藥,所剩下的只是劣質的藥材,小賢要求溫池分一些藥材做為恭嬪娘娘的湯藥藥材,卻被溫池所拒,服侍仁嬪娘娘的尚宮聽到小賢的話,認為區區一個宮女污衊了仁嬪而狠狠甩了一耳光,恭嬪得知仁嬪懷孕的消息,雖然重病纏身仍帶著補藥親自去問候,不料仁嬪以嚴重害喜為由拒絕恭嬪的面,恭嬪氣憤難耐,其真心痛(心肌梗塞)也越來越嚴重,恭嬪知道自己年壽將盡,因此請求許浚好好照料兩位王子的身體。

第55集
柳道知負責治療的仁嬪之子信城君的膿瘡已經蔓延至頸部,不但沒有好轉的跡象甚至越來越嚴重,道知深怕皇上最寵愛的信城君萬一有任何不測會使自己功虧一簣,於是每天戰戰兢兢,經過苦思之後,柳道知向楊御醫提議讓許浚負責照料信城君的病情,當學道看到信城君身上的膿瘡之後,立刻斷言柳道知為了自己活命故意引薦許浚,並且認為這是場陰謀,建議許浚不要接受這項任務,但是許浚認為還沒開始治療不能就此推辭,許浚發現化膿太過嚴重,因此決定利用水蛭。


線上看

第56集
許浚利用水蛭治療了信城君體內的化膿以及身上的褥瘡,於是宣組將許浚封為正三品堂上官並任名為御醫,柳道知為此因而黯然神傷,多喜得知此消息,認為謙兒終於有資格參與大科的科舉考試,感動的喜極而泣。這時傳來倭寇入侵,釜山浦已經淪陷的消息,朝廷眾臣拿不定主意是否該棄守都城立即逃難,仁嬪原本希望冊封信城君為太子,但是仁嬪之兄長認為目前遭逢患亂,先保住性命才重要,勸仁嬪退讓一步為將來做商討,朝廷決定播遷,而許浚堅持應帶走宮廷內的珍貴醫書及備忘錄。

第57集
許浚為了安排家人避難而前往家中時,卻被憤怒的百姓所包圍,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路過這裡的萬慶告訴眾人,他們所包圍的正在惠民署醫官許浚,並替許浚解圍。就在這當兒和良太一同去宮廷尋找父親的謙兒,卻聽到皇上及所有大臣已離開漢陽播遷的消息,謙兒回到家中並告訴奶奶和母親,父親根本不關心他們,所以不要再等了,必須盡快逃難,當許浚匆匆趕到家中時,只看到多喜為他準備的一餐飯及一封書信,宣祖、仁嬪、光海君等人在裴天壽及官員的護駕上,搭乘船隻先行逃難,百姓面對這一幕難掩心中的憤怒。

第58集
許浚等人為了躲避倭寇的士兵而藏身屋後,這時有一名士兵逐漸走近,尚華為了救其他人,故意往另外的方向逃走,卻被倭寇開槍射中,因尚華的犧牲,許浚、睿貞等人順利渡河並前往了平壤城,六月在逃難途中突然出現陣痛,並為良太產下一子,良太感動落淚,大家為戰亂中新生命的到來露出了難得的笑容,良太和多喜一起到城內尋找許浚,道知卻出來告訴他們許浚可能臨陣脫逃,令多喜難過不已,許浚經歷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平壤城,宣祖得知許浚為了醫書沒有護從御駕而感到非常不悅。

第59集
宣祖及眾大臣一抵達義州城,仁嬪之子信城君就病倒,道知認為只要服用湯藥及施針很快就能恢復體力,泰恩提醒道知,王子可能罹患道知所不熟悉的水土病,但是道知卻極力否認,信城君的病情逐漸惡化,最後仍回天乏術。道知因此被關進了獄舍,到城外打探敵情的士兵揹回了原本以為已經喪命的尚華,令許浚及睿貞欣喜不已。光海君接到信城君已死及父皇宣祖病危的消息,於是立即派許浚前往義州,抵達義州的許浚及睿珍細心照料宣祖的病情,而宣祖逐漸恢復健康,許浚為了救獄中的道知,要求由道知為皇上宣祖施針。

第60集
宣祖的身體康復之後,對許浚的功勞深表嘉許,許浚卻將所有功勞歸功於柳道知的施針,宣祖原本要以重刑嚴懲柳道知的過失,但是由於許浚的請求,宣祖決定赦免柳道知的罪,道知對過去自己對許浚的所作所為深表愧疚,兩人終於解開了長達十多年的心結。戰爭逐漸獲得了平息,而從全國各地陸續傳來擊退倭敵的捷報,宣祖將這次戰亂中立下功績的許浚封其為正一品輔國崇祿大夫,但是反對派人士為了翻案開始對許浚進行調查,當他們發現找不出任何把柄時,故意捏造許浚與睿珍的醜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