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劇情】擁抱太陽的月亮 1-10

擁抱太陽的月亮暄煙雨圖07
本劇介紹 相關文章 分集劇情 1-10 11-20

第1集
為圖謀權勢無所不敢無所不為的大王大妃尹氏和外戚尹大亨,故意誣陷皇上疼惜的同父異母的弟弟義成君,以他企圖逆謀並將他殺死,但殺人過程全被具有神力的星宿廳巫女阿莉目擊,也因此為她招來了殺身之禍,不過在她臨終前,特別拜託另一名巫女綠英,要替自己保護一個女孩,但沒有正確告訴她要保護的是什麼人。另外弘文館大提學的女兒煙雨隨母親進宮參觀哥哥放榜禮時,巧遇正要越牆出宮的王世子暄,並將他誤以為是小偷,暄也沒有當面表明自己身分,只是後來吩咐宮女拿了一個寫著兩行字的手帕給煙雨,煙雨這才發現自己在宮裡撞見的人居然是王世子。

第2集
許炎是弘文館大提學的兒子,也是煙雨的哥哥,無論外貌、學識或人品都很完美無缺,是具有致命魅力的男子,自從狀元及第後就被請去當王世子李暄的師傅,可是王世子李暄對這年紀只比自己大2歲的師傅很不滿意,因此在還不知道許炎是煙雨哥哥的情況下,故意為難他。大妃尹氏認為成祖這樣的人事安排,是為了想阻擾外戚干政,所以把尹大亨找來,並暗地策劃陰謀。李暄的妹妹旼花公主也深深被許炎吸引,並希望能拜許炎為師傅,可是成祖礙於王室規定無法答應,只好為公主找幾名禮童來陪公主讀書玩耍,最後煙雨和尹大亨的女兒寶鏡被選為禮童。

第3集
國巫綠英被大妃尹氏傳喚進宮,要她察看禮童當中有沒有人是具有皇后之相, 綠英來到宮門前,下轎看到煙雨,先是一愣,因為她發現煙雨就是阿莉臨終囑咐她要保護的人,緊接著又看到寶鏡,綠英又是一愣,因為她看到了朝鮮天上居然有兩個月亮,煙雨和寶鏡因為先前有過摩擦,因此同時被當選禮童,在宮裡再次相見覺得很尷尬,可是為人大方的煙雨,率先化開了這份尷尬。王世子暄知道煙雨入宮後,就下了一道特別的命令給衡善。還有旼花公主在知道煙雨是許炎的妹妹後,就對她特別偏愛,讓寶鏡心裡很不是滋味。

第4集
由大妃娘娘為首的尹大亨一派,聽到國師預言,有皇后之相的人是尹寶鏡後,就意氣風發,積極準備舉行國婚,當暄知道大妃娘娘其實已經有了內定人選後,就去奏請王上,希望揀擇嬪宮一事不要透過大妃,直接由皇上來選出,也因此煙雨順利被選中,煙雨選中後留在宮裡學習禮儀。旼花公主對許炎的情意越來越重,忍不住終於向皇上懇求,讓她可以跟許炎成親。

第5集
經過多次揀擇,煙雨終於被選中為世子嬪,並被安排在隱月閣學習世子嬪該具備的禮儀,世子暄為了鼓勵她時常送點心還寫信慰勞。大妃尹氏拿星宿廳的存廢命運來威脅國師綠英,要她殺了煙雨,綠英因為阿莉臨終時的遺言,內心很掙扎,不知道是該保住星宿廳還是要保住煙雨的命,不過最後還是被大妃所屈,同意對煙雨施法,煙雨也就因此罹患了莫名的病,尹派大臣就趁機上疏說不能讓病人留在宮中,而且執意要廢了現任世子嬪,重新改選。煙雨父親因為心疼女兒受病魔所苦,就接受了綠英的建議,讓她從這痛苦中逃脫。


線上看

第6集
深夜有兩個人在挖煙雨的墳墓,在棺裡因恐懼顫抖的煙雨,雖因這兩人重見天日, 卻也失去了記憶,不記得自己是誰,對此,綠英回答她是在接受降神法時昏厥,且附身的又是大神,所以才失去的記憶,煙雨也信以為真。 以大妃娘娘為首的尹派人士以為煙雨已經死了,順理成章的推薦寶鏡接替世子嬪位子,且又藉此來助長尹派的勢力,王世子暄也就在這樣的氛圍中長大成人,且他思念煙雨的心,隨著歲月讓他變得更冷漠,因為外戚的干政和作惡多端,國家和朝廷的情勢是越來越困難 。

第7集
綠英過江要去見惠覺大師前,千萬叮嚀煙雨絕不可讓陌生人進門,可是煙雨在回家的路上聽到皇上的行列要經過,好奇心大發的停在路邊觀看,此時坐在轎裡的暄,以為煙雨早已往生,連想都沒想過其實她正在路邊看著自己,煙雨看到一隻蝴蝶飛過,也不顧皇上的行列經過,就又開始追逐蝴蝶,因而遭官兵追捕,逃亡中讓她模糊的想起了兒時在宮裡跟暄一起躲官兵的情景,但她不知道那是自己過去的事情,只以為自己有了神靈,所以看到了暄的心境。大王大妃對暄的健康感到很憂心,且為了延續王室的血脈,所以下令觀象監把國師綠英請回宮

第8集
一群人抬著轎正往都城門走去,轎裡的是巫女月,這是因為綠英拒絕大王大妃娘娘的召喚,不肯回星宿廳,所以羅大吉等觀象監的人正綁架她的神女兒月帶回宮裡,途中月趁混亂逃走時,看到一位和尚就向他求助,但這位和尚其實是陽明假扮的,陽明看到月,直覺以為她就是煙雨,還問她認不認得自己,可是月搖搖頭 表示自己不認識他,這時觀象監的人馬又追上來,把陽明給打暈,也把月給抓走了。羅大吉向大王大妃建言,就把綠英的女兒月當做活人符咒,說這樣可以替皇上殿下擋住厄煞。

第9集
暄從睡夢中醒來,看到月就厲聲問她是什麼人,月回答自己只是來替皇上擋煞的巫女,暄半信半疑,還是下令將她逐出宮。羅大吉怕皇上怪罪自己不該引巫女入大殿,所以嚴刑懲罰月,並要在她的額頭上烙字後以大逆罪人之名將她驅逐到邊境,不過,在火燙的烙鐵正要落到月的額頭時,衡善及時趕來終止這一切。寶鏡發現皇上的氣色最近變得很好,直覺認為是皇上身邊有了其他女人,儘管大妃告訴她那女人只是替皇上擋煞的巫女,可是寶鏡還是不放心,心中一直有一股莫名的不安。

第10集
暄下令要御醫來替月治療,可是衡善認為請御醫來治療巫女不成體統,所以極力勸阻,可是暄不改初衷,還說月是要替自己擋煞的巫女,就應該保持健康的身體。官兵把從月身上搜到的書信交給了暄,暄看到月的字體一直感覺似曾見過,且對她的文筆很感興趣。寶鏡不放心月的存在,晚上偷偷去大殿想一探究竟,結果看到暄望著月的眼神後,就大覺不妙,直認為暄是把月當作女人在看待,暄知道寶鏡夜裡來過後,隔天就去中宮殿警告她,不可以再擅自進出大殿。大王大妃不知道實情,還以為兩人關係已經變好,令觀象監提前擇行房的日子。